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妖嬈通靈師 > 第12章 雙子臣服

小九你醒了,太好了,今晚你得幫我個忙!”南宮渙起身,以靈能給自己施展了個清潔術,渾身清爽不已。

“一切都聽主銀的!”小九在靈獸空間里興奮地轉圈圈。

主銀好強!主銀好棒!主銀的靈能太厲害遼~

南宮渙闊步離開凝靈寶閣,她得去買些魔法藥材制作晉升魔藥。

但在這個世界,沒有魔藥師徽章,是無法購買魔法藥材的,她現在得先去職業認證協會,認證一下魔藥師。

若不是如此,她也不會費三年的時間才在野外收集完所有筑靈臺的魔法藥材。

就在南宮渙離開之后不久,凝靈寶閣里的長老都瘋了!

“靈脈怎么只剩這么點了!”

“可惡,是哪個賊人偷了靈脈!”

“居然在老夫眼皮子底下動手,老夫都沒有察覺,此人必定實力不俗!”

“沒有了靈脈,我們可怎么辦?!”四大家族的弟子們也紛紛哀嚎,這可是他們最便捷的提升實力的方式了。

“就剩這么點靈脈,產出的靈力我看也只夠一個人吸收了。”

“我還想著在弟子試煉之前變強些呢,現在都泡湯了......”

夜桑也受到影響,提前離開了寶閣。在離開的時候,她朝南宮渙剛才坐的位置看了一眼,斂下眼眸,腦海中浮現些許思緒。

......

凝靈寶閣炸開了鍋,而始作俑者正輕盈地漫步在樹林里,朝著城內走去。

“錯錯,你一直盯著我看做什么?”南宮渙走了一路,發現東晏錯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臉上,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那是一種不帶任何色彩的純凈目光,南宮渙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這個。”東晏錯指著她臉上的黑斑,神色頗為認真。

“這個很丑嗎?”南宮渙帶著一絲自嘲,她自己也覺得難看。

東晏錯搖搖頭說道:“像一朵黑蓮花。”

聽到意外的答案,南宮渙怔了一下,隨后嘴角揚起一絲弧度,眸光里多了兩分柔和。

“黑蓮花......我喜歡。”南宮渙撫摸著臉上的黑斑喃喃道,她目光一轉,眺望遠方,唇畔的笑意耐人尋味。

她側瞄了一眼東晏錯,發現這家伙又開始走神,聽他嘴巴里還在喃喃著什么:蓮子羹,拔絲藕片,蓮藕湯......

噗。

南宮渙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沒崩住。

忽然,南宮渙發現了不遠處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拉著一輛鋪滿稻草的小推車。

看那衣著,好像正是南宮府的小廝。

南宮渙立即拉著東晏錯閃身隱藏,看那人要做什么。

小廝似乎有些害怕,嘴里還一直念叨著:“冤有頭債有主,你們千萬別來找我啊,不是我害死你們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眼看差不多到地方,小廝停了下來,扒開稻草,搬下了兩具尸體,草草掩埋。

南宮渙目光一定,那不是南宮芊兒身邊那兩個侍女嗎!

這么一回想,好像這兩年南宮芊兒換侍女換得挺勤的,這一對雙胞胎服侍的時間僅有三個月。

在她這個角度,還能清晰地看見尸體上死不瞑目的憎恨面容。

她們的兩縷怨魂正飄在身體上,腹部撕裂了一個大血口,雙眼死死盯著小廝看。

正午的陽光開始灼燒她們的靈魂,自腳底快速燎起了烈火,冒出了奇異的白煙。

嗯......確實挺嚇人,南宮渙咽了口唾沫。

“她們的怨氣可真大,居然能維持這么久還沒散魂。”南宮渙嘀咕著,要是換成其他普通人,早就轉世投胎去了。

小廝掩埋完,連忙拉著車子跑路。

靈老的聲音在這時傳來:“雙子魂是很特別的存在,若是同時死亡,便會形成一種強烈的詛咒羈絆,延續她們散魂的時間,若這時候她們的仇人經過,必定會受到雙子魂的詛咒。”

南宮渙接著靈老的話說道:“但是此時正午陽氣正盛,估計她們的魂魄也撐不了多久就會散去。”

“錯錯,走,我們過去。”南宮渙拉著東晏錯朝著尸體那邊走去。

同時,南宮渙從諦銘戒里取出了一把傘,指尖凝聚靈能,在傘面上繪制了一個奇異符文。

小清小茶的魂魄死死凝視著小廝離開的方向,陽氣烈焰在她們的身上灼燒出了大片白煙,用不了幾分鐘她們就會徹底魂飛魄散。

但是下一秒,兩魂的頭頂一暗,傳來了一片陰涼,烈焰平息,身上灼燒的痛苦大大減輕。

她們轉頭,就看見了南宮渙撐著一把傘站在她們身后,正是那把傘讓她們避免陽光的腐蝕。

南宮渙臉上的友好的微笑讓她們覺得無比耀眼。

“渙小姐?你能看見我們?”小清疑惑說道。

“怎么,不歡迎我?那我可就走了。”南宮渙故作抬腳就要離開。

兩魂對視了一眼,立即默契地朝著南宮渙跪了下來!

小茶誠懇說道:“渙小姐,您能看見我們,說明您的實力遠超我們想象。”

小清接著憤憤說道:“我們被南宮芊兒所害,她挖走了我們的靈根,吸收了靈根的力量,現在已經升到了二靈命!”

“我們愿意揭露南宮芊兒和沈夫人所做的一切,她們暗中養蠱蟲,以蠱蟲來控制死士!”

“我曾偷聽到,沈夫人在南宮老家主體內也下了蠱,還有很多很多,我們都愿意告訴渙小姐!”

“只求渙小姐能夠救救我們,我們想親手殺了南宮芊兒!”

“我們愿意永遠臣服渙小姐,赤膽忠心,生死相隨!若是背叛了渙小姐,萬雷轟頂,永世不得輪回!”這一句兩魂異口同聲發天誓,十分堅定。

一旦發了天誓的人,違背的結果必定如誓言所說,受到天道的制裁。

而聽到沈葉嫆在爺爺體內下蠱之時,南宮渙是怎么也忍不住了。

“我有煉魂之法,可救你們水火,但復活肉身是不可能的,你們可愿意?”南宮渙握傘的手緊了緊,心中浪潮暗涌。

“我們愿意!不論任何形式存在!”雙胞胎堅定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