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葉羅麗】霜痕世紀 > 第40章 變化/嘿嘿嘿
  霜棘偏頭想了想,指尖輕動,時希給的用來回去的紫色水晶出現在指尖處,時間停滯,看著曼多拉不可置信的表情,將她記憶中有關于她自己的記憶片段提取出來,捏在指尖與紫色水晶一起捻碎。

  時間回轉,隨著霜棘的離開,迷霧散去,曼多拉疑惑的看著周圍的鏡迷宮:“奇怪,我怎么會來到這里?”

  隨后轉頭便注意到了仍然處于冰封狀態的冰公主:“為了人類愿意自我冰封的冰公主啊……哼,可真是可憐,不過,現在的你,對我還有用。”曼多拉看著冰公主不懷好意道。

  回歸現實——

  霜棘睜開了眼,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時間,心中毀滅的欲望在不斷的膨脹著,妹妹…哥哥?哼…無聊的情感。

  忽然,霜棘感受到了什么,手中出現了一枚藍色霜晶,上面微微閃爍著熒光,低沉的聲音從中傳了出來:“你回來了啊…棘…”

  黎灰…霜棘微微皺眉:是她走之前留下來的霜晶嗎?許是對面一直沒有等到她的回話,面前忽然出現了一個等人黑洞,一只修長白哲的手從中探出,手心朝上的伸到了她的面前:“來……”

  霜棘看著這只手像是在思考,默然了幾秒鐘,然后神色淡淡的抬手將自己的手指輕輕的搭在了上面,觸感微涼。黎灰終于感受到了她的回應,反手一緊,微微用力,將霜棘拉進了黑洞。

  等霜棘被黎灰從黑洞中拉出來就發現自己是騰空狀態,被黎灰的仙力圍繞著由他拉著慢慢飄落在了地上,裙擺輕擺,銀色發絲輕輕舞動著,再配上她面色淡漠的清冷容顏,就好像從天上落到凡間、無喜無悲的神女。

  等落到地上,霜棘下意識的就想要松開手,卻被黎灰反應過來輕輕握住,霜棘看了過去,只見他深邃的銀色眼眸微微低沉:“你…看起來,玩的不是很開心?”

  霜棘聞言微微皺眉,深沉的銀色眸子閃過一絲疑惑,她將手抽了回來,淡淡道:“尚可。”黎灰身形一頓,忽的笑了:“你還在生氣?”

  霜棘聽到他的話腦海中很快的就想到了之前靈犀閣的眾人包括她名義上的哥哥被他抓進黑洞的事,心中的疑惑加深,她誠實的輕輕搖了搖頭,再次淡淡道:“并無。”他這做的不是很好嗎?若是她來或許手段不會像他這么溫和——反正…試圖妨礙她的人…毀滅就好。

  黎灰終于是感覺到哪里不對勁了,嘴角的笑意消失,銀色眸子認真的看著對他的話感到疑惑和不解的霜棘,再次伸出了手,聲音磁性又不失溫和:“有興趣跳個舞嗎?”

  霜棘看著伸過來的手,再看了看黎灰認真的表情,她動了…只見她微微的向身后小退了一步,避開了他的手,臉上疑惑不解的表情也跟著消失,如今只剩下了淡漠:“你叫我來…就是說這些?我還以為你會和我說之前未盡完的交易。”

  “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的——無聊,御王黎灰。”語氣極為冷漠。

  “……”黎灰再次慢慢的收回了手,沉默的觀察著霜棘身上不管是妝容、服飾、又或者是性格,都已經和之前大相庭徑的她,他的眸色愈發加深:很好,他現在已經完全確定了,現在霜棘的狀態確實不太對勁…整個人就好像…已經失去了某種可以共情的能力。

  霜棘見黎灰被她堵的“啞口無言”,不禁想起了他之前所做的“種種事跡”:他之前是這個樣子的嗎?明明之前做的事很有她欣賞的智謀和魄力…怎么現在變成了這個…看起來有些愚蠢的樣子?她還以為他叫她來這里是有事相謀,或許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合作,但現在…她心中涌上了淡淡的嫌棄。

  ……沉默了好一會兒的黎灰開口了,眼神里透露著詢問:“你要和我合作?”霜棘挑眉反問:“不是你將我帶來這里的嗎?”言外之意,她跟著他來到暗宇城還能是為了什么?

  “……”又是一陣沉默,就在霜棘漸漸的有些不耐之后,黎灰動了,他上前遏制住霜棘的下巴,不讓她有任何躲避的動作,低下頭,與她平視,語氣暗含深意:“你…不會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現在靈犀閣的閣主們都已經逃到了人類世界,和我合作,只怕要與整個靈犀閣為敵,包括你的哥哥水王子。”

  霜棘抬眸,兩雙色調不一樣的銀眸互相對視,她忽的笑了,笑中帶有幾分嘲諷:“那又如何?”

  霜棘將黎灰遏制在自己下巴處的手拿起,身體微微前傾,本就很近的距離再次縮短,在幾乎要貼面時停了下來,她略微抬眸,淡雅的紅棕色唇瓣輕啟:“沒有人可以阻擋我……”

  黎灰喉結輕輕滾動,眸色漸深,惹得霜棘輕飄飄的看了過去,輕笑,伸出一根手指點住了他凸起性感的喉結…她微微的偏過頭,另一只手將黎灰耳邊的發絲勾起,紅唇移了上去,貼在他的耳根輕喃:“即使是最親的人…也不行…”沒有人,可以阻止她…說話間,微微閃爍的銀色眸光閃過一絲危險

  反被遏制住的黎灰感受著致命部位忽然的收緊,與此同時,耳邊的溫熱的氣息竟帶來了一股不容忽視的癢意,他攥起手,試圖用手心的刺痛來減緩這抹癢意:……

  只見霜棘點在黎灰喉結上的手轉化為掐,霜棘起身看著神色依舊如常的黎灰,輕輕嗤笑:“什么時候御王黎灰也會說這么多廢話了。”

  說著,放開了遏制住黎灰致命處的手,黎灰的脖頸處瞬間多出了一抹紅色的勒痕,黎灰面色如常的直起身,推了推高挺鼻梁的上的鏡框,語氣淡然:“你心中想清楚就好。”

  霜棘歪了歪頭,看向了黎灰身后的紫色水晶階梯,從黎灰身邊走了過去:“我累了,改日再談吧。”說著踏上了紫色水晶階梯,走入了屋內的某個深處。

  留在原地的黎灰很久沒有動作,等到霜棘的身影完全消失以后,他才伸出手指緩緩的摸向了脖頸處略微刺痛的凸起喉結,輕輕的發出了嘆息般的嗤笑:真是…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