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妖嬈通靈師 > 第33章 姐妹一場,給你算七折

你三我七,南宮渙分給了夜萬鈞三百萬靈株,將地上剩余的旗子打包,離開此地。

一些拿來給錯錯買吃的,一些拿來給爺爺買養身體的魔藥,一些拿來買魔法藥材煉制,有備無患......

南宮渙一邊盤算著靈株的用途,一邊往前走去。

“三百萬!我都沒有做什么,你確定要分給我這么多嗎?”夜萬鈞感激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旗子全是你賣的,這也是你應得的。看不出,你還挺有做買賣的天分!”南宮渙笑著拍了拍他的臂膀夸贊道。

“那也是你給我機會,嘿嘿。”兩人開始了商業互吹。

就在這時,眼前忽然走來了一個人攔住了去路,此人身披一件寬大的黑斗篷遮掩全身,看不清楚容貌。

南宮渙兩人也頓住,眼前的人帶著一股危險氣息。

只見她緩緩摘下斗篷,露出了精心打扮過的面容,可謂傾城國色,此人正是南宮芊兒。

“姐姐,兩天不見,你還好嗎?”南宮芊兒面色紅潤,看來這兩天過得還不錯。

“我很好,多謝妹妹關心。”南宮渙冷淡回答,這時候遇見南宮芊兒,說明她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這兩日,南宮渙聽那些來買旗的人說過,有時候耳邊忽然響起一陣簫聲,他們就開始肚子疼,接著就出現一個穿黑斗篷的神秘人,搶奪他們紅戒里的旗子。

就這樣,有十來個隊伍被劫了,誰也不知道這個黑斗篷的人是誰。

當聽到神秘人的時候,南宮渙就猜到是南宮芊兒無疑了,估計現在有很多人記恨著她。

“試煉馬上就要結束了,姐姐難道不關心我這兩日過得好不好嗎?”南宮芊兒露出了嬌俏的笑容,一臉無害。

南宮渙伸出手指上下指了指:“你這不是過得很好嗎。”

但南宮芊兒卻像是忽然發瘋,一把將手里的斗篷摔在了地上,用力吶喊道:“我過得不好!”

“我孤身一人四處躲藏,就像地道里的老鼠,你根本不理解我這三天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難!”南宮芊兒憤慨說道,她已經有了豁出去的架勢。

“哦?那要我接濟你一點嗎?”南宮渙大刺刺地拿出了一支紅旗,在她眼前晃了晃,南宮芊兒的臉色立即猙獰了起來。

她指著南宮渙大聲呵斥:“那個賣旗子的人就是你?!”

這些天大家都在傳一個賣旗子的隊伍,說人家紅旗都有好幾支,非常之富有。

南宮芊兒立即動起了歪心思。

“是我,怎么,妹妹也想買嗎?看在姐妹一場,我通通給你算七折。”南宮渙用手指比了個七,嘿嘿一笑,帶著點小賤。

南宮芊兒可不領情,她冷哼一聲,右手一抬,那手掌心正躺著一只肥碩的蠱蟲!

“你們的旗子,將通通是我的!”南宮芊兒不屑一顧地笑著,仿佛全世界都在她的掌控中。

“哇哦,那妹妹你好棒哦!”南宮渙矯揉造作地扭著身體,惹得南宮芊兒又是心中怒火燃燒。

夜萬鈞無奈捂住了眼睛,別說南宮芊兒想打她了,他也想打她了!

“姐姐,我可能沒告訴過你,你的體內,早被我下了蠱蟲!只要我一個念頭,你就會生不如死滿地打滾!你現在若是求我,或許我心情好,還能放你一馬。”南宮芊兒頓時拿出了居高臨下的氣勢。

有蠱蟲在,她就什么也不怕!

“啊,蠱蟲!天吶,我好害怕!”南宮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夸張地一扭,故作慌張后退了兩步。

南宮芊兒冷笑一聲:“知道怕了,那就乖乖把旗子交出來,我可以讓你少受點痛苦!”

這種把別人性命捏在手里的感覺太美妙了,南宮芊兒甚至都有些飄飄然起來,尤其是還捏著自己一直看不爽的人的性命!

南宮渙將手放下,恢復了正常臉色,對她勾了勾手指輕笑說道:“妹妹有本事就來搶啊。”

“這可是你說的!”南宮芊兒被徹底激怒,她以靈力驅動母蟲,讓它控制子蟲開始作亂。

“哎喲——”這時候,南宮渙哎喲一聲,捂著肚子彎下了腰。

“哼哈哈,知道難受了吧,給你個機會跪地求......”南宮芊兒話還未說完,忽的察覺自己腹部一疼,雙眼一瞪,接著便是如錘鼓般的絞痛襲來!

不僅如此,她的四肢開始微微發脹,無法站穩跌倒在地。皮膚像是被烙鐵壓著,傳來燒灼的疼痛,痛入骨髓,又像是一根又一根的釘子被扎入了她的骨頭縫里,穿心裂肺的劇痛一瞬間席卷全身!

更要命的是她頭疼欲裂,臉上也生出點點黑斑,讓她的精致面容變得丑陋無比。

“啊——”南宮芊兒慘叫著在地上翻滾,母蟲也被她甩到了一邊,此刻的疼痛還不如當場了解自己來得痛快!

“誒?我一點事沒有?”南宮渙又直起了腰,明知故問地低頭打量自己,隨后又笑看著南宮芊兒,“妹妹不是要我跪地求饒嗎,怎么現在求饒的變成你自己了?”

“啊——南宮渙啊——你,你做了什么手腳!!”南宮芊兒艱難痛苦地大喊著,為什么驅動了母蟲,痛的會是她?

南宮渙一步步走到她的身邊,當著她的面將母蟲給踐踏而死,還碾了幾下,母蟲粘稠的汁液確實有些惡心人,但南宮渙無情的笑意絲毫不減。

母蟲死,子蟲也必死無疑,但是在死之前,子蟲會加大力度,讓宿主也更加痛苦地死去。

“我當然是把蠱蟲還給你了,妹妹,生不如死的滋味好受嗎?”南宮渙俯低身,看著南宮芊兒痛苦嘶吼的模樣,完全不為所動,冷漠無情到了極點。

夜萬鈞都忍不住把耳朵給捂上了,這家伙的慘叫聲,實在讓人渾身難受。

什么詞也無法形容南宮芊兒此刻的憤恨,她一邊痛苦地大喊著,一邊又睜著充血的雙眼瞪著南宮渙,她知道自己已經完了。

子蟲在自己的體內,母蟲一死,自己也要跟著死。

誰能救自己......南宮芊兒腦子混亂地思索,娘親......或許娘親有辦法!

南宮芊兒用僅存的理智,直接釋放紅戒逃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