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24章 求你不要這么善良了

林清苒,買兇傷人實錘#

曝出的錄音正是事發當天,夏姝被送進醫院后,顧亦宸去看望她時,兩人在病房的對話。

夏姝的聲音細膩溫柔,辨識度很高。

“阿宸,你不要去找苒苒,買兇傷人這件事不小,看在當初同學一場的份上,我不想毀了苒苒。”

“可是你都差點被……”

“阿宸,我想給苒苒一次機會,我的粉絲太多了,娛樂圈又太亂了,我不想讓她成為眾矢之的。”

“你體諒她,放過她,可是她根本就不會感激你,她做的傷害你的事還少嗎?這一次是雇人傷你,下一次又是什么?”

“阿宸,我還是想給她一次機會,我相信她會改。”

“……”

短短幾句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揭發了出來。

雇兇傷人的的確是林清苒,而夏姝心地善良,為人仁慈,又看在當初同學一場的份上,所以沒有將林清苒作為幕后主使的事實供出來,選擇原諒。

如此大愛,讓人潸然淚下!

粉絲紛紛心疼不已。

【嗚嗚嗚,姝寶,你怎么這么傻?受傷的是你,你怎么還想著為那個賤女人說話啊?】

【姝姝,求你不要這么善良了好啊?你想讓我心疼死嗎?】

【受了這么大的委屈還處處為施害者著想,姝姝,你真是最傻的天使。】

【林清苒實在是太過分了!仗著我們姝姝好欺負,三番兩次,毫無下限![咬牙切齒]】

【林清苒您趕緊去死吧,不要再禍害我們家姝姝了!】

【林家大小姐又怎么樣?我們不慣著!姐妹們,頂上去,讓全國人民都看到,林清苒買兇傷人違法犯罪!】

【為搶男人不擇手段,林清苒最惡毒千金,我看應該永遠釘在豪門的恥辱樁上!】

白詩芮一邊打著方向盤一邊皺眉吐槽,“這屆網友全都瞎了眼吧,真是想不明白夏姝這種為了擠進豪門不擇手段的女人有什么值得追的。”

林清苒切換手機頁面,點進夏姝最新的機場照。

身材窈窕,膚白貌美,笑起來純得不行。

林清苒微微瞇了瞇眸子。

似乎有點理解顧亦宸了,難怪這么喜歡,認識了半年就要娶她。

“不怪網友,是夏姝太迷人。”

“有啥迷人的?我看她挺倒人胃口的。”白詩芮冷嗤,“而且我真是搞不懂這群粉絲,到底想干嘛呀?夏姝自己都不追究了,她們倒還急了,成天沒事干,眼睛就長在你身上了是吧,鬧這么一出有什么意思?”

“不是粉絲想干什么。”林清苒側眸看她,輕輕地笑,“應該是……夏姝到底想干什么。”

——

“阿宸,既然林清苒已經跟陸司桁領證了,顧叔叔應該會同意我們在一起了吧?”

高檔餐廳內,夏姝用勺子舀著湯往嘴里送,試探地問坐在對面的男人。

顧亦宸指尖打字的動作一頓,抬起視線看向她。

心不在焉的。

“先吃飯。”

夏姝應聲,卻起身挪坐到了他身邊的座位。

顧亦宸不動聲色地將手機反扣在了桌面上。

這是在包廂,沒有人看,夏姝緊緊貼近顧亦宸,腦袋輕輕偎著他的肩膀。

顧亦宸見狀,唇角彎了彎,一只手摟住了她的腰,溫柔地看著她,“怎么了?”

“就是想靠著你。”

夏姝眨眨眼,臉慢慢湊近,唇瓣往顧亦宸的唇瓣靠。

顧亦宸別開了臉,自然地用筷子夾了菜放進她碗里,臉上還是笑著的,“你吃這么少怎么行?多吃點吧。”

夏姝:“……”

顧亦宸明顯察覺到了夏姝的身子有一瞬的僵硬,抿了抿唇,眸色間閃過一絲糾結。

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向來熱衷于跟夏姝親熱,可剛才,居然下意識地拒絕了她的吻。

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

大抵是因為他沒有心情吧。

哪怕剛才對林清苒說了那么絕情的話,可林清苒跟陸司桁領證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心頭,讓他很不舒服,每每想起來就覺得煩悶。

可能他真的很難適應林清苒這一系列的變化。

但是沒關系,他會慢慢調節的。

他定了定神,輕輕摟住夏姝消瘦的肩膀,勺子遞到她嘴邊,“乖,多吃點。”

“嗯。”

“……”

一頓飯吃得差不多,顧亦宸起身,“姝姝,你等我,我去衛生間。”

“好。”

夏姝看著他的背影消失,視線立刻移至顧亦宸放在桌角的手機上。

指尖上劃解開鎖屏。

映入眼簾的赫然是跟林清苒的對話框。

最近的聊天記錄還是很多天前。

由顧亦宸收尾的一句【那你呢?你是真的要跟陸司桁結婚嗎……】

前面跟了一個明顯的紅色感嘆號。

“林清苒開啟了朋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的朋友……”

夏姝眸光微微瞇了瞇,退出來,點進了通訊錄新的朋友列表里。

里面是一條條由顧亦宸剛剛發出的好友申請。

發送的對象無一不是“林清苒”。

“林清苒,陸司桁那種人不值得你托付終身,他配不上你。”

“我認識你這么多年,實在是不忍心看你一頭栽進深淵,我是為你好……”

“你什么時候有時間,我們再見面好好聊聊?”

“林清苒,你同意一下我的好友申請。”

夏姝臉色驟然慘白,捏緊了手心,眼神一片陰沉。

——

“小姐,您回來了。”

林清苒晚上十一點才到家,門口的女傭見了她微微鞠躬,“您餓不餓?夫人吩咐我們等您回來給您做點宵夜。”

林清苒擺了擺手,“我不餓,你們休息吧。”

說完,直接踏進大門。

剛進去,就看見坐在沙發上單腿交疊面色沉肅的男人。

是林聿。

他手中翻著半截報紙,光是坐在那里,舉手投足間便是鋪天蓋地上位者的氣勢,強勢,逼迫。

頗有林景曜的風范。

林清苒從他身邊擦身而過,隨口一問,“哥,你不是飛國外了?怎么回來了?”

“事情處理完了,就回了。”

林聿不動聲色地看著她倒水的背影,還想說什么,欲言又止。

在林清苒回過頭的同一時間,林聿再次低下了頭,專心看報紙的模樣。

林清苒抱著水杯端坐在他身邊,“咕嚕咕嚕”地喝著水。

林聿默默瞧了她一眼。

希望她能同自己說兩句話。

林清苒喝完水放下水杯就準備上樓,“哥,我先上去休息了。”

“你就沒有什么想跟我說的?”林聿盯著她的背影,忍不住出聲。

在國外看到網上的消息,他立刻就買了返程票回來,坐在這里專門等她回來,只要她找他解決這件事,他立刻就能讓網上的那些東西瞬間消失,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可她什么都不跟他說。

像從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