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顧楠眼瞳透亮,如同水洗過的玉石一般。

蕭彥微微一笑,“看來楠楠想到了。”

顧楠反握住他的手,略帶興奮地問:“我想辦個女子學院,你覺得怎么樣?

“女子學院?”

顧楠重重點頭,“嗯,你看天下有好多所男子讀書識字的地方,卻沒有我們女子讀書認字的地方。

世人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但我覺得這話沒有道理,若真的有道理,為何世家大族,或家境殷實的大戶,都還是會教女兒讀書?

你看我和我嫂子都讀過書,識得字,可以打理家里的生意,靜靜她跟著家里學了武,說不定有一日能上戰場。

所以女子無才便是德這種話多半是那些學問不怎么樣的男子,編造出來糊弄欺騙女子的。”

蕭彥聽得津津有味,眼中含笑,“楠楠說得有道理,繼續往下說。”

想法得到了認同,這讓顧楠受到很大的鼓勵。

“我想辦一所女子學院,專門收那些窮苦人家的女孩子,她們在這里不僅可以讀書,識字。

還可以學到各種各樣的本領,比如刺繡,做飯,算賬,功夫等等。

我想若將來女孩子都能有一技傍身,即便是世道艱難,她們也有自己生存的本領,而不是靠依賴于他人活著。”

她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可行。

“若是女孩子們學得技能多了,說不定她們也會很厲害,將來男子能做的事情,我們女子也能做。”

蕭彥眉峰微挑,“比如呢?”

顧楠脫口而出,“比如入朝為官,男子能做官,說不定女子也能做官。”

話音一落,她又輕輕咬住嘴唇,面露忐忑地看著蕭彥。

“你會不會覺得我這個想法太過天真,太過異想天開?”

她有些怯怯地解釋,“我只是覺得女子在世上活著不容易,若是她們能學到更多本領,也許就會受到更多尊重。

這樣女子的地位就會一點點得到提升,她們不用再害怕因為生病或者不能生兒子,而被夫家拋棄。

生活困難時,父母也不會再隨便賣掉家里的女孩子,更不會有女孩子被賣入青樓。

若女子靠自己也能獨立在世間生活,即便名節受損,她們也不會被逼著無助得去死。

還有她們.....唔唔.....”

她話未說完,蕭彥忽然低下頭,兩手捧著她的臉,重重地在她唇上親了一口。

將她沒說完的話全都吞了進去,然后放開她,唇間溢出低低的笑。

“我的楠楠,你怎么會這么聰慧又有見地呢。”

顧楠怔怔看著她,雙眸因為吃驚瞪得圓溜溜的。

“你不覺得我的想法太過荒謬嗎?”

蕭彥搖頭,“不會啊,相反,我覺得你的提議真的很好。

辦女子學院,讓窮苦人家的女孩子也能有學本領的機會,從而一點點改變女子的困境,提高女子的地位。

依我看,朝中許多官員都還沒有你的想法有遠見。”

顧楠被他夸得心花怒放,忍不住嬌嗔。

“我哪有你說得那么厲害?”

蕭彥一本正經的點頭。

“嗯,你確實沒有我說得那么厲害。”

抬手刮了下顧楠的鼻子,“你啊,要比我說得還要厲害。”

顧楠.......

心里卻還是有些忐忑,“你真的覺得我的想法可行?”

蕭彥斂了笑容,神情多了兩分鄭重。

“當然,我從來不認為女子的能力比男子差,或許真的有一日就像你說的,女子也能入朝為官,撐起半邊天。

只是有一件事,你要先有心理準備。”

顧楠:“什么?”

“經費問題,辦女子學院會是一筆不小的花銷,而且你收的都是窮苦人家的女孩子。

估計連束脩都不會有,但學院的先生卻是要領束脩的,還有些亂七八糟的人和事。

算起來既費錢又費心力,你真的想好要做這件事了嗎?”

顧楠沒有急著回答。

她知道蕭彥說的是個很現實的問題。

她仔細思索一陣,才點頭,“我想好了,我要做這件事,是很認真的。

學院就先辦在清河,你不是說清河每年的稅收都是我的嗎?

那就把這筆錢全拿出來建書院,再不夠我還有酒樓和嫁妝鋪子.......”

蕭彥低低地笑了,抬手拍了拍她的頭。

“你下定決心便好,不會讓你動用到嫁妝的,放心吧,女子學院開起來,我會想辦法讓戶部撥銀子給你的。

將來等到合適的時機再向陛下建議選拔女官,我相信總有一日,楠楠想看到的情景會實現的。”

顧楠有些動容。

她還只是個想法,甚至都開始沒付出行動,可眼前這個男人不僅理解和贊成她的想法。

他還幫她設想后面遇到的問題,以行動來支持她。

得夫如此,婦復何求呢?

她目光晶亮地看著蕭彥。

蕭彥雙手托著她的臉,忍不住低聲咕噥一句。

顧楠茫然,“什么?”

蕭彥嘴角溢出一抹嘆息,“乖,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會控制不住....想親你。”

最后三個字又低又啞。

顧楠臉微紅,濃密的睫毛眨啊眨,抿著嘴小聲道:“你相親就親啊。”

蕭彥眸光微亮,剛要低下頭,平安興匆匆地聲音就在門外響起。

“王爺,找到了找到了。”

兩人倏然分開。

顧楠紅著臉起身,“我去起草女子學院的章程了。”

在門口與平安擦肩而過,平安疑惑地頓足,撓撓頭。

怎么感覺王妃神情那么不自然呢?

再一轉頭對上自家王爺陰森森的面容,“一會兒出去把茅房打掃干凈。”

平安不由打了個寒顫,一臉委屈。

“王爺,屬下哪兒做錯了?”

蕭彥淡淡睨了他一眼。

難得楠楠主動答應讓他親呢,讓這小子一嗓子把福利都嚎沒了。

“你剛才進門的時候先邁的左腳,本王看著不爽。”

平安......

他敢打包票,剛才進門的時候王爺壓根就沒看他好嗎?

平安委屈,平安不說。

“說吧,什么找到了?也值得你大驚小怪的?”

平安回神,連忙道:“孟慶祥找到了,還真讓王爺說中了,這老小子竟然真躲在乞丐窩里。

而且不是城西的乞丐窩,是城南的乞丐窩,暗衛找到他的時候,他正拽著一幫要出城的商人,試圖跟著人家出城呢。”

蕭彥神色微凝。

“你說他到了城南,而且拽著商人準備出城?”

平安點頭,“暗衛已經把人扣住,悄悄送到清河來了,應該一會兒人就能到。”

蕭彥:“好,等人到了,本王要親自問話。”

另一邊,顧楠一出去,便吩咐如玉去請素月。

她要辦女子書院,想來想去,素月都是一個很好的幫手。

素月得知顧楠要見她,顧不得天快黑了,急匆匆來了楠園。

剛一進門,忽然旁邊竄出一個人影。

“嘿嘿,嘿嘿嘿,我要吃手手,手手最好吃。”

素月嚇得驚叫一聲,往后退了兩步,才發現沖到自己面前的是個衣衫襤褸,披頭散發的男人。

男人身上還散發著難聞的臭味,也不知道多少天沒洗過澡了。

楠園怎么會有乞丐?

“孟慶祥,你嚇跑什么?”

平安沒好氣地沖過來,一把扯住還在傻笑的孟慶祥,轉身離開。

卻沒發現身后的素月突然間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