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葉羅麗】霜痕世紀 > 第77章 金獅之力覺醒
  “頭又開始疼了么?”

  黎灰抬步走到了霜棘的身邊,伸出手撫平了她忍不住皺起的眉心,自己卻皺起了眉。

  “啊…”霜棘放松了眉間:這次她確實是稍微有點失控了,看來力量的劇增也給她帶來失控的副作用,使用的力量越多,就會越來越控制不住這份力量。

  黎灰使用仙力暫時壓抑住了她的頭痛,簡而言之,就是吞噬掉霜棘體內在不斷暴動的力量,只聽他低聲詢問,幽深的眼底似是閃過一抹深思:“接下來你準備怎么做,還按原計劃執行么?”

  霜棘笑了,難得有心情打趣道:“堂堂的御王什么時候也會聽別人的指揮了。”黎灰嘴角含笑,優雅的對她行了個紳士禮:“為你服務。”

  “哼!還真是狼狽啊,火燎耶。”

  只見曼多拉的身影緩緩出現,冷聲嘲諷道:“不會是因為她松懈了內心的防備吧。”

  話音落下,抬起如意寶杖,使用靈犀之力解除了霜棘的霜星槍中帶有的吞噬能力:“你還真是好命啊,霜棘,就連吞噬這樣強勢的力量也會有人舍得給你,真令人羨慕,而且還有靈犀閣的圣級仙子貼身保護你的安全。”

  說著,曼多拉偏頭忽然看了霜棘身邊的黎灰一眼。

  而火燎耶被曼多拉解救之后,則是第一時間捂著霜棘給予的傷口坐在原地,運用他的圣火心法調息起來,腹部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可惡啊…竟然吃了這么大的一個虧,他不甘心!

  力量么…霜棘手中的霜星槍浮現,她觀察著銀色槍桿上面絢麗的星辰紋痕,銀眸一凝,腦海中也是一片空白:奇怪,她竟然…一點都不記得這份力量的來源了。

  好像是…有人…霜棘的眼前好似出現了一個看不清的修長身影,長發…面對著她,只見“他”緩緩的向她伸出了一只手,手心中好像有什么東西…像是要交給她,那是…什么…?

  就在這時,黎灰忽然開口了,只見他手扶著權杖,神色平靜的緩緩道:“曼多拉,你今日的話似乎變得格外的多,你要做的事難道已經辦完了?”

  霜棘一下子回過了神來,低眸掩蓋了自己眼中的思緒。

  曼多拉聞言,冷哼一聲:“哼!要不是火燎耶這里出了問題,在受傷被吞噬的時候給我傳送了消息,我哪里會這樣匆匆趕來。”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后面的話曼多拉沒有多說,否則在這種時候鬧得不好看就不好了。

  “還有你們,難不成答應我的事要反悔不成?”曼多拉看著霜棘和她身邊的黎灰,皺眉質問道。

  看來…計劃得趕快實行了,都是靠不住的。曼多拉紫眸閃過一絲算計,心中暗道。

  說話間,曼多拉忽然注意到了一旁被冰封的文茜和舒言二人,滿臉新奇的呦了一聲:“這又是唱的哪出戲啊?”

  “文茜,膽敢背叛我的家伙,你這是怎么了?怎么…竟然還能被冰公主的法術給冰封了,看來…我這一趟來的挺值啊,似乎…也碰上了一出好戲。”曼多拉偏過頭看了一眼對她冷目戒備的冰公主,意味深長的說道。

  可惜被凍住的文茜并不能夠回答她的疑惑,曼多拉也沒期望能在她嘴中聽到什么有用的話。

  所以…曼多拉紫眸里充滿了好奇,探究般的看向了一臉冷漠的冰公主,又看了看神色不明的霜棘,故作感嘆道:“冰公主,明明以前我邀請了你這么多次,果然,你和霜棘還真不愧是情深義重的好姐妹啊,若是我的姐姐辛靈也能像冰公主你一樣就好了。”

  “你想多了,曼多拉。”冰公主冷言道:“我幫的是姐姐,不是你。”

  “不一樣嗎?”曼多拉挑眉:“你的姐姐霜棘現在不也是在協助我嗎,你既然幫了她,不也就相當于間接的幫助了我嗎?”

  “還是說…”曼多拉突然話鋒一轉,紫色眼睛銳利的看向了沉默不語的霜棘,言語間充滿了試探之意:“霜棘你…難道已經…”背叛了我嗎?

  曼多拉的未盡之意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能聽得懂。

  氣氛一時凝重了下來,冰公主眼中對曼多拉的戒備之意越來越濃。

  忽然…

  “曼多拉,你在說些什么蠢話?”

  霜棘輕嗤,銀眸閃過一絲鋒芒:“難道是來到人類世界之后太過興奮,腦子壞掉了?”

  她的銀眸就這么靜靜地注視著曼多拉,不再是以前純凈的蒼天之瞳了,其中冷靜漠然的目光讓曼多拉多疑的心慢慢沉淀了下來:“那你怎么會幫著人類而對付火燎耶?”

  曼多拉睜著眼睛說著瞎話,對被冰封在冰塊中的舒言和文茜視而不見,這世上,又哪有幫助人類還要將他們凍住的說法呢?

  “呵…這一點你可就說錯了,我只是心情不好罷了,維護人類?別讓我發笑了,曼多拉。”霜棘輕輕的嗤笑出聲,她自然是明白曼多拉問這句話的用意:說到底…這還不是試探。

  “哼,是么。”曼多拉也跟著笑了起來,言語間似乎透露著輕松之意:“姐姐那邊你們解決完了?”

  “解決了一部分,辛靈帶著幾個人類逃走了。”霜棘淡淡道。

  在二人的三言兩語中,似乎剛剛由曼多拉引起的凝重氣氛忽然就隨風而散了。

  下一秒…

  “你們都在啊,那可真是太好了,省的我一個個來找你們了,都來光赴我的盛宴吧!”

  突然,天空中出現了一副黃金盾,從里面傳來了強大的力量,被凍住的文茜似是也獲得了力量,竟然直接從冰封中掙脫了出來,劫后余生中神色還帶著一抹驚喜:“阿金,是你么?!”

  隨后文茜伸出了手,金色鎖鏈將困住舒言的冰塊粉碎,將其也釋放了出來。

  金色的力量被注入了顏爵的身體,只見顏爵的蒼白臉色瞬間紅潤了不少,冰公主見此眼神一亮:顏爵…

  而剛從療傷中恢復過來的火燎耶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一個巨大的黃金牢籠罩住。

  “可惡啊!金離瞳,你竟然解開了封印是嗎?!”火燎耶睜大了眼睛,不甘的大聲喊道。

  “哼!不錯,我已經喚醒了金獅之力。”金王子語氣輕松道。

  “那你可知道…你會被黃金吞噬,最后徹底泯滅人性!”火燎耶眼中一凌。

  “哼!就算如此,在此之前我也要阻止你們,給我滾過來!”

  “終于,他的力量恢復了,好戲終于要開始了,我很期待。”霜棘輕笑,似乎能夠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于是…她沒有任何反抗的,閉上了眼睛,張開了雙臂,任由自己被黃金盾中的這股強大力量給吸了進去。

  而黎灰在被吸進去之前銀眸一閃,伸出手率先抓住了霜棘抬起的手腕:棘…

  二人幾乎同時被吸了進去。

  而曼多拉和火燎耶則是先后反抗不成,之后也被吸了進去。

  冰公主在被吸進去的前一秒,握住了仍在冰蓮花中昏迷不醒的顏爵的手,冰眸輕輕的閉上:顏爵,希望…我們未來都能有一個好的結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