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粟寶蘇意深林鋒 > 第1788章 月落星塵22

閻不傲想要去找涂山嬋,正好看到涂山嬋飛快的往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他一喜,果然他是天道之子……不,是氣運之子,想什么來什么!
閻不傲沒有傲然的給自己套上‘天道之子’這個名頭是因為,他想到了長得極其靈動漂亮的粟寶……
下意識的不想做天道之子,而是想做站在天道身邊的人……
閻不傲幾個飛掠,就到了九幽之門前。
旋即他就看到蘇一塵他們,還有青華大帝、天道主!
他眼眸里都是震驚!
等等,他們都要去九幽之地?
閻不傲知道九幽之地,絕大多數鬼修都說,那是一個危險的地方,普通鬼修去了都承受不住九幽的道則……
但也有隱秘的傳聞,能在九幽之地生存下來的,最后都是大能者!
閻不傲看著蘇一塵,忽然發現不對勁。
在九幽之門前面,他的氣息變得純凈,不像是鬼修了……
而涂山嬋身邊也有混亂的道則在飛轉,閻不傲感受得很清楚!
他境界跌落的時候就是這樣的!
然后他又聽到了涂山嬋說什么,大不了重新修煉……
閻不傲感覺自己發現了什么秘密!
蘇一塵,一個立足陰界的產業大佬,還是天道主的長輩——放著這么好的身份不要都要想盡辦法去九幽。
涂山嬋已經是閻王境中期,毀掉自己的境界也要去九幽!
所以,九幽之地一定藏著變強大的秘密!
閻不傲突然激動起來……
這個九幽之地,他去定了!
**
粟寶和司亦然對視一眼。
司亦然用神識跟她說悄悄話:“煩人的蒼蠅,要趕走嗎?”
粟寶微笑:“即便是蒼蠅,也要尊重蒼蠅的命運。”
她收了神識傳音,看向自己爸爸說道:“我爸說,實力都是要戰斗出來的,越戰越強,對吧!”
沐歸凡哪里不知道自己女兒心底的小九九,一臉嚴肅的點頭:“沒錯。”
大家都看到了沙包……哦,不是,都看到了閻不傲,但都裝著沒看到。
然后九幽之門開啟,一瞬間,更為渾厚、純粹的道則氣息撲面而來!
閻不傲激動得都顫抖了,沒錯,他猜的果然沒錯!
九幽之地竟是一個道則更純粹的地方,怪不得他們都要去!
閻不傲拼了,眼神緊緊的盯著青華大帝,再看看后土娘娘,最后舍不得的看著天道主……
他很想讓天道主再給他單獨授個課,但他也清楚,如今不可能了。
因為那天他冒犯了天道主,還呵斥了她……
閻不傲十分懊惱、后悔,可現在也沒有時間多想了。
想辦法再巴結上天道主和去九幽之地之間,他選擇了后者!
【我乃氣運之子!終究會變得和她一樣強大!】
閻不傲是驕傲的,所以在九幽之門即將關上的剎那,他算好了時機、燃燒自己的道則沖過去!
九幽之地的大門開啟,普通修士再也不用九死一生的前往九幽。
而他,抓住大門即將關閉的時機沖進去,就算青華大帝他們發現,也為時已晚,阻止不了他!
(粟寶、司亦然、后土娘娘和沐歸凡面無表情的看著燃燒自己道則,跟燒了屁gu的火箭一樣沖進去的閻不傲……)
閻不傲根本不知道,自己像小丑一樣被圍觀了。
他沖進九幽之后,大門剛好關上!
身后似乎有青華大帝懊悔憤怒的聲音,哈哈!
他果然算計得剛剛好!
“機遇,我來了……”閻不傲激動的看著眼前嶄新的世界!
一只青龍嘶吼著,在空中盤旋——看著應該是龍的魂影。
遠處似乎還有鳳凰的鳴叫聲。
荒涼廣闊的大地一眼看不到盡頭,但半空上五光十色的映照著霞光,那種讓人一感受就要突破的道則氣息,濃郁得像要化成霧氣了!
閻不傲十分陶醉,然后還記得要警惕,于是十分警惕的防備前后左右,準備先找個落腳地再說。
他尋找蘇一塵和涂山嬋的身影。
他們敢來這里,就一定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他只需要悄悄跟著他們就行……
不想念頭才落下,一片巨大的陰影就籠罩了他!
閻不傲抬頭,瞳孔猛的一縮!
龍……真的龍?!
青龍眼底泛著冷光,閻不傲只是被盯了一眼,就感覺自己動彈不得了。
甚至他都看不到青龍是怎么下手的,他的頭就再度飛了出去……
**
歡迎來到九幽之地!
九幽大門打開,蘇一塵腦海里便冒出了這么個念頭。
“這就是九幽?”他低聲自語。
姚欞月一手牽著蘇一塵,一手牽著涂山嬋,跟回到了自己家似的。
她歡快的說道:“對呀!給你們看看我的新摩托!”
姚欞月拿起掛在脖子上的一個骨哨,吹響。
不到片刻工夫,一只巨大的鳥突然出現,直直朝他們飛來!
這巨鳥有九個頭……
“這不是,粟寶以前說過的九頭鬼車?!”蘇一塵驚詫。
姚欞月得意:“是呀!現在是我的摩托車!”
九頭鬼車——摩托車。
蘇一塵嘴角一抽。
姚欞月得意:“怎么樣,酷不酷?”
蘇一塵看著那恐怖的九個‘頭’,默默說道:“嗯……”
涂山嬋卻與姚欞月十分的志同道合,審美一致!
她哇了一聲,愛不釋手的摸著九頭鬼車,興奮道:“酷斃了!帥呆了!我要上去!”
姚欞月拉著兩人上‘車’,九頭鬼車自帶BGM,一路響著DJ一路朝巫族部落飛去。
一路上都是那洗腦的神曲:
【我的野摩托、我想邀請你坐上我的野摩托……】
九個腦袋的鬼車每個腦袋都哇啦哇啦的唱著野摩托,一個頭負責主唱,一個頭負責打節拍,一個頭負責‘吉他聲’,一個頭負責搖碟……
風馳電掣的回到巫族部落。
部落的人頭也沒抬。
“一聽就是祖奶奶回來了。”
“每次都是這首歌,我都會唱了。”
涂山嬋可真的太喜歡了!
她說道:“姐,這摩托車能不能借我玩幾天?”
姚欞月大方揮手:“可以!”
巫族人驚詫的看過來。
姚吉祥哇了一聲:“祖奶奶,這次你帶了新的人回來?!”
姚如意一拍他腦袋:“沒禮貌!這個一定是祖爺爺!”
然后大家齊刷刷看向涂山嬋。
那這個……是誰?跟祖爺爺的關系好像不錯??
想問又不敢問!
有一種想吃瓜但是又不敢刨瓜田的抓耳撓腮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