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妖嬈通靈師 > 第13章 神器之掛穗

?“好!你們現在來我傘中,我在傘上畫了咒,可以將你們帶離此地。”南宮渙轉了轉傘,傘上的符咒微亮。

不過符咒的持續時間有限,看來在拿魔藥師徽章之前,她得先去買一個能養魂的靈器,能夠一直容納兩人的魂。

“我們已經認您為主,還請您賜名。”兩人沒急著進去,而是請求賜名。

舍棄舊名,便是舍棄過去的一切,重新開始忠誠于新的主人。

“賜名……”南宮渙看著兩魂懇切的目光,便手指各點一魂道,“你們在復仇的焰火和血光中逢生,那便喚你們焰姬,血姬。”

兩魂異口同聲道:“焰姬(血姬)多謝主人賜名!”

兩魂飛進了傘內,南宮渙便合了傘,握在手中。

接著,她抬手打了一個響指,便有數個樹根拔地而起,卷起了兩姐妹的尸體,好好埋藏地底。

“咕嚕嚕……”東晏錯的肚子有些不合時宜地發出聲響。

南宮渙朝他看去,他無辜又無助地捂住自己的肚子,說道:“渙渙,我有點唔……”

話還沒說完,南宮渙就已經塞了一個大雞腿在他嘴里,還往他手里也塞了一個。

濃烈的香味涌入鼻腔,東晏錯目中頓時綻放出了如狼似虎的光芒,飛快地進食,吃得油光滿面。

南宮渙忍不住咋舌,兩個時辰沒吃東西了,可把孩子給餓壞了,幸好她空間里的食物備得多。

......

樺容閣,降婁城內最大的靈器店,售賣著許多功能不一的精美靈器。

南宮渙踏入閣樓內,負責接待的侍者卻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頗為不屑地冷哼一聲,哦,是南宮家那沒用的廢物啊,聽說早上還被魏家退婚,好多人都看著笑話呢。

“我們這里可不歡迎丑八怪。”侍者譏諷道,要是嚇著其他貴客,她擔待得起嗎!

“是嗎?”南宮渙莞爾一笑,又低聲喊了句,“錯錯,上。”

啪——砰!

先是一聲清脆的巴掌響起,東晏錯下手極重,侍者當場就被扇得撞在一扇木門上,不想竟是連門也一塊撞倒在地!

只見門重重地壓倒在侍者的身上,發出沉悶的聲響,硬是將侍者給砸暈了過去!

這一下鬧騰頓時引來了大家的視線。

“哎呀,你們樺容閣也真是的,怎么請了一個廢物來看門。”南宮渙擺了擺手,做出了極其嫌棄的模樣。

接著,她又掏出了一顆糖果,剝了糖衣塞東晏錯嘴里。

錯錯真是越來越上道了!

樺容閣的管事眼看不對,立即堆上笑臉迎了出來。

“這不是南宮家的渙小姐嗎,有失遠迎,罪過罪過。快快請進,想買什么,我來給您推薦。”管事一邊笑著,腳下還踢了一下暈倒的侍者,立即有人將他給抬了下去。

不長眼的東西!雖然南宮渙的口碑不咋地,但是她的家族有錢啊!

“養魂的魂器,推薦一下吧。”南宮渙微抬下巴,矜貴氣質流露而出,頓時給人一種無法高攀的感覺。

買魂器的人其實也不少,滋養自己的魂魄,這也是強身健體的一種方式。

“請渙小姐隨我來二樓。”管事倒是很上道,客客氣氣地帶著兩人來到了二樓,這層有一半都是展示魂器的。

玉佩,手鐲,項鏈......大多是女子身上的配飾。

南宮渙正一個個挑著,這里的物品明碼標價,最便宜的也要十萬靈株,貴的百萬靈株都不止。

忽然,靈老喊了一聲:“等等!看看上一個。”

南宮渙便頓了腳步,退回到自己剛才看的上一個飾品。

這里放置著一個人手模型,而在模型的食指上,一個紅晶寶石戒指閃爍著晶亮的光芒。

“兩百萬靈株......等等,這是錯把魚目當珍珠了吧?”南宮渙小聲嘀咕著,她以靈能探查,發現這紅晶寶石表面上看著是個寶貝,但這寶石里面還包裹著一塊爛石頭!

因為紅晶有著隱蔽物品的力量,這才騙過了珠寶器械師,但這騙不過通靈師!

按照它的功能價值,三十萬靈株頂天了。

“不是這個戒指,你看它下面墊著的那塊絨布的掛穗。”靈老的聲音中蘊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驚喜。

南宮渙這才注意到,這個人手模型的下方,還墊著一張黑色的高雅絨布,在絨布的下方兩角掛了兩個裝飾用的黑色掛穗。

這兩個掛穗......南宮渙打量了半天也沒看出什么奇特,接著她便以靈能感受,忽的驚詫發現,這是一個能夠容納魂,并且還能夠修魂的絕佳寶貝!

若是讓焰姬血姬進入,她們自己在里面就能修煉魂力!

“這是剎魂幡的一對掛穗,而剎魂幡是我族神器珍寶,能夠容納上千萬魂靈大軍,只可惜在一場大戰中剎魂幡被撕裂,我沒想到這一對掛穗還被完整保留,淪落至此。”靈老又有些感慨。

“這塊絨布你們賣嗎?”南宮渙指著黑色絨布問道管事。

“啊?”管事還愣了一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他在這里管了這么久,還是頭一回聽說有人放著寶貝不要,去要墊寶貝的破布!

南宮渙看向了他,又問了一遍:“賣嗎?”

“這個,好說好說,渙小姐身份尊貴,既然想要,這張絨布贈送給渙小姐便是。”管事立即又堆起自然的笑容,將這塊絨布取了出來,疊好放在南宮渙的手中。

就當是給南宮渙賣個人情,畢竟她爺爺可是南宮家的家主,地位高著呢。

“多謝。”南宮渙摸了摸那兩個掛穗,暗中引導焰姬和血姬進入其中。

目的達成,南宮渙準備離開。

可是她剛轉身,就看見了南宮芊兒和魏羽弓挽手而來,上了樓梯。

“渙姐姐?”南宮芊兒還頓了一下,明顯沒想到能在這種地方看見南宮渙,她不是在凝靈寶閣修煉嗎?

南宮渙挑了挑眉,二靈命?

她忽然感受到了掛穗里焰姬和血姬的怒火,便摸了兩下掛穗安撫情緒。

而一道無形的風自掛穗中飛出,撲到了南宮芊兒的臉上。

“害死我們之人,南宮芊兒,她定氣運潰散,名譽掃地,淪為走狗,受盡生不如死之痛,最終死無葬身之地!”

是雙子遲來的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