愛尚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50章 拐賣

今天晚上的月亮的確美。

溫柔而清絕。

陸司桁將花瓶里的那幾支玫瑰取出來放到了一旁,往里面注了水,又將今天新買的玫瑰一一朵朵插進花瓶。

一共五朵。

每一朵都開得飽滿。

做完這一系列動作,他緩步上樓。

林清苒房間的門縫,隱隱往外透著光。

陸司桁沒多看,進了自己的房間,輕輕關上了門。

林清苒睡得并不踏實。

她做了一個夢。

夢里很吵。

熙熙攘攘提著大包小包的人群,擁擠雜亂的火車站臺,背著籮筐吆喝著賣礦泉水爆米花的小販,皮膚黝黑穿著制服來來回回巡邏的保安……

隨著有節奏哐當哐當的聲音,老舊的綠皮火車停在了站臺處。

人們蜂擁著往車廂擠。

五六歲的小女孩被一個大嬸抱在懷里,小臉臟兮兮的,天真無邪的雙眼滴溜溜地轉,好奇地看著周圍。

“王姨,還有多久才能見到爸爸呀?”

“別著急。”大嬸壓了壓小女孩頭上明顯偏大的帽子,將小女孩的半邊臉都罩在帽檐下,似是生怕被人看到似的,抱著小女孩走得飛快。

“苒苒乖,你就快要見到你爸爸了。”

小清苒聽了王姨的話,乖乖地把腦袋靠在王姨的肩膀上,滿心都是要見到爸爸的喜悅。

她已經好久沒有見到爸爸了。

媽媽說爸爸在國外忙,無論她怎么央求,媽媽都不肯帶她去見爸爸,還說國外不安全。

王姨說可以帶她去找爸爸,先坐火車,再坐飛機,很快就可以到爸爸所在的國家了。

小清苒相信王姨說的話,因為王姨是除了爸媽以外,對她最好的人。

“你怎么現在才來?”

一個穿著老舊黑色大衣一瘸一拐的男人走了過來,拿開小女孩腦袋上大大的帽子看了一眼,“這就是你說的林家的女兒?”

“噓,你小點聲……”

兩人像是很趕時間,著急忙慌的就往前面的車廂走去。

“王姨,這個叔叔是誰?我爸爸呢?”

小小的她用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著這個穿著黑色大衣的男人。

男人好像跟爸爸年紀一樣大,個子瘦瘦的,皮膚也很黑。

“叔叔帶你去找爸爸。”

男人看著她,干裂的臉上擠出一抹笑。

“來,先停一下。”

男人拉著女人停下腳步,示意她把懷里的孩子給她。

“苒苒,王姨累了,先讓叔叔抱你,叔叔力氣大。”

女人把她往男人懷里遞。

她怯怯地看了男人一眼。

不知怎么的,看見他左手赫然有兩根斷指,頓時被嚇到了。

她緊緊抓住了王姨的肩膀,怯怯的聲音,“不要……王姨,不要他抱。”

周圍都是陌生的人,這是她從未來過的地方,這個男人身上臟兮兮的,穿的衣服也很奇怪,手指還是斷掉的,看她的眼神不像是好人。

小清苒怕了,縮在王姨懷里哭,“我要找爸爸。”

“你這孩子,我都說了馬上就帶你去找你爸,你爸不是去國外了嗎?我是在他在國外最好的朋友,是他讓我來接你。”

他循循善誘,“來,乖,到叔叔這里來,很快你就能見到你爸爸了。”

女人要把她往男人懷里遞,“苒苒聽話……”

她猛地咬了一口女人的手臂,“放開我,不要,放開我,嗚嗚嗚,你是壞人……”

女人吃痛,松了手。

她趁機從女人身下鉆出來,要跑。

男人見狀,眼中倏地浮現一股狠戾。

他一把扯住了她的辮子將人拽回來,惡狠狠地盯著她,“媽的,小婊子,老子讓你跑,走,跟老子回家!”

“嗚嗚嗚,不要,我不要跟你走。”

匆匆路過的人偶爾停下腳步看向這對夫婦,小清苒沖著他們大聲呼喊:“嗚嗚嗚救救我……”

男人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沖過路的人笑著解釋,“這是我小女兒,孩子年紀小,任性。”

“不是,他不是我爸爸!放開我,嗚嗚嗚……”

火車站來往行人如梭,卻沒有人相信她的話,甚至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她哭著喊著,無助又恐懼,卻不被人注意。

沒人肯幫她。

她覺得這里的人,全都是壞人。

直到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少年出現。

他一把摁住男人的手,將他手中的針管打掉在地,稚嫩又嚴肅的語氣道:“你想干什么?你是人販子嗎?”

畫面好像始終是模糊的。

少年的模樣,像是被打上了一層馬賽克,叫人怎么都分辨不真切。

可那個少年的出現,于小小的她而言,宛若天使。

“哪里來的小屁孩,走開!”

“你放開她,她在哭。”

“這是我女兒!你多管什么閑事?滾!”

“你胡說八道,她不是你女兒,你剛才準備給她注射什么?這是藥,你想弄暈她!”

“媽的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是不是……”

“你松開她,你是人販子!我不會讓你帶走她!”

“這里有人販子啊!快來人啊,有人拐小孩了!”

“……”

紛亂的腳步聲,逃竄的人影,追上去的警察,還有竊竊私語的議論……

她被圍著,眼前都是陌生的面孔。

突然一雙手從身后抱起了她。

少年不知道怎么哄小孩,干凈白皙的指節替她擦干凈眼淚,又搓了搓她的臉,“沒事了,那兩個壞人已經被哥哥趕跑了,警察會抓到他們的。”

這個哥哥的聲音好溫柔,懷抱也好溫暖。

小清苒委屈得不行,一頭扎進少年懷里哭,眼淚都浸濕了她少年的衣服。

少年輕揉著她的腦袋,“小朋友,你家人呢?”

“我爸爸不要我了!”她淚如雨下,癟著嘴,真像是被遺棄的小女孩一樣,“王姨也不要我了,我要找媽媽……嗚嗚嗚。”

少年抱著她,慌張無措。

“誒,你別哭啊,你媽媽在哪里?哥哥帶你去找媽媽。”

他這樣一說,小清苒果真就不哭了。

卻不是因為他要帶她去找媽媽。

“哇!好漂亮的蝴蝶!”

她黑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少年手臂上那只黑色的蝴蝶,眼里綻放著光芒,“哥哥,可以把你的蝴蝶給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