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46章 陸太太

林清苒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再次睜眼的時候外面陽光正烈,跟林媽媽打了那通電話后,她氣得捶了兩下枕頭就抱著枕頭睡著了。

她看看時間,下午兩點多。

林清苒從床上爬起來,揉了揉被壓得有些酸疼的手臂,伸了個懶腰,下樓。

陸司桁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他穿著黑色絲質家居服,倚著沙發,正在翻一本雜志。

身后是一整面的落地窗,明亮的光線從窗玻璃透進來打在他身上,襯得他真個人像是在發光。

這個正在發光的人似是注意到了她,視線從雜志上移開,望向她,關心地問:“睡醒了嗎?現在要不要喝點粥?”

林清苒呆呆地看著他,木訥地“嗯”了一聲。

陸司桁笑了笑,將膝蓋上的雜志放在一旁,起身,進了廚房。

粥四個小時前就熬好了,只是他沒想到林清苒會在短時間內又睡過去,不忍打擾,就先將粥放在鍋里保溫。

林清苒在餐桌前坐下,看著他端出來的冒著熱氣的粥和精致小菜,再望著他輕快的笑臉,心里涌起一股難以言明的情緒。

他看起來好像很開心。

他在高興什么呢?

林清苒用勺子舀著粥往嘴里送,邊吃邊看他,“今天麻煩你了。”

陸司桁一愣,隨即淡聲道:“我不覺得麻煩。”

“你公司那邊沒關系嗎?”

“嗯?”

“我是說,陸氏集團那邊你不是剛上任,應該有許多雙眼睛都盯著你吧?你沒去公司……”

“沒關系的。”陸司桁云淡風輕的模樣,“我不是有你嗎?”

林清苒動作一頓,抬眸看他。

“陸太太。”陸司桁低柔呼喚。

視線交匯,林清苒像是被什么燙到了一樣,心口微跳。

下一秒,陸司桁又說道:“現在在外人眼中,我可是攀上了林家的高枝。”

林清苒莫名松了一口氣。

原來那一聲“陸太太”,只是他的調侃。

——

晚九點多。

林清苒開車離開江月灣。

幾分鐘前,她接到了B.L酒吧的老板打來的電話,說是白詩芮在他們店里喝醉了。

白詩芮怎么也不肯酒吧老板聯系自己的親屬,點名道姓要讓林清苒來接她,老板無奈,只好一通電話打到她這里來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白詩芮愛玩,嗜酒,喝得爛醉如泥是常事。

她玩成這樣回去少不了要挨白媽媽一頓批,所以喝醉了就喜歡找林清苒。

林清苒來到了那家酒吧所在的商業大樓,將車開進地下停車場。

她沒時間也沒精力化妝,戴了個口罩遮住一半的面容,外面套一件棕色風衣,襯得身型纖瘦。

林清苒自己本就是個病患,現在還要去接一個醉鬼,林清苒無暇顧及其他,打算趕緊把白詩芮找到就回家。

她拿好車鑰匙和手機,面色冷淡地從車上下來,剛準備關上車門,一輛熟悉的黑色豪車緩緩停在了對面的停車位上。

好像是顧亦宸的車。

林清苒駐足了兩秒,看見一雙白皙精致的手推開了車門。

從車上下來的是夏姝。

她打扮得很是精致,妝容一絲不茍。

看見林清苒站在這里,夏姝擠出一抹笑。

“林清苒。”

林清苒不予理會,轉身往電梯走去。

夏姝追上她的步伐,跟著她一起進了電梯,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要去幾層?我幫你摁。”

林清苒微微挑眉,看了她一眼,“12層。”

“真巧啊,我也是去12層,你說咱們要去的……該不會是同一個地方吧?”

說著,夏姝伸出手摁了“12”。

林清苒看著她的動作,恍惚有什么發光的東西從眼前一閃而過。

看清楚才發現,是夏姝手上的戒指。

“這枚戒指是顧亦宸送我的。”夏姝察覺到她的眼神,嘴角揚起一抹得意,“一個月前就讓店里定制的,昨天才取到貨。”

林清苒看清楚那戒指的款式,心底蒙上一層冷意。

呵,一個月前定制的。

原來是這樣啊。

上一世,她戴這枚戒指戴了整整四年!

在她跟顧亦宸的婚禮上,顧亦宸為她戴上的就是這枚戒指,一模一樣,那個時候她還問顧亦宸,為什么這枚戒指戴在她手上尺寸偏小。

當時顧亦宸只說,是他估量她手指尺寸的時候沒有估準,讓她不要放在心上,如果戴著不舒服,就不要戴。

可她怎么舍得?哪怕戴在手上勒得緊,還是每天不離手。

現在才知道,原來這枚戒指,是本該屬于夏姝的。

林清苒深吸了一口氣,無意識地摸了摸左手上屬于自己的婚戒,陸司桁給她準備的這枚。

這款比顧亦宸送的那一款樣式要簡約低調,跟陸司桁這個人呈現的性格一樣,也更符合她的審美……

“顧亦宸說忙完這段時間就娶我。”

夏姝說完這話,笑看向林清苒,眸底深處帶著幾分挑釁。

一直以來,林清苒擁有著引以為傲的一切,家世、美貌、財富地位。

可唯獨顧亦宸的心,也就是林清苒想得到卻得不到的東西,卻是屬于她夏姝的。

她以為林清苒聽了這話會像以前那樣眼中閃過刺痛。

可夏姝盯著她半天,只見林清苒臉上一絲表情也無,像是沒聽到她說的話。

“叮!”

電梯的門打開。

林清苒看都不看她一眼,挺直的身影瀟灑離去。

夏姝表情僵了僵,下一秒,咬了咬牙。

林清苒這一身的云淡風輕讓她心里憋始終憋著一口氣,每一句話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根本發泄不出來!

出了電梯林清苒才發現,十二層一整層都是屬于B.L酒吧的場地。

她很快就在角落的散座里找到了白詩芮。

白詩芮已經醉得不行了,趴在桌子上,一張小臉上滿是酡紅,渾身散發著酒氣。

林清苒看她這個樣子,皺了皺眉頭。

“您就是白小姐的朋友吧?”酒吧老板過來,“白小姐她今天實在是喝得太多了,我實在是沒轍,才給您打了電話。”

林清苒淡淡地“嗯”了一聲,“給你們添麻煩了,我這就帶她走。”

她拽了一下白詩芮的胳膊。

白詩芮沉得像豬,死活不肯起來,嘴里嘟嘟囔囔地說著一些林清苒聽不懂話的話。

林清苒蹲下身,捏了一下她的臉,“白詩芮,走,跟我回去。”

白詩芮迷迷糊糊地看她一眼,抱住她的手臂蹭,“苒苒……苒……苒……”

林清苒眼底閃過無奈,淡聲應著,“是我,我來接你了。”

她費力地將白詩芮扶起來,架著她往酒吧門口走去……

不遠處,顧亦宸看著這一幕。

從林清苒進酒吧起他就注意到了她,看著她把白詩芮帶走,身影消失在視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