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25章 你就這么相信夏姝?

林清苒腳步一頓,回過頭來看著林聿,笑了笑,“哥,你是說網上的事嗎?”

林聿“嗯”了一聲,抬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眸光微黯,“林家的人,是她們想議論就能議論的?”

話音里,儼然還帶著憤怒。

林清苒撇見他冷淡的神色,笑著走過去,輕輕扯了一下他的手指,小聲道:“哥,你別生氣了,我都沒放在心上的。”

林聿看了一眼林清苒抓著自己的手,眉心微動。

再看一眼她帶著淺淺笑意的眼睛。

微微詫異。

妹妹居然抓他的手了,還對他笑得這么甜。

林聿心花怒放。

面上卻從容不迫。

趁熱打鐵地引導:“妹妹,你要是需要,哥哥可以為你……”

“那我還真有一件事要麻煩哥哥。”林清苒黑亮的眸子認真地看著他。

林聿是唯一一個跟她有血緣關系的哥哥,可上一世她跟這個哥哥的關系卻生分得很。

林聿長相高冷,時常黑著臉,話不多,沉默寡言。

看著就是一副很難相處的樣子。

一開始喜歡顧亦宸的時候,林聿得知了,還來警告她離顧亦宸遠一點,有一天晚上顧亦宸約她出去的時候,林聿竟直接將她鎖在房間,不允許她外出。

從這里開始,林清苒對這個哥哥愈發反感。

顧亦宸總是在她面前說,林聿控制欲強,陰暗腹黑,是一個極其冷血的人。

她信以為真,不愿與其往來。

同一個屋檐下,卻形同陌路,十分疏離,不像其他兄妹那樣親近。

可上一世……林聿卻是為護她而死。

死之前,林聿留下兩句話。

他說:“哥哥生來,就是要保護妹妹的。”

“苒苒,哥哥走了,你要好好活著。”

也就是那個時候,那一瞬間,林清苒才幡然醒悟。

林聿啊,他是這個世界上除了父親以外,最愛他的男人。

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他不是不關心她,他只是不善表達。

林清苒壓下萬般思緒,緩緩地眨了眨眼睛看著他,小聲嘟囔道:“哥,你能不能幫我查一查那段錄音是誰曝出去的?這人實在是太狡猾了,我好想把他揪出來哦~”

少女最后一句聲音輕軟的帶著些控訴的味道,聽在林聿的耳畔像是在撒嬌。

“哥,你能不能幫我抓那只粉蝴蝶啊,我抓不到它。”

“嗚嗚嗚,哥,有人揍我,你能不能幫我打回去?”

“哥,最后一塊小蛋糕,你讓給我唄。”

“哥,我的小裙子花了,是不是不好看了?”

“……”

眼前林清苒的臉,終于跟記憶中那個愛哭愛鬧,稚嫩柔軟的小女孩聯系在一起。

林聿怔怔地看著林清苒,一顆心,頃刻間柔軟一片。

時隔九年,他終于再一次等來了她的一聲撒嬌。

“好。”林聿克制著激動的情緒,爽快道,“哥哥給你把那人找出來。”

只要苒苒愿意找他幫忙,他什么都愿意做。

林清苒笑容更加明媚,“謝謝哥。”

“哥,那我上樓睡覺了。”

“好。”

直到林清苒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林聿還久久緩不過神來。

他僵硬地在沙發上坐了許久,倏然起身,像是打了雞血似的,面色沉肅地給助理打過去一通電話。

“來公司加班!”

助理:“?”

聽著語氣,他惶惶不安地問:“林總,是出什么大事了嗎?”

林聿冷冷地“嗯”了一聲。

當然是大事。

天大地大,妹妹的事最大。

他一定要在明天太陽升起之前把事情辦好,讓苒苒看看他有多厲害。

——

“我看網上夏姝跟林清苒的事情鬧得挺兇啊。”

周暮云吊兒郎當地踏進顧亦宸的辦公室,手里還端著一碗面,吸溜吸溜了兩口。

顧亦宸抬眸看他一眼,“要吃東西去外面吃。”

周暮云像沒聽到的,瞥他一眼,“有個事,你或許有興趣。”

“什么事?”

“有些小道消息,發布那段錄音的人,好像就是夏姝。”

顧亦宸筆尖一頓,瞪向周暮云,眉梢擰起。

“你在胡說什么?”

“我沒胡說。”周暮云家里也是開經紀公司的。

這個圈子里,很多事情,眼見不為實。

一開始林清苒被曝出來是幕后主使,夏姝專門發文為她澄清,結果剛澄清,錄音就曝出來了。

事情有反轉,很正常。

但是反轉得這么巧,這么快,那就不正常。

像是人為的。

如果是人為的,這么反轉來反轉去,意義是什么?

讓熱度持續,讓事件的影響力更大。

這件事按理來說跟周暮云沒關系。

可巧就巧在,第一個發布錄音的那家工作室里面有他認識的朋友。

昨天晚上吃飯,那朋友喝了酒多說了兩句,說是夏姝的經紀人提供的錄音。

夏姝的經紀人,代表的不就是夏姝本人嗎?

作為顧亦宸的好哥們,如果這件事是真的,那他還真有必要提醒一下。

夏姝到底安的什么心思?值得推敲。

“你從哪里聽到的消息?”顧亦宸問。

“我一個朋友喝酒的時候說漏了嘴。”

“喝酒的人說的話能當真嗎?”顧亦宸扯了扯嘴角,“風言風語罷了,夏姝一開始就沒打算揭發林清苒,怎么可能專門錄個音,然后再等到這個時候曝出去,那這得是多大的一盤棋?我看就是有什么狗仔之類的,耍了點手段搞到的錄音。”

周暮云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你就這么相信夏姝?”

“當然,夏姝是什么人我再清楚不過了,她太單純,根本沒這些彎彎繞繞的心思。”

何況,夏姝一開始就發文替林清苒澄清了,又怎么可能是她做的?

“這種事不難查吧?”周暮云擰眉思索了一下,說,“你要是忙,我可以替你……”

“不用。”顧亦宸擺手拒絕。

“周暮云,你很閑嗎?”他臉色很不好看,“我自己喜歡的女人,為人什么樣我清楚,根本就沒有查的必要。”

周暮云怔住,看著他,久久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