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偷偷喜歡你 > 第15章 如果他知道你在我身下承歡

陸老師請放心,你提的要求我會全做到,也請陸老師不要干擾我的私事……”她微笑著,答應得很是爽快。

陸衍再回頭淡掃了她一眼,薄唇微抿的弧線透出冷漠的氣息,沒答話,顧晚寧被他盯得一愣,不自在,大膽猜測:

難道,只允許我不許打擾他,我的一舉一動,必須在他的監管之下?

咔——

他推開門,把手里一大袋子東西放在了餐桌上,修長手指解開了領帶,再解開了淡藍色襯衫上的三顆水晶扣,慢條斯理的動作,有股異常勾引人的勁兒,轉頭看了眼她說:

“今晚我想吃紅燒排骨,清蒸魚,再燉一個雞湯,素菜你隨便炒一個。”

“咳……晚上,要不就吃點面條?”上一天班的顧晚寧有些累,滿頭黑線的跟他商量,就兩個人吃飯,要做這么多菜嗎?

“我最討厭的就是面,其次是雞蛋、香菜、蒜、紅蘿卜、西紅柿、芹菜、土豆,口味清淡點,記住就去做,別廢話。”他一邊淡淡說著,一邊去自己倒了杯現磨咖啡。

“這么多菜不吃,矯情……”

她聲音極低的嘀咕,從袋子里拿出自己的毛巾牙刷之類的生活用品,剩下的就是從超市買的各種水果、肉和蔬菜。

“你說什么?”陸衍挑眉看著她。

“咳,沒什么,我去做晚飯。”顧晚寧輕咳了聲,先把行李箱和生活用品拿去側臥,隨后提著袋子去了開放式的廚房。

他這里所有的廚具和調料品都非常齊全,屋子也一層不染,應該是有保姆每天來做。

男人拿著咖啡在沙發上坐下,長腿交疊,打開電視,慵懶看著新聞,渾身散發出清冷矜貴的氣息,仿佛高嶺之花,不可褻瀆。

摘菜的顧晚寧抬頭看了眼他,立馬搖頭,假象!

他縱欲起來根本就不是人!

【煙雨霧里染墨客繡綠惹紅塵,小鎮路過這夜里卻披衣戴印——】

手機文藝抒情的鈴聲突然響起,她放下手里的菜,從牛仔短褲里拿了出來,“喂,明宇什么事?”

正悠哉喝著咖啡看著電視的陸衍,目光不由冷冷瞟向她——她叫的那個稱呼,讓他很不順耳。

“晚寧你現在有沒有在那個房子里?對那里的風格滿意嗎,要是不滿意的話,我可以換,會盡量布置成你喜歡的樣子。”

周明宇有些緊張的問她,也不知道她能不能住進來?

“明宇……那個……我沒去,一個朋友讓我跟她一起合租,我答應了,謝謝你的幫忙。”她很抱歉的說。

電話那頭突然沉默了,好半晌后,周明宇才又關心問,“你哪個朋友?男的女的?靠譜嗎?”

“就是……我以前打零工認識的一個女孩子,她人挺好的,靠譜。”她不得不撒謊。

陸衍聽著她張口就來的謊話,突然就想到兩年前她說喜歡自己,好想自己,很想見自己,很想和自己永遠在一起之類的情話——

也全都是假的吧?!

他拿出一盒煙,抽出一根點燃,夾著煙的手隨意搭在膝蓋上,指尖的猩紅忽明忽暗,襯得他白皙棱廓分明的清冷臉越發冷感。

顧晚寧感覺到一股冷冽冽的視線,抬眸看去,與他那雙幽深帶著點點寒芒的目光對視,那眼神只看一眼,就讓她心顫。

秀眉微蹙,她側過身,不看他,也不想理他,自己接電話,他不高興什么?

“那你們住在哪個小區?”周明宇又問。

“一品瀾庭。”這個又瞞不住,要是對他隱瞞這個,反而讓他起疑。

“那個小區很高檔,月租至少一萬以上,你能承受的起嗎?”他好奇問。

“好、好幾個女孩子呢……”她皺眉,抬手,無奈摸了下額頭,自己也不想撒謊,心里很過意不去。

“好吧,那個小區就在我住的小區隔壁,那以后我可以去看你嗎?”他又問,她既然已經答應別人了,自己又不能把她綁來合租。

可能,她是不好意思和男人一起住吧?

“我室友全是女孩子,她們不喜歡男人來家里,有事你給我電話,我出去找你。”

“好吧。”周明宇沒再懷疑,住著一群女孩子,自己的確不方便過去,不過,可以讓她來自己家吃飯啊!

“那不跟你說了,我在做飯呢。”

“你還會做飯?我晚上沒吃飽,現在好餓,好想吃你做的飯……”周明宇一邊跟她撒嬌說著,手指一邊在走廊的墻上畫著圈圈。

他都沒吃過她做的飯,好想嘗嘗。

顧晚寧聽到他可憐巴巴的聲音,又不好意思拒絕,不管怎么說也是很好的朋友,他還央求他父親幫自己……

“那我做好后給你送些過去吧。”

陸衍聽到她的話,本來就不好的清冷臉,瞬間更冷了,盯著她的眼神,恨不得在她身上盯出幾個窟窿來。

“好啊,那我等你!有人叫我了,那我先去忙了。”他說完就掛了電話,去了護士臺。

顧晚寧掛了電話,轉過身,又看到沙發上某人那張冷冽冽的臉,還有那瘆人的視線,她也沒問,繼續摘菜,洗菜。

“你們在談戀愛?”陸衍沉聲問。

她故意沒說話,繼續忙活手上的事情。

“說話。”他皺眉,不耐吐出兩字,看著那個女人,很想‘收拾’她。

“進屋時,是你說少跟你說話的。”顧晚寧一直低著眸子做事,也不看他,把他當空氣,這是他要求的。

男人被噎了一下,臉色就跟即將來臨的暴風雨似的,手背上的青筋跳了跳,他自認為自制力是極好的,但遇上這種溫吞水又一根筋的女人,真的很讓人抓狂!

他默默深吸了口氣,再對她下了個命令:“以后我問你話,必須回答,記住沒有?”

“之前忙學業,還沒談,不過我覺得他挺好的,陽光開朗,善良,還體貼,對我也極好,他也沒把我當誰的替身……”

顧晚寧只是想給自己找補一點面子,她和周明宇真的只是很好的朋友。

陸衍聽到她的話,神色微微有些沉,又不由笑了,打擊她:“以你的家庭背景,他父母會看的上?自取其辱。”

“這事就不勞陸老師操心了……”她語氣淡淡,抬眸看著他,露出甜美迷人的微笑。

陸衍看著她臉上的笑,有些刺眼,挑釁我,她還嫩了點,他冷酷吸了口香煙,吐出一口煙霧,笑問,

“如果他知道你在我身下承歡,還配合我做了那么多姿勢,叫的那么騷氣,不知道會是什么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