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妖嬈通靈師 > 第18章 逼出爺爺體內蠱蟲

夫人的闊氣令在下佩服,希望下次再出現這種情況,夫人莫要再做出強搶之事。”南宮渙見掌柜刷了卡,便上前取了徽章,連同沈葉嫆的徽章一塊取了來,放在了她手里。

南宮渙心中暗爽著,老毒婦,吃癟了吧!

她心滿意足帶著東晏錯瀟灑離去。

沈葉嫆緊緊握著徽章,手輕微顫抖著,徽章的尖銳邊角刺入了她的手掌,流出殷紅的血液,但她依然沒有松手,反而越捏越緊。

她深呼吸幾口氣,努力平復下自己的怒火之后,才穩住臉色,匆匆離開。

不知這尊者魔藥師什么來頭,她要去打聽打聽。

南宮渙帶著東晏錯一路走小道回府。

待到沒人的時候,兩人摘去了一身行頭,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府里。

問了下人,爺爺還在試煉場地做準備,南宮渙便先行回了院子,煉制她需要的魔藥。

她取出了一貫用的新手藥爐,先是煉制了二靈命晉升魔藥,服下之后成功晉升二靈命初期。接著再給爺爺煉制補身體虧空的魔藥,當然,少不了用來對付沈葉嫆的。

“焰姬,血姬,這兩瓶給你們。”南宮渙將雙胞胎喊了出來,各塞給了兩人一瓶魔藥。

魔藥瓶中的液體呈現出灰色的煙狀,很是奇特。

“這?我們能喝得了?”焰姬兩人對視了一眼,她們是魂體,如何能飲用魔藥?

“放心,這就是專門給魂靈飲用的,你們魂魄已經損傷了根基,但好在三魂七魄完整,服下這個就能夠修復。你們已經是我的人,我會盡我所能提高你們的戰力,未來可還盼著你們保護我呢。”南宮渙笑著對兩人點點頭。

本來她的預算是不夠買這些藥材的,可沒想到遇上了冤大頭沈葉嫆,那就身邊的人雨露均沾,也給東晏錯整了幾瓶美味魔藥,灑在食物上嘗起來會更鮮美。

這家伙現在還在一旁新奇地啃著雞腿。

“主人!”焰姬血姬心中感動,雖然一開始心中還存在一些“喝茶”的心理陰影,但是她們如今已是破敗魂體,本該再無價值,南宮渙肯為她們煉制魔藥修復,這讓她們如何不感動?

南宮渙一邊收拾著手邊的東西,嘿嘿一笑說道:“服下后,你們的根基便能修復,也能食用其他魂體提升修為,待會兒就帶你們去沈夫人那飽餐一頓。”

焰姬血姬也終于露出了笑容,她們打開了魔藥瓶塞,里面的煙狀魔藥便輕飄飄地上涌,被她們吸入口中。

隨著魔藥的吸入,她們的魂體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完整。

“主人可是要殺沈夫人圈養的死士?”焰姬此刻感覺自己重獲新生,渾身充滿了力量,聽南宮渙的語氣,這是要去打架,不禁來了勁頭。

南宮渙打了個響指:“猜對了!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去找一下爺爺。”

“主人,我知道死士地穴的位置與分布!難怪之前沈夫人做什么都不避諱我們,我現在才明白,她早已知曉我們會有這么一天。”血姬低下了頭,眼中還是抹不去的憤恨。

“沒事,她也會有這么一天。”南宮渙揚起笑臉,桃花眼中流光四溢,靈性十足。

將兩魂召入了掛穗中,南宮渙前往南宮戒明的書房,找到了他的身影。

此時的南宮戒明還在看著一封密函,眉頭緊鎖。

看見南宮渙進來,南宮戒明放下了密函,展露了笑容:“渙兒,這么晚你還沒睡呀?”

他還看見了跟隨在南宮渙身后的東晏錯,好像早上的時候他也看見過這個侍衛,渙兒什么時候招了這么個侍衛?

“我想找爺爺啦,就來找爺爺。”南宮渙蹦蹦跳跳地來到了南宮戒明身邊,滿面可愛笑容。

也只有在爺爺面前,她才會像一個沒長大的小孩。

南宮戒明揉了揉她的頭發,慈愛笑道:“就你嘴甜。”

這時候,南宮渙瞥見了桌面上那封信函的內容,大概就是有一位非常厲害的魔藥師,能夠修復人的面容,但人家需要百億靈株和整個南宮家族的忠誠。

南宮渙心中一暖,知道爺爺這是在為自己著想。而現在無需花費那么多代價,她的容顏很快便能恢復。

“爺爺你看,這是什么?”南宮渙拉住了南宮戒明的手,把小九給召喚了出來。

小小的九蒙龍端坐在桌面上,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十分可愛。

“嗯?”南宮戒明愣了一下,旋即瞪大了雙眼,“嗯?!”

“你,你契約了一只神獸!”南宮戒明差點喊了出來,幸好反應過來壓低了聲音。

這九蒙龍神獸他也數次在書中看過記載,前兩日是有傳出三冬森林里出現了一只神獸的消息,但是很快又說神獸已經被人契約了,不知道是哪個能人契約的。

莫非這個人就是......自家孫女!

“嗷嗷!”小九掃著尾巴,似乎有些害羞。

“你能修煉了?”南宮戒明忽然又反應了過來,反拉過南宮渙的手查探,發現了她體內渾厚的力量!

頓時南宮戒明喜出望外,激動得淚水溢滿眼眶!

“嘿嘿,不止能修煉,還二靈命了哦。”南宮渙取出了一張帕子,擦去了南宮戒明眼角的眼淚。

她又溫聲細語說道:“爺爺你先別激動,我契約小九的時候,發現了我體內有蠱蟲,正是這蠱蟲讓我毀了容,是小九幫我逼了出來。就在早上,我發現爺爺體內也有,所以特意帶小九來,把爺爺體內的蠱蟲也給逼出來。”

“蠱蟲?!”南宮戒明頓時神色一變,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沈葉嫆。

沈葉嫆在做什么他不是不知道,但念在她是魔藥師的份上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沒想到,她會把手伸向自己的族人!

“爺爺,先把你體內的蠱蟲逼出來再說。”南宮渙立即讓小九動手,在南宮戒明的胳膊上劃開了一個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