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渣男逃婚,我當場改嫁了 >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不對勁啊
  嬋兒與余川已成親,孟瑾瑤也了卻一樁任務,作為丫鬟,嬋兒嫁的很體面了,府里其他丫鬟都羨慕她遇上了個好主子,連丫鬟的事都那么上心。

  葳蕤軒的其他丫鬟也有了想法,想著以后要是嫁人,就算沒有嬋兒那么體面,但自己認認真真做事,入了夫人的眼,夫人也會給她們添點嫁妝。

  次日,嬋兒很早就起來,神清氣爽的去給孟瑾瑤敬茶,她和余川都是孤兒,也不知父母是誰,年幼時被侯爺撿回來的,現在也不需要給父母敬茶,給主子敬茶,感謝主子。

  孟瑾瑤和顧景熙喝了嬋兒敬的茶,只是沒看到余川,孟瑾瑤好奇地問了句:“嬋兒,余川呢?”

  嬋兒面不改色地回道:“夫人,他害羞,說今晚人少點再過來給您敬茶。”

  孟瑾瑤詫異,甚至有點難以置信,余川不像是那么害羞的人啊,她轉眼看顧景熙,意在詢問,見顧景熙朝她微微搖頭,然后回復嬋兒:“那就讓他晚上再來。”

  嬋兒應聲:“是,侯爺。”

  待嬋兒離開后,孟瑾瑤納悶道:“夫君,我看余川也不像是看到人多就害羞的人啊,以前在人群中,他都好好的。”

  顧景熙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有沒有可能,他現在是不方便見人?”

  孟瑾瑤表示不理解:“余川長得眉清目秀,挺好看的,怎么就不方便見人了?”

  顧景熙了解自己的隨從,也知道嬋兒跟余川是怎么相處的,一言不合就能打起來,誰知道昨晚是不是余川犯賤把人惹惱了?他們兩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但都是習武之人,平常切磋武藝,有皮肉傷也正常,嬋兒打余川還是手下留情了,跟周允切磋的時候打得更狠,拼著一股蠻勁一決高下,周允都不止一次說這丫頭渾身蠻力。

  見小媳婦眼巴巴看著自己等答案,他溫言道:“我們家阿瑤是個溫柔的姑娘,我也沒機會體會余川那種沒臉見人的感覺。”

  孟瑾瑤道:“余川就算被罵幾句,也不至于沒臉見人吧?”

  顧景熙低笑一聲:“嬋兒是那種能動手就別動嘴的人,罵他做什么?”

  此言一出,孟瑾瑤瞬間了然,隨后又問:“余川竟然打不過嬋兒?”

  顧景熙搖了搖頭:“不是打不過,是舍不得打。”

  孟瑾瑤了然地點點頭,接著又提出新的疑問:“舍不得打,他還不能躲嗎?就站著挨打是不是有點蠢?”

  顧景熙道:“你不懂。”

  孟瑾瑤嗔他一眼:“我怎么就不懂了?”

  “嬋兒若是追他九條街都打不到他?那豈不是更加氣憤?”顧景熙說著頓了頓,又笑了聲,“躲著的同時,又能讓嬋兒滿意,被打多少下他自己都能把握好,現在挨打,一副可憐樣,過后他說什么,嬋兒都會心軟答應他。”

  孟瑾瑤懂了,這是苦肉計,也可以說是人家的夫妻情趣,是人家兩夫妻的相處方式,余川也不介意挨打,嬋兒又不會下狠手,就是看起來很嚴重,實際上并不嚴重的小小皮外傷。

  她道:“你們男人有時候還挺有心機的。”

  顧景熙馬上為自己辯解:“阿瑤,你夫君還是很單純的,也沒余川那么多彎彎繞繞。”

  孟瑾瑤輕哼一聲:“說這種話,你的良心不會痛嗎?就憑你能把余川的做法解釋得頭頭是道,就證明你比余川的手段高明很多,詭計多端的老狐貍,整天欺負我。”

  顧景熙滿臉無辜:“為夫哪敢欺負你?”

  孟瑾瑤繃著臉:“你昨晚就欺負我。”

  昨晚明明是人家余川跟嬋兒的洞房花燭,結果這男人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說要他們也要洞房花燭,說是當初的洞房花燭蓋被子睡覺,什么都沒做,有點遺憾,然后趁著別人成親的好日子補回來。

  她昨晚聽到這種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孩子都已經生了,補哪門子的洞房花燭?

  這廝趁著她愣住還沒反應過來,就先下手為強欺負她。

  顧景熙眼巴巴地看著她:“那阿瑤不喜歡嗎?我以為阿瑤會喜歡的。”

  孟瑾瑤:“……”

  別說,還挺喜歡的,這廝的技巧越來越好,花招也越來越多,雖然事后她很累,但過程還是挺享受的。

  顧景熙又道:“阿瑤,今晚我們……”

  繼續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孟瑾瑤就打斷了他的話:“今晚我要跟晚晚睡,你不會那么不要臉,當著兒子的面使壞吧?”

  顧景熙退一步:“那明天晚上也行的,今晚我們就陪那臭小子睡。”

  孟瑾瑤:“……”

  -

  那廂,周允、方玄和方策幾個想找余川,問問他成親是什么感覺。

  結果余川的房門緊閉,而嬋兒則神清氣爽地跟一個和善的婆子說話,幾人面面相覷,半晌后得出一個結論:余川太虛了,嬋兒都沒事,他卻起不來。

  方策嘀咕了句:“要不要給這小子整點補品?年紀輕輕就不行,以后可怎么辦?”

  周允回道:“我看他非常需要。”

  方策點點頭,然后道:“我沒什么錢了。”說著就看向自家哥哥,“哥,你幫我把我的那份也出了。”

  方玄應聲:“好。”

  周允皺起眉頭,一臉匪夷所思地看著他:“那么快就沒錢了?你這錢花的有點快啊,那么大的人,整天就知道吃,每個月都沒錢剩,以后還能有錢娶媳婦嗎?”

  方策不甚在意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說,現在我想吃的東西能吃進嘴里才是正經事兒,沒媳婦也有沒媳婦的好,起碼沒人跟我搶吃的。”

  方玄道:“但你這次的月例用得有點快。”

  方策愣了下,發覺自己的銀子是用得有些快,很快就想起一件事,回道:“哦,請了個小饞貓吃了點東西,就花出去了,她那時候忘記帶銀子出門,我幫她付了銀子。”

  方玄問:“那她沒還給你嗎?”

  方策莞爾笑:“還銀子做什么?我又不喜歡銀子,我讓她把好吃的分我一些就好,沒想到她之后還給我買了一堆好吃的,說是還給我的,我瞧了那些東西,價格跟我給付她的銀子差不多,這饞貓還挺實在的,不喜歡占別人便宜。”

  周允:“?”

  方玄:“?”

  這話怎么聽起來怪怪的?似乎哪里不對勁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