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45章 愛人

林清苒洗掉了渾身的汗,感覺清爽了不少。

腦袋還是沉,四肢抬起來也費勁。

洗個澡幾乎耗盡了她所有的力氣。

她換了睡衣,無力地躺回到床上,給助理發去了消息。

【今天我不去公司,公司的事情你看著辦。】

沒一會兒,就收到了助理發來的消息。

【好的,林總。】

林清苒還是有點不舒服,握著手機昏昏欲睡。

“林小姐。”

陸司桁的聲音伴隨著敲門聲響起。

“進來吧。”

“……”

林清苒半睜著眼睛看著站在面前的陸司桁,“你昨天沒有對我做什么吧?”

陸司桁不解,“什么?”

“你沒冒犯我吧?”

陸司桁輕笑,“林小姐的意思是,我趁虛而入?對你做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事?”

林清苒抿了抿唇,不語。

“為什么這么問?”

為什么?當然是因為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但是她不能說。

林清苒心虛地回避了他詢問的視線,咽了咽干澀的喉嚨,說:“沒什么,就是醒來發現自己在床上。”

她記得昨天是在車上睡著的。

怎么來到床上的都不記得。

“是我把你抱上床的,因為你發燒了,失去了意識,我叫不醒你。”

林清苒了然,“原來是這樣。”

陸司桁上前一步,伸手要摸她的額頭。

林清苒連忙將身子往后挪了挪,桃花眼警惕地看著他,“你要做什么?”

“查看你燒退了沒?”

林清苒回想起昨天夜里那些似夢非夢的片段,微微皺起了眉,“昨天晚上是你在照顧我?”

“嗯,是的。”陸司桁說,“我喂你吃了退燒藥,用濕毛巾給你退燒,晚上還來你的房間查看了幾次你的情況。”

原來是這樣。

“謝謝你啊。”

“不客氣,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陸司桁淡聲道,“如果你出了事,林家那邊,我也不好交代。”

他摸了摸林清苒的額頭,這一次她沒有避讓,只是繃緊了身子,似是對這樣的接觸還是有些不習慣。

“怎么樣?”她問。

“還是有點燒。”

陸司桁又出去了,再進來的時候,手里拿著一支溫度槍。

他測了一下她額頭的溫度。

“37.5℃。”

“我再給你沖一杯藥。”

陸司桁從床頭柜里翻出一盒新的藥,直接拆開,倒進水杯里……

林清苒縮進被子里,蓋住了自己,想睡覺。

陸司桁加水把藥沖泡好,又捧著水杯探了探溫度。

他端著杯子繞至床頭,低頭看了一眼被杯子蒙住的人,“喝藥了。”

林清苒不動。

陸司桁莫名想到昨天那一幕。

他也是這樣給她沖了一杯藥,遞到她面前。

林清苒迷迷糊糊地接過水杯喝下,喝了以后就哭了,一邊哭一邊說好苦。

陸司桁眼底染上淡淡淺笑,輕輕拉了一下她的被角,將她藏在被子里的小臉露了出來。

陸司桁舉著杯子遞過去一點,“吶,感冒藥。”

林清苒定定地看著他,不動。

陸司桁唇角微勾,“要我喂你?”

林清苒一頓:“啊?”

不等她說什么,陸司桁直接單手伸進被子里要把人抱起來。

“不要,我自己來!”林清苒急忙出聲。

陸司桁收回了手,感冒藥遞到她跟前。

林清苒坐起來,從他手中接過杯子,皺著眉頭輕輕抿了一口。

抿著抿著,眼前忽然一亮,抬眸看著陸司桁,“不苦?”

“嗯,不苦。”

“怎么不苦了?”林清苒昨天雖然燒,但她也記得自己喝過的那藥,是苦得不行的。

“因為你不喜歡苦,所以它就不苦了。”陸司桁說。

林清苒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想明白這話里的意思。

她拿起床頭的藥盒看了一眼,才發現是新拆封的,跟昨天喝的不是同一種。

陸司桁看著她笑,明亮光線中,那雙黑眸像蘊著一汪湖水,溫柔包容。

他說:“這世上的藥,又不都是苦的。”

林清苒臉微紅,有點暖心又有點尷尬,“謝謝。”

陸司桁接過她喝完的杯子,關心:“餓不餓?想吃什么?去給你做。”

林清苒搖頭想拒絕,可是轉眼意識到她不吃陸司桁做的飯就沒得吃,只好道:“喝點粥就行了,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有義務照顧你。”

陸司桁說完走了出去,順帶給她帶上門。

林清苒松了一口氣,靠在床頭半晌,給她媽打去了電話。

電話接通,她嘴巴一撇,委屈得不行,“媽。”

“誒,寶貝女兒,你這是怎么了?”

林清苒吸了吸鼻子,沙啞無助的聲音:“媽,我病了。”

“喲,生病了啊?”林媽媽心痛地說道,“那你多喝點熱水哈。”

林清苒:“……”

“什么啊,周女士,你心里到底有沒有我這個女兒?”

“沒有。”林媽媽脫口而出。

林清苒:“啊?”

她一瞬懷疑自己聽錯了。

“怎么了?你在啊什么?喲,到我了……九筒。”

林清苒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媽,我都病成這樣了,你居然還有心思打麻將?!”

林媽媽聽著話筒里傳來的尖銳聲音,皺了皺眉頭,“發財。”

林清苒:“……”

她氣得臉都綠了,“媽,我掛了!”

“誒,等等……”

林清苒差點摁斷通話的手一頓,靜等那頭的聲音……

兩秒后,林媽媽的聲音再次傳來:“碰。”

林清苒氣得手指深深攥緊了掌心,大聲喊道:“媽,你給我弄個傭人來照顧我!”

“你要傭人做什么?”林媽媽心不在焉道,“你不是有小陸嗎?”

“陸司桁不是傭人。”

“沒關系啊。”林媽媽說,“雖然他不是傭人,但他是你的愛人啊。”

林清苒:“……”

她深呼吸一口壓下心底的氣,咬牙切齒道:“媽,你不要再胡說八道了,你趕緊給我弄個傭人來。”

“讓小陸照顧你。”

“我跟他不熟。”林清苒義正言辭道,“我們孤男寡女的,他照顧我不方便的。”

“有什么不方便的?”

“我晚上需要人監督體溫,他給我量燒給我沖藥,難免親密……”

“喔!”林媽媽很驚喜,“原來是這種不方便啊……”

“所以你趕緊給我弄個人來伺候我,我覺得王姨就挺好。”

“啊?你說什么?什么王?王什么姨?我這里好像信號不太好。”

“我說王姨!”林清苒咆哮,“王姨啊!”

“怎么回事?怎么什么都聽不清楚了?喂,苒苒,你還在嗎?”

林清苒:“我在……”

嘟嘟嘟——

林清苒低頭一看,電話已被掛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