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宋時念霍衍行 > 第753章 大婚:會一直幸福的

宋時念從被子里伸出手接過花上還帶著清晨露珠的鈴蘭,幸福感在腦子里面已經提升到最高點。
“我有預感,今天一定是滿滿幸福的一天。”
霍衍行俯身,在宋時念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
“該起床了,陸續已經有賓客登島了,咱們也該出來應酬賓客的。”
宋時念:“嗯。”
相比在國內中午舉辦婚禮,像南珠那樣一大早就要起床開始收拾打扮,宋時念在這邊舉行下午到晚上的婚禮,實在是輕松了太多太多了。
宋時念起床,已經有整個團隊的人過來伺候著她收拾。
雖然距離婚禮還有好幾個小時,但是宋時念還是要打扮起來,接待招呼賓客的。
蘇曼給宋時念送了營養早餐過來,畢竟今天她可是新娘子,還沒收拾整理好,是不方便出去見客的。
宋時念:“南珠呢?”
蘇曼:“她今天可是南總,這會兒正忙的不可開交呢,沒想到,那些賓客這么積極,不少都已經到了。”
宋時念:“動作快點,我們也不能耽誤太多時間。”
說完,宋時念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早餐下肚,妝造團隊就開始給宋時念整理今天第一次出現在賓客面前的妝容和造型了。
正式婚禮的時候,宋時念是有兩套衣服的。
一套秀禾服,會有一個簡單的中式儀式,和親人之間的互動。
會后就是正式婚禮,穿婚紗。
這會兒早間就是一套偏中式復古的旗袍,也是非常有老京都城味道的。
因為今天的婚禮全程直播,這個點上,辛芮已經帶著她手下那些最專業的人守在外面賓客到來的地方。
蘇曼晨起的時候,已經打扮了一番。
今天南珠、蘇曼以及虞書易和溫柚她們的衣服,每一套都是和宋時念風格統一的。
只不過,因為畢竟不是主角,衣著打扮上也都是起了一個襯托的效果。
不過,也都是人中龍鳳,即便是衣服是稍微遜色一些,一個也都是格外漂亮的。
倒是宋時念,真正人中龍鳳,長相身材也是極美。
蘇曼親手捧著宋時念晨間第一套衣服中式復古旗袍,送到宋時念面前。
宋時念起身,褪下晨袍,穿上那件十五個繡娘耗時一個月純手工做成的旗袍。
旗袍以紅色做底,輔以金絲繡成的鳳翱九天圖案,穿在宋時念的身上,當真是貴氣無比。
紅色和金色相間中,勾勒出了宋時念完美的雙S曲線的身材,她雖然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肚子里面也還懷著一個孩子,可是身材卻保養的極好,身上沒有一絲絲的贅肉。
白皙的脖頸,和旗袍開叉出露出若隱若現的修長腿部,都是絕美。
蘇曼:“這件旗袍不能提前試穿,可是繡娘卻保證說,一定會非常完美合身,果不其然,真的太美了。”
宋時念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確實是很美。
“霍先生呢,告訴他,我這邊已經妥當了。”
該出去見客了。
宋時念話音剛落,霍衍行就走了進來。
“已經準備好了。”
宋時念看過去,霍衍行穿著和她衣服搭配的中式復古禮服。紅色中式套裝,金線織就的祥云托著團龍圖案,這是宋時念第一次看到霍衍行穿大紅色。
霍衍行頭發梳成大背頭,中式復古的禮服,襯的他仿佛是上個世紀走出來的翩翩貴公子。
宋時念不自覺的露出笑容,朝著霍衍行走過去。
“霍先生,今天有沒有人告訴你,你今天真的很帥?”
霍衍行手攬上宋時念身上旗袍掐出來的纖細柳腰,同樣夸贊道:“越小姐,有沒有人告訴你,你穿旗袍,格外性格美麗?”
夫妻兩人對視,會心一笑。
霍衍行攬宋時念腰的手抽出來,溫柔紳士的伸向宋時念。
宋時念的手輕輕放上去,霍衍行握住宋時念的手,帶著她一起走出水屋。
外面,已經有不少賓客在等候了。
宋時念這邊和霍衍行抬腳邁出水屋,那邊,辛芮就立馬指揮著攝影機對準了這邊。
海天相接處,霍衍行牽著宋時念的手,走出水屋,仿佛置身于畫中。
兩人帥的帥,美的美,卻又仿佛渾然一體,當真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對的感覺。
一路走來,賓客這邊不少人吹著口哨。
宋時念和霍衍行畢竟已經是老夫老妻,兩人相伴攜手甚至已經走過了很多的風雨。
面對這一刻,倒是格外的泰然處之。
來海島參加兩人婚禮的,都是一些重量級的人物,以及,宋時念和霍衍行整個商業帝國中極為重要的合作伙伴。
上午十一點,幾乎所有賓客都應邀抵達海島。
因為不算是大型婚禮,所以霍衍行和宋時念親自出來接待賓客。
如果婚禮一定要成為名利場,那么,也一定要選最值得應酬的人。
除了一些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外,現任澹臺家主溫妮夫人也在其中。
自然,宋時念和霍衍行的婚禮,澹臺冶也是要來的,甚至是和霍凌他們同飛提前而來。
只不過,溫妮夫人走向宋時念和霍衍行送祝福的時候,澹臺冶卻故意走開了。
溫妮夫人:“恭賀越總霍總新婚大喜,祝你們夫妻二人百年好合,恩愛永久。”
溫妮夫人身后的人送上了一份禮單,宋時念往身邊一看,南珠就禮貌的接了過去。
宋時念:“謝謝。”
溫妮夫人:“雖然我知道今天是特別的日子,但我還是想見見他。”
宋時念:“過了這么長一段時間,他和之前的狀態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你可以試著去接觸他,很多事情,我想,他應該已經看開了。”
澹臺冶確實是看開了很多,但還是會條件反射性的躲開溫妮夫人。
宋時念剛才目光追著澹臺冶看過去,看得出來,他是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跟溫妮夫人相處的。
如果溫妮夫人肯主動去續這一段母子情緣,未來幾十年,或許,也能彼此彌補這份親情。
溫妮夫人也在宋時念一家人的身上看到了,并不是只有血緣,才是最值得親情。
所以,她也很想試試看,和澹臺冶之間,還能不能重新回到母子關系。
“謝謝你越總,我知道你把他帶到京都城,費了不少心思。”
宋時念:“我也是為了我自己,為了整個家族的長遠發展。”
溫妮夫人點點頭,微微一笑,她知道自己該做什么。
溫妮夫人轉身已經朝著澹臺冶的方向去了。
南珠問道:“澹臺冶是不是很快就該回D國和溫妮夫人一起經營澹臺家族了?”
宋時念:“不急,溫妮夫人雷霆手段等她把這條路走平了,把澹臺家老家族的那一幫人收拾清楚之后,再公開澹臺冶的身份,讓他正式接手。這樣,澹臺家,才能徹底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蘇曼在旁邊提醒:“快十二點了,宴會廳那邊,午餐已經準備好了。我們移步吧?”
這場婚禮的重頭戲,是從下午開始的。
宋時念挽上霍衍行的手臂,去往宴會廳。
午餐后,賓客和主人都有一點稍事休息的時間。
宋時念這邊自然是回房間,準備下午的流程。
宋時念身邊,除了請來的專業伴娘團和造型跟妝團隊之外,就是南珠蘇曼等人了。
虞書易和冬瑾已經領證,完全屬于是自家人,而溫柚雖然還沒有和西慕正式確定關系,但她還兼著一份西慕助理的身份,自然也是西慕到哪兒她到哪兒。
不過今天,南珠還是把溫柚拉進了這邊陪宋時念。
西慕那邊,跟著冬瑾自有人照顧。
在大家眼里,溫柚遲早都會妥協的。西慕雖然不通人情世故,卻也為她弟弟安排了一份與游戲相關的工作。那個混不吝的家伙,在游戲里面被西慕慘虐無數遍之后,竟然老老實實了起來,還對西慕挺尊重。
溫柚一直覺得自己配不上西慕,可西慕卻又實實在在的需要她,所以兩人之間的氛圍也是十分奇妙。想來,正式確認關系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了。
倒是北辰和越不予,即便還是穿工作裝,但也是特別設計過,帶著新婚喜氣的。
宋時念這邊休息了差不多有四十多分鐘,勉強睡了一會之后,就起來開始整理妝造。
第二套秀禾服是掛著推進了房間的。
這套秀禾服基本上和早上穿出來的旗袍是風格一致的,都是大紅底色,然后輔以金線繡出龍鳳呈祥的圖案。
這套秀禾服的繡工用的更多,那種源自于華國古代宮廷禮服,寓意吉祥如意,又寄托著新人們對愛情美好婚姻幸福的無盡期許,都淋漓盡致的體現在了這樣一套服裝上面。
衣服送進來的時候,宋時念剛好正在改妝造,搭配這套禮服的頭上還要帶定制的冠。
頭冠是專門由保全公司送過來的,裝在一個特制的保險柜中提了過來。
剛好衣服到,頭冠也到了。
打開保險柜,這也是宋時念第一次見到這頂頭冠。
上面主要大量使用了紅寶石以及少量的鉆石,頭冠造型復古卻又并不呆板,整體是左右兩邊兩只翱翔即將起飛的鳳凰,捧著中間一顆碩大圓潤的澳白珍珠。
鳳尾處層層疊疊的流蘇也鑲嵌著小粒的紅寶石和鉆石,一整個的耀眼奪目。
剛好宋時念妝容發型也調整好了。
南珠和蘇曼親自上前檢查了頭冠無誤之后,造型團隊就幫宋時念把頭冠戴了上去。
穿上秀禾服后,新娘子的感覺一眼就出來了。
蘇曼第一個忍不住驚呼出聲:“我的天,這也太美了吧?霍二爺也太會寵老婆了吧,這些都是他親自參與設計,親自跟設計師溝通出來的效果。”
南珠:“還在時間那么短的情況下做出來,不得不說,厲害啊。”
蘇曼南珠等人都已經換好了和宋時念這一套秀禾服搭配的中式復古偏素一些的漢服,儼然看去就是一家子的姐妹。
姐妹要出嫁結婚了,其他姊妹自然也是要穿的喜氣洋洋的。
虞書易捧過一個首飾盒,是搭配宋時念這套秀禾服的。
打開首飾盒,里面是一套金器的首飾,雕花工藝的金項鏈,寬大的龍鳳鐲。
整個一套下來,也更加襯的宋時念美艷又端麗。
此刻,霍衍行已經帶著伴郎團和兄弟團過來迎接了。
伴郎團是請的專業人士,因為這種貴族的婚禮,很多事情需要注意,而自家的兄弟團,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要忙于應付一下賓客之類的,也無法完全照顧一對新人。
下午的禮儀,是有一個小的中式儀式,以及要拜父母,敬茶等等。
辛芮那邊一直是帶人架著攝像機,全程直播今天的婚禮現場。
當宋時念這邊水屋門打開,宋時念走出來的那一刻,攝像機懟上去,全球直播的直播間里面,再一次流量攀上最巔峰。
西慕在出發前,就已經給這次的直播全力提供了技術支持,才能保證整個直播過程中,流量不會把服務器給干趴下。
宋時念走到霍衍行身邊,再次將手搭上霍衍行的手,全球直播間也是擠滿了觀眾。
寰宇集團和霍氏集團以及赫連集團、澹臺集團,在這一天都是全體放假,所有員工都完全不用擔心一邊要工作,一邊還想看這場世紀婚禮。
不得不說,這種傳統婚服還是很吸睛的。
霍衍行幾乎是不計成本的為宋時念定制了四套禮服,兩套紅色底繡滿金線龍鳳的中式禮服,一套婚紗,一套晚宴服。
四套衣服都是造價成本高昂不已,在鏡頭前面,自然也就格外的引人注目了。
四套衣服,宋時念只試過婚紗,其他衣服頗有幾分開盲盒的意思,可是在霍衍行報了她的精準尺寸下,至少目前,前兩套衣服都合身又漂亮。
婚禮主會場旁邊,還有一個小宴會廳。
此刻,顏青和霍澤淵也換上了中式風格的禮服,包括兩位老爺子,身上都是中式偏金色的禮服。
貴氣渾然天成!
霍衍行帶著宋時念走過來,進行了一個小小中式婚禮的小儀式。
霍衍行和宋時念都跪在早就準備好的軟墊上,上方,坐著顏青和霍澤淵。
兩邊,也坐著兩位老爺子。
霍衍行的父母都不在了,他小時候也算是跟著當時還算是大哥的霍澤淵長大,長兄如父,長嫂如母。
如今,是做了他的岳父岳母,這一杯茶,對于霍衍行來說,也算是意義深刻。
宋時念并不是顏青和霍澤淵夫妻兩人養大,卻是兩人殫精竭慮生下來的孩子。
幾番波折,才能一家人相認,相處在一起。
霍衍行跪在二人面前,將茶水先遞給了顏青,喊了一聲:“媽媽。”
顏青刮了刮茶杯,輕輕喝了一口,應聲道:“哎。”
旁邊,霍凌等人開始打趣:“紅包,給紅包。”
顏青拿了一個大大的紅包遞給霍衍行。
霍衍行接過紅包,又端了一杯茶,送到了霍澤淵的面前:“爸爸。”
霍澤淵已經笑得見眼不見牙,趕緊應了一聲:“哎。”接著吹了吹茶水也輕輕喝了一口。
都不等霍凌等人打趣,自己就先把厚厚的紅包給拿了出來。
倒是自己打趣了一句:“小時候過家家,演你爸爸,現在好,真成爸爸了。”
霍衍行也笑:“是,爸爸。”
霍澤淵莫名覺得,這聲爸爸,還是格外順耳的。
接著就是宋時念這邊奉茶了。
這樣的日子,感動的因子在人的身體里,似乎也變得異常的活躍。
宋時念將茶水遞到顏青面前,不自覺的眼眶就變得濡濕起來。
“媽媽。”
她走過了人生二十多年,才隨著命運,走到了自己的親生母親身邊。
顏青也一樣,接宋時念遞過來的那杯茶的時候,激動的手都微微顫抖了。
命運到底是沒有虧待于她,讓她還能有這樣的機會,喝到女兒出嫁時候的這杯茶。
顏青輕輕的喝茶,身旁的人看到她因為激動而顫抖的手,甚至趕緊伸手上來接住了茶盞。
而這次,顏青遞過來的,已經不是紅包了。
而是一份纏繞著紅色絲綢的A4紙大小的文件。
顏青:“今天是個好日子,我和你爸爸商量過了,在我們出發前,已經公證過了。
這是赫連集團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今日,當做你的嫁妝以及新婚賀禮,送給你了。”
這杯茶,是女兒茶,自然是不需要改口費的。
所以,顏青將自己名下所有,都贈予給了宋時念。
還有百分之二十,她還留著,那是之后,霍凌和蘇曼大婚的時候,她要送上的禮物。
她要將霍凌和蘇曼一直留在身邊,當做自己的兒子和兒媳,也當做是宋時念的兄長手足。
給宋時念百分之八十,不僅僅因為她是親生的,更是為了方便管理。
宋時念接過,她沒有推辭,遲早這份東西,也是她的。
父母這樣的決定,也是為了加快宋時念主理整個家族,整理出一個全面管理的進程。
分開算作幾個家族,管理方便自然是有各種浪費的,資源整合到一起,才能利益最大化。
宋時念張開雙臂,顏青也立馬蹲下身,和她擁抱了一下。
之后,宋時念又把那杯茶遞到了霍澤淵的面前。
如今的霍澤淵,面容經過多次手術之后已經完全恢復,面容俊朗,且已經看不出曾經一點的疤痕,倒是表情十分豐富。
明明知道宋時念結婚之后,也不會離開這個家,還是感動的稀里嘩啦的,幸福的眼淚都要掉進從宋時念手中接過來的茶杯里了。
喝了女兒茶,霍澤淵抹一把眼睛:“新婚的賀禮,你媽媽已經給你了,爸爸就給你祝福吧,乖女兒,一定要幸福,和霍衍行這小子,白頭偕老。”
宋時念快速的眨著眼睛,把眼眶里過多的眼淚水憋了回去。
可不能掉下來啊,雖然妝容是防水的,可萬一花了妝呢?
今天她可是漂亮的新娘子。
點頭應聲:“謝謝爸爸,我一定會幸福的。”
她是會幸福的,也一定會做到的。
敬茶結束之后,宋時念又拉著霍衍行在兩位老爺子的面前跪了下來。
這次,不是敬茶,只是單純的跪謝。
宋時念磕了三下,霍衍行也跟著她磕。
宋時念:“感謝外公再造之恩,感謝爺爺賜緣之恩。”
霍衍行:“感謝爺爺再造之恩,感謝外公養我媳婦之恩。”
是越老爺子培養了宋時念,讓她成長的如此只好,讓霍衍行有緣,遇上了她。
是霍老爺子殫精竭慮的將霍衍行改換身份養大,還為他尋覓良緣。
夫妻兩人,對兩位老爺子的再造之恩都是銘感于心。
跪謝兩位老爺子后,兩人立馬就被老爺子給扶了起來。
“一家人,不說這個。”
這一環節,當真是連周圍的人都給深深的感動到了。
中式禮儀結束之后,時間差不多,也快到了正式婚禮的時間點了。
宋時念和霍衍行分別回房間換妝容造型以及婚紗服飾。
婚紗宋時念早就已經試過了,妝容造型整理出來換好了之后,便是美麗動人的新娘子了。
天色已經漸晚,離正式的婚宴還有一個多小時。
宋時念換上了婚紗,霍衍行那邊也換上了燕尾服。
提前來到婚禮現場準備著,賓客也都陸續入場,早就已經搭建的十分完美的婚禮舞臺,配著幾萬朵粉色和白色的玫瑰花,搭配著海天一色的浪漫風景和現場設計感十足的婚禮氛圍,氣氛再一次被推到了高潮。
婚禮時間到。
一扇花門打開,兩個花童撒著花瓣走在前面,宋時念挽著霍澤淵的手臂,一起走向了婚禮主舞臺。
腳下的燈光隨著宋時念每走一步,都會變幻色彩,更是讓現場美輪美奐。
全球直播間里面已經沸騰了,全世界在觀看這場婚禮的人,無不震驚這場婚禮的奢侈豪華,以及美輪美奐。
當霍澤淵把宋時念的手,交到霍衍行的手里,霍衍行帶著宋時念來到主持人的面前。
彼此說出那一句:“我愿意。”的時候,現場掌聲如雷。
沒有人交談,只有雷動的掌聲和祝福。
掌聲之后,兩人交換了戒指,霍衍行在一片起哄聲中,掀開宋時念的頭紗,和她纏綿接吻。
此刻不僅僅是現場,全球直播間中,也是各種彈幕飛滾,幾乎都看不清了。
正式的婚禮結束,宋時念和霍衍行當場宣讀了給彼此的一封情書。
現場所有人聽的感動至極,即便不是當事人,卻也都能能感受到兩人之間的愛意。
今天,所有的祝福是真誠的,宋時念和霍衍行,便是最幸福的一對。
婚宴后,換了第四套衣服的兩人,也在其他換了第四套衣服來陪襯的家人的陪伴下,用了晚餐。
晚餐后的宴會,便是賓主同樂。
宋時念和霍衍行一起跳了開場舞之后,所有人就自己娛樂了起來。
而霍衍行也終于拉上宋時念的手,帶她跑了出去。
在海邊的主婚禮會場舞臺上,于海浪聲中,再也忍不住,長吻宋時念。
宋時念也熱烈的回應著。
許久之后,霍衍行才說:“老婆,你知道你今天有多美嗎?我忍下了無數次想要肆無忌憚親吻你的激動心情。”
宋時念:“老公,你知道你今天有多帥嗎?你一定是天底下最帥的男人。”
說完,夫妻兩再次擁吻在一起。
原本一片寂靜的只剩下海浪聲的舞臺周圍,突然響起了一片掌聲。
打斷了兩人的擁吻,宋時念和霍衍行回頭,卻看見所有應該在晚宴場跳舞喝酒玩樂賓客們,竟然都圍了過來。
夫妻兩人稍微尷尬了一下,卻又立即釋懷了。
霍衍行再一次擁住宋時念,吻了上去,宋時念也極力的回應著。
一吻結束之后,宋時念和霍衍行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宋時念偏過頭,腦袋還靠在霍衍行的懷中,眼睛卻看向周圍。
保姆抱著霍無爭,那小祖宗往這邊看著,滿臉的高興。他似乎知道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不吵不鬧,全程陪伴。
還在全球直播間,收獲了不少夸贊的彈幕。
宋時念目光所及之處,她的外公和爺爺站在一起,臉上帶著笑容。
她的母親和父親站在一起,霍澤淵長臂環著顏青的腰,夫妻兩人感情一如既往的好。
上一輩里,蘇家夫妻、虞家夫妻、這些婚姻穩定的夫妻站在一起,和諧恩愛。
下一輩里,南珠和陸均摟在一起。
霍凌摟著蘇曼的腰,蘇景宏摟著未婚妻,虞書易挽著冬瑾的手臂,北辰和越不予靜靜站在第一時間能護衛宋時念安全的位置上,兩人靜靜悄悄的牽住了手。
就連不起眼的角落里,西慕的指尖都悄悄的碰觸著溫柚的手,那一霎,宋時念看到,溫柚看向西慕,她的手回應的牽住了西慕,她的臉上也帶著溫柔的笑。
在人潮的后面,宋時念還看到,溫妮夫人和澹臺冶似乎也已經化解了芥蒂,母子兩人站在了一起。
宋時念抬頭,頭頂上空,兩顆最亮的星星閃耀著光芒。
宋時念且當那是已經歸于星辰的方女士,已經和她心心念念的宋先生,團聚了。
宋時念看向霍衍行:“老公,我們會一直都這樣幸福下去吧?”
霍衍行點頭,認真的回答著:“會的,我們,會一輩子都這么幸福。”
宋時念甜蜜的笑著,她知道,會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