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奇寶貝大師系統無彈窗免費看 > 50、天懲之術
    雷聲震耳欲聾,似乎就在身邊炸響!

    除了王爾德,所有人都是一震!

    閃電“嗞嗞”的電弧聲清晰可聞,空氣中霎時彌漫著臭氧的氣味!

    驚雷一個接一個,居然一連五個,全都劈在小樓之上!

    于是整棟樓如同被飛彈群擊中,瞬間爆裂瓦解,煙塵漫卷,轟然倒塌!

    藤原和雄與藤原靜香大吃一驚:“好危險的雷擊,居然幾個雷打在同一個地點!”

    二人忍不住趴著窗戶向外張望,正好見到最后一個雷擊中別墅的殘壁,沖起一片電花!

    藤原靜香啊地輕聲驚叫!

    只要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能看出來,這絕不是普通的雷擊!

    就像藤原和雄剛才說的,幾個雷連續打在同一個地點,這樣的幾率非常低,比坐飛機掉下來、買彩票中大獎的幾率都低!

    這種事恐怕只有雷神索爾才能做到吧?!

    “這不是市中心那幢著名的古董別墅嗎?被雷擊毀了!”

    藤原和雄猛地反應過來,吃驚地瞪著王爾德:“這是朱利安的家,他的家被雷電擊毀了!”

    從藤原和雄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肯定突然明白了什么!

    藤原靜香的病治好后,王爾德基本沒有和藤原和雄聯絡,雖然后來求助他調閱母親意外死亡的檔案,但自己與朱利安的糾紛案從未談起。

    然而從剛才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藤原和雄知道朱利安與王爾德之間的糾葛!

    看來集火社的案子雖然結束了,但藤原和雄并沒有停止對王爾德的關注!

    王爾德看著藤原和雄的眼睛,又往窗外看了看,也作出驚訝的樣子:“哦,是嗎?真是太可惜了,那可是一棟有歷史意義的房子!”

    藤原靜香驚魂未定:“天哪,太驚人了!我們是不是該停車去看看,也許房子里有人!”

    李奧娜此時卻異常平靜。

    突然的爆炸令她意外,不過她很快緩過神來,這時搖搖頭:“非常遺憾,我們愛莫能助,法律有禁令,我和王爾德不得靠近朱利安的家以及他的家人。”

    說著她微笑起來,不管出于什么心態,總之毫不掩飾。

    藤原靜香也突然反應了過來:“你是說這棟房子……這個朱利安就是……”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表情也突然起了變化。

    王爾德也沒有和她提起過自己的官司,現在看來她也知情。

    或許他們兄妹就和自己姐弟一樣,什么訊息都互通有無,而且對王爾德姐弟的事情都很關注。

    李奧娜的車設置了自動駕駛,雖然邊上天崩地裂般爆炸,依然不緊不慢開了過去。

    雷擊后的廢墟在雨中居然燃燒了起來,一時也沒有被雨水澆滅!

    火光倒映在車窗上,也在每個人眼中跳躍。

    每個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李奧娜心靈溝通王爾德:“你這一手雷暴很有過去的作風,我很喜歡!”

    王爾德看著車窗上跳躍的火苗回答她:“我不喜歡,我更喜歡母親的權益得到尊重。”

    藤原靜香再次靠近車窗,看著遠處的火光,喃喃道:“這就是所謂的天懲之術吧,沒想到威力如此巨大……”

    她的反應速度不亞于藤原和雄,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關鍵,畢竟他們都了解鬼隱術內情。

    天懲之術是鬼隱術中雷之術中的最高級忍術,比初級的光雷之術、中級的驚雷之術威力大了幾倍!

    不過天懲之術并不能夠產生雷擊,而是在雷雨天時,以強大念力感應天地之氣,而后借勢而為,引導天雷轟擊某處!

    所以天懲之術使用起來有天時的限制,其他高級忍術,諸如天熾之術、天潮之術也有類似制約,并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使用。

    以前聊天時藤原靜香甚至說過,包括天懲之術在內的所有高級忍術都只是傳說,藤原家歷史上從沒有人練習成功過。

    看來鬼隱術的來歷很神秘,絕不是他們的家學。

    沒想到今天他們兄妹二人居然有幸親眼目睹天懲之術,而且還擊垮了市內著名的一棟樓房!

    她道破了忍術,等于認定一切是王爾德或者李奧娜干的,看情形王爾德的可能性更大。

    這是明擺著的事,王爾德沒有否認,他不想侮辱別人的智商。

    藤原和雄一直沒有再說什么,甚至對著窗外淡淡地笑,顯得如無其事。

    李奧娜也始終似笑非笑地坐在那,似乎在享受這份復仇的時光。

    她的內心當然是不平靜的,記憶中的那個弟弟徹底復活了。

    瘋狂好斗并非弟弟的特質,理智、聰慧、狠辣才是那個青宙大英雄!

    雖然王爾德還是沒有過往的記憶,不過這已經不重要。

    青宙的記憶并不是那么美好,忘記了就忘記吧,有美好的未來可期就行。

    黑暗中她握住了王爾德的手。

    她現在明白了王爾德為什么這幾天總茫然地看著天,原來并非感傷心事,而是在關注天氣的變化。

    今天的天懲早早就在他的計劃之中。

    藤原兄妹這時候當然也明白了,王爾德特地選擇一個多雨的天請客吃飯,就是為了發動天懲之術。

    這無疑是個可怕的人。

    他恩怨分明,絕不含糊手軟,更不向任何人妥協,而且心思深沉細密,這樣的人決不能成為自己的敵人。

    朱利安玩弄法律,最終卻可能被他徹底玩死,也許這只是個開始。

    至少藤原和雄是這么認為的,集火社的人不過勒索點小錢,三個人就人間蒸發了,何況朱利安這么坑他。

    車拐了一個彎,朱利安的廢墟已在視線之外。

    那里曾經有王爾德少年時期的部分記憶,現在已經變得很不愉快,正好一并抹去。

    那些記憶片段和小樓一樣,不復存在了。

    也許有一天,那段記憶中所有令人惡心的人和事都會被抹去。

    這件事王爾德利用了藤原兄妹,沒想到第一時間就被他們識破了。

    雷擊朱利安別墅,他策劃了很久,考慮得很詳細。

    他不能貿然在下雨天出現在朱利安家的附近,現在的監控無所不在,一定會被拍到,到時候難以解釋自己的古怪行為。

    聯邦中雷矢星的人也能利用雷擊,所以把天雷和人掛鉤,并不是異想天開的事情。

    他得避開這種嫌疑,避免某些腦洞大開的人借此深入調查他,這是一種冒險。

    現在有一個警佐陪伴著就簡單了,有最好的證人可以證明,他沒有從事任何違法的勾當。

    大家一直都沒有說話,似乎都在想心事,車內的氣氛變得有些奇異。

    藤原兄妹都明知是王爾德所為,卻沒人表示譴責,于是大家就有了某種心照不宣,似乎一起干了一件壞事。

    所有人都對轟掉了一棟價值數千萬的古老小樓毫不在意,就像是壞玩伴饒有興趣地看著壞孩子砸破了別人家的玻璃。

    藤原和雄果然不是個合格的警佐,王爾德沒有看錯他。

    不過王爾德很快就知道了,藤原兄妹的縱容,其實另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