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妖嬈通靈師 > 第21章 諦銘戒的空間

錯錯,我今晚一定要讓你感受感受我的手藝!”南宮渙劫后余生,激動地握住了東晏錯的手。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這家伙未來的伙食她都包了!

“渙渙做的?”東晏錯不自主地咽了口唾沫,神色呆萌,他還沒吃過渙渙做的,是不是也像她的手指一樣甜甜的?

“沒錯,我們馬上就去!”南宮渙主動拉起了東晏錯的手,好像小情侶牽手般。

但東晏錯卻反拉住了她,把手按在她肩膀上的傷口說道:“你受傷了。”

南宮渙一愣,隨后嫣然一笑道:“小傷,一會兒就好了。”

卻不知東晏錯使了什么力量,只是捂了這一小會兒,當手再拿開之時,她的傷口便愈合結痂。

嗯?!南宮渙再次睜大了目光,這么快就好了?

“這樣不會痛。”東晏錯又道了句,隨后乖乖站好,等她帶他走。

南宮渙溫柔了眼眸,輕聲說道:“錯錯,謝謝你,待會兒一定讓你吃飽吃撐!”

“好!”東晏錯笑得靦腆青澀,心中蔓延愉悅歡喜,他不明白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感受,但是......他還挺喜歡的。

兩人就這么攜手離開了地室。

當然,她還不忘多拎起了那五靈命死士的頭顱丟進儲物袋,嗯......一半人頭掛在沈葉嫆的院子,一半人頭掛在南宮芊兒的院子。

清晨之際。

兩個院子各傳來了數道尖叫聲。

“啊——”

南宮芊兒臉都嚇白了,房檐上整整齊齊掛了一排的人頭,地面上還滴了一大灘鮮血。

她當即朝著沈葉嫆的院子跑去,這些人她勉強能認出來,是娘親那邊的死士,那娘親是不是也出事了?

而當她到沈葉嫆的院子時,就發現沈葉嫆被氣暈了過去,身邊的侍女忙前忙后!

這院子里不僅也掛著一排人頭,地面上還用血跡寫下了四個鮮明大字——來抓我呀。

尤其在這四個字的前面,還擺放了一口長蘚的破爛棺材,不知道是哪撿來的,棺材里同樣用鮮血寫下了“沈葉嫆”三個字,還有四十多只死去的蠱蟲丟在其中。

更令人感到嘲諷的是,棺材邊還被丟了兩朵黃菊。

這件事自然也驚動了南宮家族的高層長老會,他們本想徹查,但根本查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過不了一會兒的時間又被沈葉嫆所在的二系長輩給壓了下來。

若真的要追根究底,那以往沈葉嫆利用蠱蟲所干的齷齪事,八成也會兜不住。

沈葉嫆這邊鬧翻了天,而“罪魁禍首”早已帶著某人大搓一頓,返回小院。

這吃貨倒好,吃飽喝足,倒頭就躺軟榻上呼呼大睡。

南宮渙則進入修煉狀態,在短暫的修煉過后,便恢復了精神力。

在她體內,兩個靈臺互相纏繞旋轉,第一靈臺光芒湛亮,第二靈臺光芒暗淡,還需要吸收更多的靈力。

南宮渙看了一眼手上的諦銘戒,在還沒筑靈臺之前,她僅有意識能夠進入諦銘戒中,而筑靈臺之后,她對諦銘戒又有了不一樣的感受,肉身似乎也能進入。

想著,南宮渙便嘗試了一番。

只見她運起靈能,眼睛一閉一睜,眼前的世界大大變樣!

諦銘戒里的世界是一個巨大的宮殿城堡,十二只瑞獸噴泉雕像圍繞著宮殿前的大廣場,地面鋪著萬獸圖騰石板,花園精致而高雅,過道長廊上也開滿了鮮花,最吸引人注意的,是城堡的左邊的高大鐘樓。

在鐘樓之上還懸浮著一個巨大的金色日冕虛影,這座宮殿很大,但唯獨那座鐘樓南宮渙無論如何都無法進入。

靈老說,想進入鐘樓,還需要一個媒介,但她也不知道這媒介究竟是什么。

“喲,進來了,徒弟。”靈老愜意的聲音傳來。

南宮渙扭頭一看,發現靈老穿個花褲衩泡在露天水池里,依靠池邊,眼戴墨鏡,手上拿著玻璃高腳杯,里面裝著半杯煙狀的灰氣,不遠處還架著個小燒烤架,度假氣息十足。

南宮渙沒忍住嘴角一抽,自從她說了個泳池的想法,靈老便在這諦銘戒內自己打造了一個豪華泳池。

焰姬和血姬也被南宮渙放了進來,兩人在看見靈老的時候,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同樣是魂體,靈老與她們完全不一樣!

“他是我師父,靈老。”南宮渙給兩人介紹著,“等以后你們的魂力強大了,也能像靈老一樣,可以觸摸到實體。”

“靈老!”焰姬血姬朝著靈老躬身恭敬道,她們的內心激動,主人不僅有一個奇異的空間,還有一位強大的師父!

她們跟對主子了!

靈老把墨鏡一摘,一個招手,旁邊就飛來了兩把掃帚塞到了兩人的手里,他笑吟吟道:“來來來,給你倆安排個活兒,把前庭的落葉都掃了。”

焰姬血姬先是對視一眼,接著又看南宮渙沒有意見,便拿著掃帚去前庭掃落葉。

不久,她們就驚詫地發現,隨著她們清掃,竟是有一絲絲魂力往體內鉆,這比在掛穗里修煉快多了!

這不禁讓焰姬和血姬來了勁兒,更賣力地清掃落葉。

南宮渙也將小九給喚了出來,小家伙沖到了花壇里滾來滾去,似乎很喜歡這里。

唔,好像還少了什么......

南宮渙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把那個吃貨落在外面了,但吃貨現在在睡覺,應該不影響吧。

想著多看一眼,南宮渙的意識蔓延至諦銘戒外,卻是驚訝地發現東晏錯醒了過來!

他正襟危坐,眉頭緊皺,盯著她剛才消失的位置,一臉擔憂的神色,與之前判若兩人。

思索一番,南宮渙還是離開了諦銘戒,回到了房間里。

“渙渙去哪里了?”看見南宮渙忽然出現,東晏錯的擔憂才消散,恢復了一臉呆萌的模樣。

渙渙不見了,就沒有人給他吃的了。

“帶你去個好地方。”南宮渙拉住他的雙手,嘗試著帶他一起進入,體內的靈臺開始運轉。

不得不說,帶一個人進去還是有點吃力的,消耗了她體內三成的靈能,才成功將他帶了進去。

第一次來到諦銘戒的空間里,東晏錯還有些愣神,他呆呆地站在原地,面對著偌大的宮殿走神,眼底幽光劃過,嘴里無意識地喃喃一句:“時之諦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