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12章 刪除

顧亦宸在醫院門口接到了夏姝,送她回公寓。

夏姝回國以后,為了方便她上下班,顧亦宸在景宸娛樂附近給她買了一個公寓,離公司就只有幾百米。

他親自替她收拾好東西,將醫生的叮囑事項一一告知。

等到助理從飯店打包了飯菜帶過來,顧亦宸耐心地拆開包裝一盒盒放到夏姝跟前。

夏姝卻繞過餐桌來到他身后,輕輕從后面抱住了他,臉貼著他的后背。

“阿宸,你對我真好。”

她聲音細膩好聽,溫柔動人,光滑的長裙布料輕輕擦過顧亦宸的手臂,柔順的長發從耳邊垂落,一絲一縷都勾勒著清純的氣息。

顧亦宸身體明顯地僵硬了一下。

他拉過夏姝環在自己腰上的手,轉過身,好整以暇瞧著她,“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接著他用手指勾了一下夏姝耳側柔軟的長發,輕輕撫摸著,“你以后就是我的妻子了。”

夏姝臉上染過緋色,下巴輕輕靠在他的胸膛上,“阿宸,我們什么時候結婚?”

顧亦宸微微偏頭,靠近她的耳畔,寵溺的語氣道:“你想什么時候結,就什么時候結。”

“那明天我們就去領證吧。”

顧亦宸一愣,唇畔迅速離開她的耳廓,果決道:“不行。”

夏姝眨眼,疑惑,“為什么?”

“我父親現在還不同意我跟你的婚事,我還要做他的思想工作。”

夏姝神色黯下去。

空氣陷入片刻的凝固。

“姝姝,再給我一點時間。”顧亦宸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等到時機成熟了我們再結婚,好嗎?”

“沒關系。”夏姝扯出一抹柔柔的笑,“等林清苒跟陸司桁結婚了,你父親就不會反對我們在一起了。”

顧亦宸忽地抬起頭,眼底瞬間冷卻下來。

“你怎么了?”夏姝一瞬間就察覺到了他的情緒變化,疑惑的目光看著他。

她自認為剛才的話沒有說錯,顧海洲之所以否定她,是因為還有林清苒這個更優的選擇。

一旦林清苒跟陸司桁結婚了,林清苒跟顧亦宸再無可能,那顧海洲也就死了那條心,不會再插手顧亦宸的婚事。

顧亦宸卻是死死地抿著唇,周身氣壓極低。

“你也知道林清苒要跟陸司桁結婚?”

“嗯。”夏姝理所當然的語氣,“我聽說,有人已經收到了林陸兩家的結婚請柬。”

“嗡”的一聲,顧亦宸腦子里像是有什么東西塌了。

渾身的血液,一片冰涼。

過了一會,他才盯著夏姝的眼睛,僵硬地開口:“誰收到了請柬?”

“我的一個朋友……”

“給我看看。”

夏姝疑惑地看了他幾秒,轉身從臥室里將手機拿出來,遞給顧亦宸。

屏幕上,赫然是電子版的結婚請柬。

“佳偶天成,珠聯璧合,佳期已定,故備喜筵,誠邀您攜家人共同見證……”

再往后,“新郎陸司桁”和“新娘林清苒”這幾個字分外醒目。

顧亦宸捏著手機的手爆出青筋,骨節泛白。

隨著請柬播放,手機里還放出伴著的舒緩鋼琴樂,十分輕快愉悅。

但顧亦宸的胸口卻沉悶得宛若巨石。

看完請柬內容后,他把手機還給夏姝,“我想起公司里還有事,先走了。”

夏姝拉住他的袖子,“這么晚了,明天再去不行嗎?”

“很重要,我必須得到場。”

沉聲說完這句話,顧亦宸看也不看她,轉身就走了。

夏姝怔在原地,臉上的柔意一點點垮下來,變得陰沉。

在電話里,顧亦宸就騙了他。

他那時候明明在林家,卻說在公司里。

她不想揣測顧亦宸為什么要對她撒謊,因為一直以來顧亦宸對她的愛都很堅定,他厭惡林清苒那個女人厭惡到完全不想見她一眼,林清苒就算再殷勤,也比不過她在顧亦宸心里的地位。

可是現在,好像有什么不一樣了。

得知林清苒要跟陸司桁結婚,顧亦宸的反應,卻是如此反常。

夏姝攥緊了手心,冷冷地笑。

林清苒這一招以退為進,真惡心。

——

顧亦宸下樓回到車上,沒立刻開車離開,而是坐在駕駛座上點燃了一根香煙。

冷靜下來以后他想通了,以他對林清苒的了解,她跟陸司桁的結婚請柬應該是假的。

她把這場戲做得很真,大有一副不依不饒的架勢。

他很清楚林清苒對他感情有多深,她一個林家千金,長相家世俱佳,這些年唯一深愛的男人只有他。

但是感情本來就是沒有道理的事,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阿宸,你還沒吃飯吧?”

半開的車窗被人扣響,顧亦宸轉臉看過去,才發現夏姝不知什么時候下來了,纖細白皙的手遞過來一個飯盒。

“我給你挑了一些你愛吃的菜,你可以先填填肚子。”

顧亦宸接過飯盒,看著夏姝清純的笑顏,久久不語。

“阿宸,那我先上樓了,你開車的時候路上注意安全。”

溫溫柔柔地說完這話,夏姝便轉身離開,純白的紗裙在他視野中消失。

她是個很識趣很懂事的女人。

知道他想一個人靜一靜,所以不多說一句話,不打擾他。

顧亦宸將飯盒放到副駕上,繼續抽煙。

不一會兒,手機屏幕亮起。

【阿宸,你走了嗎?】

顧亦宸皺眉盯著夏姝發來的消息,卻遲遲沒有打字回復。

他指尖往下翻,找出林清苒的頭像。

聊天記錄停留在幾天前。

【你真的要跟夏姝結婚?】

他沒有回復林清苒的這則消息。

事實上,林清苒發給他的很多消息,他都視而不見,所以聊天記錄往上翻,每次都是林清苒在自說自話,他偶爾回復,也是只言片語的幾個字,很是敷衍。

因為他覺得沒必要跟她聊太多。

從那天林清苒挾持夏姝跳樓的事件過去后,她再也沒有給他發過消息。

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

他掐了煙,手指在鍵盤上輸字:【那你呢?你是真的要跟陸司桁結婚嗎……】

即便知道她在做戲,可還是想聽到她親口說這是假的。

至于出于什么心理,他不知道。

指尖剛準備點擊“發送”,手機又發出“叮”的一聲響。

彈出的又是夏姝的消息。

【晚上下班后還過來嗎?】

顧亦宸看著這則消息,指尖微頓,停滯半空。

【今晚不過去。】

他繼續打字。

【早點睡。】

然后重新翻回到跟林清苒的聊天,那則消息還靜靜地停留在對話框里。

他摁下“發送”鍵。

紅色的感嘆號出現在這段話的末尾。

林清苒把他刪除了……

顧亦宸的臉色忽然有一瞬的慘白。

像是有什么在漸漸脫離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