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妖嬈通靈師 > 第30章 魏羽弓退出試煉

o*此刻,三個人心中續滿了絕望,不僅是對月光獅的,更是對南宮芊兒的,他們沒想到,她居然是這樣的人!

在家族里,他們一直以為南宮芊兒善良純潔,現在關鍵時刻,卻把他們推出來擋刀!

“南宮芊兒,你知道你這樣做會受到裁判的制裁嗎!”一個男弟子倒在地上大聲喊著,她這已經屬于違反了試煉規則!

“哼,你們......”南宮芊兒還想說些什么,就見月光獅越過了三人,朝她攻擊了過來!

一個利爪橫掃,雖然不致命,但也給她的手臂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啊——”南宮芊兒尖叫不止,連連退后,月光獅就盯準了她,那三人它是看都不看一眼!

三個弟子對視了一眼,見月光獅都不鳥他們,直接悄咪咪地跑路。

“你們別走,等等我!啊——”南宮芊兒這時候慫了,月光獅又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好幾道淺淺的爪痕!

“可惡,你們給我等著!這時候敢拋下我,等我平安了,就要你們好看!”南宮芊兒低聲謾罵著,一邊吃力地躲避月光獅的攻擊。

就在三人離去后不久,魏羽弓終于找到了她的位置。

看見她在和月光獅狼狽搏斗,頓時心中不忍,也提劍沖了上去。

既然跑不掉,那就戰斗!

魏羽弓長劍一橫,立在了一人一獸之間。

“羽弓哥哥!”南宮芊兒頓時像看見了救世主一般,又開始裝起了柔弱可憐。

“要打就打我,放過她!”魏羽弓厲聲呵斥,眉目凝肅。

月光獅大頭一仰,大嘴一咧,它還真是沒見過這么賤的要求!

......

“這片區域的旗子也收集得差不多了。”南宮渙大概數了數旗子,此刻他們手里一共有四百四十支黃旗,九十支藍旗,三支紅旗。

“我們所得的旗子已經超過總數的一半了,接下來我們就算不拿旗,也能奪得第一了!”夜萬鈞嘴都要笑抽了。

勝利為何來得如此輕松,完全沒有一點挑戰性。

不過半天的時間,就已經穩坐第一寶座!

那接下來,就是游戲時間!

“走,我們去會會老朋友。”南宮渙唇角一勾,眼底劃過一抹幽光,也不知道南宮芊兒現在的戰況如何,是不是還在和月光獅搏斗。

這一邊,戰況尤為激烈。

用師出未捷身先死來形容也不為過,魏羽弓已經精疲力盡,渾身掛彩,月光獅卻還像是逗弄一只小螞蟻般輕松。

“羽弓哥哥,你還好嗎?”南宮芊兒梨花帶雨,來到了倒地的魏羽弓身邊,抓住他的手,滿是關心。

“芊兒,我要撐不住了,可能要先離開了。”魏羽弓看了一眼手指上的紅戒,吐出一口鮮血,再這樣下去,他的命都會被玩沒!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月光獅就是故意針對他們的,雖然他還不知道指示者是誰,但是他會請示裁判團,查清真相。

“羽弓哥哥,這場試煉才剛開始,我們不能放棄啊。”南宮芊兒哭訴著,要是魏羽弓走了,就留她一個人,奪得第一的概率太小太小了。

魏羽弓也極度不甘心,鬧騰了半天,連一支黃旗都沒得到,其他人的旗子數量肯定都遠超他們了。

但是他如今的身體狀態很差,魔藥也已經用盡,再不回去的話,怕是要死在這里。

相比起輸,他還是更惜命。

“對不起,芊兒。”魏羽弓忍著疼痛,釋放了紅戒里的力量。

只見紅光一閃,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羽弓哥哥!”南宮芊兒無力地喊著,又有點自責。

她捏緊了雙拳,顫抖著身體,眼底一片陰毒,若不是南宮渙那個賤人,羽弓哥哥也不會退出試煉!

月光獅見他們走了一個人,便也不再多加糾纏,甩著尾巴離開。差不多就得了,它也感覺有些無聊了。

裁判臺這邊,紅光一閃,魏羽弓被傳送了回來,一回到這里,魏羽弓徹底松了口氣,暈厥了過去。

魏家長輩立即招呼人給他進行治療。

“這孩子倒也算硬氣,一直撐到現在,已經十分不錯了。估計再沉淀一下,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二靈命。”雪老贊許地點點頭,奮戰到底,不害怕不退縮,他已經比大多數人都要強了。

“可惜可惜,我還以為他們有機會奪得前幾的名次。”宋闕看了一眼水晶面板上的排名情況,那第一名簡直是壓倒性的優勢。

他想著南宮芊兒這一組不爭第一,爭個第二也不錯,現在看來,機會渺茫。

“那月光獅并沒有對他們下死手,能留下一條命就算不錯了。”宋惜然一邊飲茶,一邊看著,剛才的戰斗畫面大家可都看著,戰況激烈引人入勝。

宋闕也贊賞道:“確實,這魏羽弓功底扎實,我先就為他擬一封邀請函,邀請他進入我們風玄皇家學府。”

說著,他就取出紙筆,開始擬信函。

宋惜然看著榜一的旗子數量,確實已經穩坐第一,不知道他們現在又打算如何,是否要結束試煉呢。

暗處,沈夫人看著畫面中的情況,手中的帕子緊了緊。

就算沒有魏羽弓,她的芊兒一樣能獲得勝利!

......

“喲,妹妹,怎么就剩下你一個人了?你的羽弓哥哥呢?”南宮渙譏諷的聲音忽然從一旁傳來,這頓時刺激到了南宮芊兒。

她雙目赤紅,轉頭瞪向了南宮渙。

“南宮渙,這一切都是你干的!你這個賤人,好惡毒的心思!”南宮芊兒緩緩站了起來,披頭散發,滿臉猙獰。

此刻不成人樣的她,看起來和山里的野猴子沒什么區別。

“你污蔑人也要有證據啊,你哪只眼睛看見是我干的了?”南宮渙無辜攤手,她也只是讓月光獅隨便陪他們玩玩,哪知道他們這么不禁玩。

夜萬鈞在后面偷笑不止,看見南宮芊兒狼狽的模樣,他也感到大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