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醫王妃不好惹 > 853:到了他這歲數,做事自然要穩重
    擎梧帶著弟子圍住了師家。

架勢之大,讓九洲城的民眾都在附近駐足,想看看發生了什么事。

擎梧沒有直接闖入,而是負手而立,站于師家那偌大的府門前。

不多時,師渺渺與一幫親信走了出來。

她雖是一介女流,氣勢卻不比擎梧的弱,依照規矩拱拱手,就道:“尊主,既來師家做客,怎么帶這么多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尊主是要來與我們師家開戰呢。”

擎梧皮笑肉不笑,“有人說,你師家抓住了圣佛宗的幾個和尚,故而,本尊是要來將他們押走的。”

他先禮后兵,給師渺渺一個機會。

師渺渺挑眉:“誰在胡說八道?師家上下只顧著煉丹,哪有時間去管其他事。”

擎梧就知道她會不識好歹。

他面色一沉,使了個眼神。

很快,就有人帶著一個男子走出,那正是師謙之子,師濤濤。

他站在擎梧身側,趾高氣揚,瞪著師渺渺:“我親眼看見你收留救治那幾個和尚,尊主已經給你機會了,你還敢狡辯?!”

師家人看見是他指證,無一不是變了臉色。

師洪洪更是怒喊,“師濤濤,你竟然出賣我姐姐?!從今日起,你不再是師家人!”

師渺渺險些就吐血三斤,瞪了瞪她這個好弟弟,“有你什么事,還不退下!”

師洪洪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面容有些驚怕。

他趕緊縮到了后邊。

師濤濤大笑起來,“都聽見了吧?他不打自招了!”

師渺渺鎮定無比,也不看他一眼,“我弟弟沒讀過幾天書,他是指控你污蔑我,沒有其他意思。”

擎梧哼了哼:“師家主,你是一定要包庇那幾個和尚了?”

師渺渺并沒有被他繞進去,笑了笑,回應道:“尊主,他們殘害自家宗主,又得罪了你老人家,我也很想抓到他們,讓你開心高興,可是……我師家真的沒有抓到人。”

“你還在睜眼說瞎話!”師濤濤指著她罵道。

師渺渺也不慣著他,拂袖打出一道靈力,瞬間將師濤濤掀翻。

她居高臨下,慢聲道:“九洲城誰人不知,你父親爭搶家主不成,你心中已經記恨了我。師濤濤,你想借尊主的手對付我,你怎么不想想,以尊主這心胸,你若是有半句謊話,你根本就沒法活!”

這話明里暗里都在說擎梧小氣。

他也瞬間就黑了臉。

師濤濤忍著痛大喊道:“尊主,我真的看見了,我沒有說謊!我以我們一家的性命發誓,我真的沒有說謊!”

擎梧見他都發毒誓了,仔細一查亦是無妨。

他道:“師家主,既然他都這樣指證了,你就讓本尊的人進去搜查,也好還你師家一個清白。”

師渺渺腳步沒有挪動半寸,冷聲道:

“我師家機密甚多,尊主此舉,究竟有何居心!”

“若尊主手底下有哪個手腳不干凈的,順走了一顆丹藥,或者一張丹方,對我師家而言,都是滅頂之災!”

“尊主,你不能欺人太甚!”

隨著師渺渺的話,師家人齊齊擺好了陣勢。

民眾也議論紛紛,看著擎梧的眼神都不帶什么善意了。

僅憑一個師濤濤的話,就想搜查師家,未免太兒戲了。

更有個人低聲說:“什么尊主,比不上霽風仙尊一根手指頭呢。這不是擺明了想要從師家這兒偷丹藥偷丹方嘛,根本不講理!”

擎梧面色一凜。

身形一動,就將那人抓了出來。

是一個散修。

散修方才還滿臉不屑,現在對上擎梧兇狠的眼神,就嚇得渾身顫抖。

“尊主,饒命……”

擎梧最討厭別人說這種話。

明明是他,是他拯救了上界,不然這些人哪來的靈氣繼續修煉呢!

可這些人卻不知感恩!

他一個兇狠,已經要將散修的喉嚨掐斷。

師渺渺見狀,立即出手。

可她這等修為,反倒被擎梧一掌擊退了好幾步,胸口氣血翻騰。

咔擦一聲。

擎梧就掐斷了散修的喉嚨。

身體軟軟的倒下。

民眾們個個嚇得面容蒼白,后退了幾步。

擎梧用帕子擦拭著手掌,道:“司珩被妖女迷惑,已經不配做仙界之主。正因他那把破天劍,圣佛宗的天罡珠,那妖女才能破開法陣結界!現在我們上界靈氣四散,北部還有妖獸上岸,我們上界正危在旦夕!”

簡單一兩句話,就挑動了眾人的情緒。

這是直接損害到他們利益的事情!

靈氣本就沒多少,現在法陣結界一破,靈氣就更加稀薄了。

那他們還怎么修煉?!

街上的民眾想到這一點,當即就大喊道:“妖女該死!慈念該死!”

擎梧很滿意,接著又說:“師家主,本尊實在是怕你被人三言兩語哄騙了,影響了師家的基業,而不是覬覦你師家的丹藥或者丹方。”

“我再說一遍,我師家并沒有窩藏圣佛宗的和尚。”師渺渺捂著胸口道。

“有沒有窩藏,待本尊進去一搜查,自然一清二楚。”擎梧又引導著民眾,“畢竟他們與妖女是一伙的,若不盡早拿下,不知道他們以后還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民眾們這會就完全站在擎梧這一邊,紛紛開口或是指責,或是相勸。

師渺渺聽著吵雜聲,再看擎梧那勢在必得的嘴臉,她暗暗地握了握拳頭。

事到如今,她已經別無選擇。

她說道:“那就容我收拾一二,尊主稍后再進來搜查吧。”

擎梧知道她是要將要緊的丹方、丹藥和藥材都收起來,不過還是提醒一句:“本尊已經在師家附近設下法陣,一個時辰之內,可沒法用各種符篆。”

師渺渺面色僵了僵,一言不發的轉身進府。

“尊主,為何還要給她時間?何不直接沖進去搜查?”師濤濤憤恨說道。

擎梧瞪了他一眼,低聲道:“這么多人看著,你是要本尊名譽掃地嗎?”

他若是現在就闖進去,別人只會認為他一個尊主,想借機搶奪師家的東西。

現在法陣已經布下,只要那幾個和尚在師家,他們就逃不了。

屆時等抓住了他們,他再行發難將師家全部拿下,還怕得不到師家的東西?

到了他這歲數,做事自然要穩重,讓人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