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玄學王妃算卦靈,禁欲殘王寵上癮 > 1364:胤祈都滅不了我,你當自己是誰

砰!
降魔杵的金光照耀自個兒,梵文咒約也因此被沖開!
隨即,魔氣再從佛塔縫隙中瘋狂涌入。
整座佛塔都在震動!
連帶著山谷似乎都要裂開!
紀玥已積攢了不少魔氣。
環繞周身。
眨眼之間,她的修為就提升到了魔尊第一境!
這是她潛伏百年,辛苦隱藏的成果!
眾人面色驚變。
慈念不由得感嘆一聲,“終究是困不住……”
在佛塔的制約下,還能悄無聲息的煉化魔氣,想必整個六界除了紀玥,也無其他人能夠做到吧!
紀玥感覺身體充滿了力量。
雖然這些力量跟她以前相比,還是微不足道。
她嘴角笑容加大,勾勒出了好看的弧度,整個人看上去是既瘋魔又癲狂。
佛塔的凈化金印還要落下。
她看了一眼,笑得更加狂妄。
抬手一掌擊出,直接將凈化金印粉碎。
袖子一揮,魔氣狂涌。
佛塔根本容不下這么多強勁的魔氣。
轟隆——
咒約持續破開。
崩塌加劇!
天地幾乎都沉在昏暗里,紫黑魔氣狂卷四周。
砰!!!
一聲巨響,佛塔徹底爆開。
慈念、十一善和乘風皆受到力量反噬被震飛。
塵土飛揚中,一抹俏麗身影輕移蓮步,走出了廢墟。
她容色艷麗,笑容邪魅,隨意的舒展著身體。
她輕聲感嘆:“自由的感覺真好。”
咻——
一側,是萬重劍意射去。
可在距離紀玥半寸之時,就被她的紫黑魔氣抵住,難以再前進。
紀玥轉頭看去。
只見云俞白站在不遠丘陵處,操控著這些劍意。
“云俞白,你最想我死,我真的忍你很久了。”紀玥手一揮,想要將劍意盡數碾碎。
可她只能扇出一道風來。
她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自己現在的力量跟以前可沒法比,揮揮袖就搞定一切的招式是不管用了。
不過不要緊,這百年來她溫故知新,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要熟練魔族功法,且還比他們懂得多。
她快速掐訣,手指姿勢優美,指尖凝聚著光芒,往前一推,那些停滯著的劍意立即被她的魔氣侵染。
此時她袖子一揮,就真的能控住這些劍意飛揚出去。
云俞白眉頭緊蹙。
他直接拔劍,掠身上前將魔氣劍意一一斬落。
這當然難不住他,可紀玥也飛身而上,在云俞白斬落劍意的時候,她趁機一掌劈下。
這一掌,威勢巨大。
正是修羅血煞掌。
而她使出來的修羅血煞掌更是不一般,力量翻涌,就算是挺遠的距離,云俞白都能感受到一陣灼燒感。
也是驚奇,若論修為高低,她比自己還要差了許多,可她使用這些招式,卻能發揮出如此強勁力量,著實讓他內心震驚。
可如果他退縮,這些年的勤苦修煉豈不是成了笑話?
劍刃寒光閃爍。
他凝聚力量,徑直劈出一劍。
這一劍威勢不小。
紀玥挑眉,已知道自己現在與云俞白還是有一些差距。
若要硬碰,自己還討不了好呢。
她的迷蹤步用的爐火純青,險險躲過。
那一劍劈平了一個山頭,發出巨大轟隆聲,似乎連半邊天也要裂開了。
她一個翻身,已往巨蟒那邊去了,還不忘回頭說道:“云俞白,總有一天,我能讓你生不如死,你等著吧!”
云俞白可不想放過她。
可巨蟒是她的魔寵,兩人契約,魔氣可自由共享。
原本巨蟒還在苦苦應對永寧兄弟,但此時千萬道魔氣涌去,注入了寶石之內,她立即補充了不少力量。
又再仰頭怒吼。
發出的沖擊不可小覷,直接就將兄弟兩人掀飛。
其中一個頭也有毒氣噴射出來,很快就在山谷彌漫開。
眼見兩人就要墜入毒霧中。
他們的力量又再暫且停歇,無法飛行。
云俞白距離得遠,受的影響不大,他先沖著永寧去了。
可永寧和阿燼一南一北,救得了這個,救不了那個。
但有一抹人影飛得快速,將阿燼一把攬過,飛了一段距離,脫離開了毒霧范圍。
乘風這才松了口氣。
兩兄弟往下摔去。
他們的身體剛硬,再怎么摔都不會摔斷骨頭。
但乘風剛才遭受反噬,現在強撐著飛行救人,剛撐起身子就嘔出一口血。
他面色慘白。
再抬頭看去,已發現紀玥站在巨蟒的主頭上。
狂風吹得她衣裙飄逸,她睥睨天下,不可一世。
“今日就先玩到這里吧。”她說道,一副悠然得意模樣。
“紀玥!”乘風搖晃站起來,大聲叫喊,響徹山谷。
紀玥也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并未改變離開的念頭。
巨蟒爬上天空飛行。
八個頭保護著主人。
云俞白咬咬牙,不肯就此放紀玥離開,萬重劍意開路,他持劍跟上。
他的劍意雖傷不了巨蟒,卻能打得其他八個頭讓路。
他的目標,是紀玥。
“真麻煩。”紀玥微微蹙眉。
可下一刻,云俞白已用瞬移功法掠到紀玥的跟前。
長劍直刺而下!
紀玥迅速反應過來,她沒有任何武器,只能赤手空拳的打出一掌。
力量差距,云俞白的長劍直接刺穿她的力量,正中她的心脈。
她身體一震,劇痛襲至全身。
嘴角溢出血跡,滴落在云俞白的長劍上。
她不怒反笑,可以用詭異來形容。
云俞白正是不解,卻見天地間的魔氣瘋狂聚集,環繞在紀玥周身。
他為保安全急忙退后。
隨后就見到魔氣填補著紀玥現在的身體。
她的魔魂,沒有一點撕裂損壞。
云俞白面色更白,他剛才可是用上滅魂訣。
很顯然,這對紀玥毫無用處。
“云俞白,你真的很天真!以為這就能殺死我嗎?”紀玥狂笑完,出言嘲諷,“胤祈都滅不了我,你當自己是誰?!”
趁著云俞白驚訝的時候,她一掌劈下。
這完全是想要了云俞白的命。
他想反應過來已不太能夠,然而底下又傳來乘風的叫喊:“紀玥!!!”
聞聲,紀玥竟有些不忍下手,這一掌只劈在云俞白的肩膀上。
饒是如此,他也覺得灼熱之感傳遍全身,疼得力量都有些使用不上了。
“云俞白,看在乘風的份上,我今日饒你一命。”紀玥沒有過多停留,一人一蛇往山谷深處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