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11章 真的不喜歡我?

林清苒從未見過顧亦宸這副模樣,眼神陰鷙而憤怒,卻又不像是單純的生氣。

她莫名其妙,“顧亦宸,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顧亦宸不回答她的問題,只冷著臉,“你跟陸司桁在一起做什么?”

“我帶他回家吃飯。”

顧亦宸看著林清苒,語氣帶著嘲弄和諷刺,壓抑不住的怒氣:“你什么時候跟他這么熟了?”

“不算熟。”

關于陸司桁的很多事,她一點也不知道。

“不熟那你還帶他回家吃飯?”

林清苒被他問得有點煩,“我帶什么人回家,跟你有關系嗎?”

“你……”顧亦宸臉色泛白,指尖緊緊掐著自己的掌心,“外面關于你跟陸司桁的流言滿天飛,你就一點也不在乎?”

林清苒不解,“什么流言?”

“他們都說你要跟陸司桁結婚。”

不等林清苒說什么,顧亦宸又說道:“這些謠言不知道是誰傳出去的,但是對你絕對沒有好處,你跟陸司桁本來就有婚約的,那就更應該避嫌,而不是讓這種消息傳得沸沸揚揚。”

他聽周暮云說林清苒要跟陸司桁結婚的時候就不怎么信,本來打算當做一般的流言置之不理的,可是實在是靜不下心來做事,一直惦記著這件事。

沒想到找到林家來,卻意外地看見林清苒跟陸司桁走得這么近。

她還真是缺心眼,就不知道離這種男人遠一點?

“這不是謠言,是事實。”林清苒說,“我跟陸司桁要結婚,是真的。”

顧亦宸的神經一下子被她的話刺到了。

她打算跟陸司桁結婚……

這怎么可能?!

“林清苒!”顧亦宸咬牙,黑眸緊緊地盯著她,極力克制著情緒,“你這是在跟我慪氣嗎?因為我要跟夏姝結婚,所以你就要跟陸司桁結婚?你做這些給我看有什么意義?”

林清苒沉默了一瞬,輕笑,“顧亦宸,你能不能不要自作多情?”

顧亦宸:“?”

林清苒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輕聲說:“跟陸司桁結婚,是我深思熟慮后的結果,這件事跟你沒關系的。”

顧亦宸臉色一瞬間僵住了。

他眉頭輕擰,看著林清苒的眼睛,“你在騙我。”

他不信。

林清苒“哦”了一聲,說:“你覺得我在騙你,那就是在騙你吧。”

而后收回視線,一言不發地往前走。

顧亦宸望著她云淡風輕的背影,還有她說話時候明亮坦蕩的眼神,似乎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認真和鄭重。

他忽然覺得胸口很悶,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樣,呼吸困難。

倏地,顧亦宸眼中揚起一抹不甘,“林清苒,你就是做給我看的!你別不承認。”

他突然伸出手去抓她的肩膀,這么逼我有用嗎?是不是非要我娶你你才能死心?”

“顧亦宸!”

千鈞一發之際,陸司桁護住林清苒的腰將她擁進懷里,另一手又快又狠地擒住了顧亦宸的手腕。

他眼神冷到極點,看著顧亦宸,一字一頓地,嗓音冰冷而隱忍,“你敢動她試試。”

顧亦宸被抓住的手腕動彈不了一點,強烈的痛感深入骨髓。

他面色差點扭曲,卻是極力隱忍著。

“放手!”

陸司桁一把將人甩開,冷冷地望著他,“顧少,既然你不喜歡林小姐,那就沒資格插手她將來的婚姻生活,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選擇,不是嗎?”

“何況,對一個女人動手動腳,也不是紳士所為。”

林清苒被陸司桁拉過去護在懷里,臉幾乎貼著他的臉。

鼻翼間清淡的沉香氣味逼近她。

林清苒下意識地繃緊了身子。

顧亦宸臉色不是很好看,“陸司桁,林清苒根本不喜歡你!她不可能真的跟你結婚!”

“現在不喜歡,不代表以后不喜歡。”

顧亦宸咬牙,“你什么意思?你想勾引她?讓她喜歡上你?”

“林小姐喜歡誰,甚至將來喜歡誰……”陸司桁頓了頓,嗓音冷漠道,“都不是你我說了算。”

“所以顧少還是不要干涉的好。”

“畢竟,結婚是我跟林小姐的事情,你只是個外人。”

“……”

顧亦宸臉色驟然冷淡下去,眉頭蹙起,有些惱怒似的。

他還想說什么,手機卻在這時候響起了,他看了一眼,劃了一下屏幕接聽。

“阿宸,你在哪里?”

夏姝虛弱的聲音從那邊傳來,顧亦宸頓時找回幾分理智。

“我在公司。”

“那你什么時候來接我?”

被夏姝這么一問,顧亦宸這才想起來今天是夏姝出院的日子,而他答應了會去接她。

他頓覺愧疚。

姝姝傷口初愈,他不去關心她,卻在這里跟林清苒浪費時間!

說到底,陸司桁說得對,他又不喜歡林清苒,林清苒是不是要嫁給陸司桁跟他又有什么關系?

“姝姝,你等我,我現在就來找你。”

掛了電話,顧亦宸瞪了林清苒一眼,“你愛跟誰結婚就跟誰結,你自己到時候別后悔就行!”

丟下這番話,他猛地轉身離開。

林清苒,不應該用這種拙劣的手段來吸引他的注意力……

陸司桁目送著顧亦宸的身影消失,轉頭,對上林清苒漂亮的黑眼珠。

她是標準的桃花眼,天然一股親切的媚態,眼尾微微向上彎,睫毛濃密,透出幾分驚心動魄的極致美。

兩人這么對視許久。

“陸司桁,你真的不喜歡我?”

林清苒突然疑惑發問,打破沉默。

陸司桁如夢初醒般,立刻收回視線,搖頭否定道,“不喜歡。”

林清苒納悶。

不喜歡,為什么還一直盯著她看?

“抱歉,林小姐,是我剛才的行為越矩了。”陸司桁不看她的眼睛,只微垂著視線輕聲道,“我只是怕你被他傷到。”

林清苒瞇瞇眼瞅著他,“你對所有女孩子都這么溫柔?”

陸司桁剛想搖頭說不是,話到嘴邊硬改成了“是。”

這個答案,她應該是滿意的。

殊不知下一秒,耳邊傳來她嬌縱不滿的一聲冷哼,再抬眸,林清苒已經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了。

背影透著脾氣。

陸司桁怔在原地,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