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28章 錄像

鑈許嵐走后,夏姝呆愣在原地靜靜地看著她離開的方向,胸口一陣一陣地起伏,似是還沒有從剛才的事情中回過神來。

“姝姝。”顧亦宸看得有些心疼。

“阿宸,我剛才……”夏姝望向顧亦宸的眼底蓄滿了淚,“是不是很過分?”

“我明明吩咐過她,不許聲張的。”

顧亦宸沒說話,從上衣口袋里取出手帕,仔細地替她擦去臉上的淚水。

“沒事,這件事不怪你。”

畢竟,他也沒想到,一直跟在夏姝身邊的許嵐,會如此不懂事。

“阿宸,你相信我嗎?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

她哭得梨花帶雨。

顧亦宸心中立時升起幾分愧疚。

是他不由分說進門就責備她,是他草率了。

“事實是什么樣,我已經看到了。”他把人摟進懷里,溫聲安慰,“你不必再向我解釋,以后無論發生什么,我都不會上來就責備你,一定找你好好問清楚。”

夏姝從來都不會騙他,無論發生什么事,她永遠都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

哪怕林清苒找人傷了她,可她還是記掛著林清苒的名聲,寧愿委屈了自己,也不愿意傷害她人。

這才是他愛的女孩。

善良,純真。

值得他顧亦宸用一輩子守護。

很突然的,手機鈴聲響起。

“我接個電話。”

顧亦宸放開夏姝,走上了陽臺。

是助理打來的,所以他以為是工作上的電話,沉著聲問:“有什么事?”

“顧總,您看一下網上,有人曝出了一段錄像,是跟夏小姐有關的。”

“錄像?”顧亦宸擰起眉。

“是夏小姐被刺當晚的錄像,應該是從某個狗仔手里流出來的。”

夏姝作為人盡皆知的人氣女星,從來都不缺跟蹤她的狗仔。

她被刺當晚的那個時間段,小區的監控卻恰好壞了。

顧亦宸只當是這兩個兇手心思縝密,還知道提前破壞攝像頭。

警方因此也沒有看到夏姝被刺的情況,但是她手上的傷,卻是實實在在的,并且她說自己看到了那兩個人的面容。

后來,警方聯合夏姝所陳述的兇手容貌進行畫像,逐步排查,最終確定了那兩個犯罪嫌疑人并且將其定罪。

不過在審問的過程中,那兩個兇手居然咬死不承認自己傷了夏姝,還說自己只是想搶她手里的包,搶到了包就跑了。

但是刺傷夏姝的刀上,有他們的指紋,光是這個證據,足以將他們定罪。

包括后來顧亦宸強烈要求警方審問有沒有幕后主使人,那兩人也都一口咬定,完全是想劫財才起了歹念,還說是隨機作案,就是看夏姝戴著口罩背著名牌包覺得不是尋常人就下手了。

可這樣的供詞完全說服不了顧亦宸,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林清苒。

只有那個不擇手段的女人,才會為了爭奪他,而處處傷害夏姝。

現在告訴他有人無意拍下了那一幕,雖然來的有些晚,但他還是不介意看一看,看看林清苒派去的那兩個歹徒,到底是怎么傷害夏姝的。

“我知道了。”顧亦宸咬牙,“看來這天底下還真是沒有不透風的墻。”

“顧總……”助理的聲音帶了點猶豫,說,“這段錄像曝出來,夏小姐怕是不好洗白,我們接下來該如何公關?”

“洗白?”顧亦宸皺了皺眉頭,“姝姝為什么要洗白……”

他話說到這里,指尖正好點開助理發來的那段錄像。

事發的時候是晚上,而且視頻是隔著遠距離拍的,所以看上去有點糊。

但視頻里夏姝的身型還是依稀可辨的。

視頻開始的時候,夏姝已經開始跟那兩個歹徒動起手來了。

那兩人在拉扯她手里的包,夏姝在拼命地反抗。

幾人拉扯期間,其中一個歹徒忽然拿出了刀。

見狀,夏姝立刻停止了反抗。

那兩人見狀,一把奪過她手里的包就跑了。

刀子掉在了地上。

夏姝站在原地,看著那兩人離開的地方,幾秒后,彎腰撿起了地上的刀。

然后,在自己的手臂上,輕輕劃了一刀。

這段不足一分鐘的視頻,從歹徒奪包開始,完整地還原了事情的經過。

顧亦宸盯著視頻的眼神,從嚴肅,到疑惑,再到不可置信。

他猛地轉頭死死地盯著夏姝,聲音陰沉得可怕,“你手上的傷,是自己劃的?”

夏姝渾身一顫。

握在手中的手機,也掉在了地上。

顯然她也看到了微博熱搜。

這段錄像一經發出來,短短幾分鐘,有關夏姝的詞條就上了熱搜第一位。

#夏姝,自導自演#

#夏姝為嫁豪門持刀中傷自己,毫無底線#

#夏姝橫刀奪愛,步步為營,空口造謠,劣計百出#

夏姝看著顧亦宸陰鷙可怕的眸子,霎時慌了,“阿宸,我……”

顧亦宸冷冷地打斷她,“別跟我說,這段錄像是假的?”

夏姝臉上毫無血色,她嘴唇蠕動了一下,聲音艱難:“對不起,阿宸,我……這段錄像……”

事到如此,所有的解釋都是徒然。

她口吻艱澀地擠出三個字,“是真的。”

顧亦宸的心,瞬間沉入谷底。

錄像是真的,林清苒買兇傷害夏姝是假的。

他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的。

“為什么?”顧亦宸絕望又復雜的眼神看著她,怒聲質問,“為什么?你告訴我這是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她劃在自己手上這一刀,到底是為什么?

為了污蔑林清苒,她竟然連自己都下得去手嗎?

夏姝被他嚇得渾身顫了一下,無助地望著顧亦宸,淚如雨下,“阿宸……我也是沒有辦法,林清苒身邊有很多人,她不像我,不缺陪伴,可我只有你啊,我比他更需要你,我只是想……想讓你來陪我。”

顧亦宸愕然。

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那天的事。

那天是林清苒的生日,林家向來不吝嗇為她慶祝生日,宴會廳選在了京城最好最貴的酒店,場面十分隆重,他也是受邀的賓客之一。

當然,出于禮貌,他也給林清苒帶去了一份禮物。

他剛抵達宴會廳,突然接到了夏姝的電話,說她被人刺傷了。

于是他連禮物都沒有來得及交到林清苒的手上,就匆匆離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