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奇寶貝大師系統無彈窗免費看 > 37、善意的盡頭是惡意
    兩人都穿著白色鑲金絲花紋的絲綢棉睡袍,燈光下流光溢彩。

    不過里面似乎真空,沒有穿內衣,露出半截白花花的腿。

    這么見客人,怎么說都很不得體,而且還有女客。

    應該沒人禁止他們穿褲子,難道兩人想給客人即興表演一段啪啪啪?

    這時那個女孩挽著朱可夫,貼近他耳朵,忍著笑非常小聲地說:“和你長得不像,不可能是你弟弟。”

    王爾德的善意似乎越來越不值錢,又被他們給磨掉了一些。

    看來就進門的這么一會功夫,朱可夫已經賣弄了父親的風流韻事。

    女孩的聲音再小,以王爾德與李奧娜的聽力,怎么可能聽不清。

    王爾德依然面不改色。

    他覺得該學習成熟,喜怒不形于色才有爆發力。

    而李奧娜不懂他那套裝逼哲學,這時候已經面罩寒霜!

    王爾德的玩笑只有她能隨便開,這兩個貨算老幾?

    其實朱可夫心知肚明這是個惡劣的玩笑,父母們關系熱絡起來時,王爾德已經七八歲了,不可能和他有什么血緣。

    他甚至不能確定父親是否曾經拿下過安思麗,那女人裝腔作勢挺矯情,并不容易得手。

    朱可夫今天對女孩說起這些事,也是一時興起,只是為了刻意表現他的蔑視,表達他對王爾德登門維權的不滿。

    他的玩笑談不上邪惡,只是有些惡劣,但卻觸犯了王爾德的底線。

    許多時候,罪惡之花之所以綻放,是大家一起努力撒尿澆灌的結果。

    一泡尿能澆滅導火索,也能澆滅希望。

    王爾德向樓上看了看:“你父親在嗎?”

    鑒于大家的利益劇烈沖突,之前的關系也不錯,王爾德不打算盯著一個玩笑不放,畢竟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

    他要和朱利安弄明白一個道理,任何以歪門邪道解決股權問題的努力都是愚蠢的。

    如果他堅持打算侵吞股份,將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然而事情并沒有嚴肅而正式地進行。

    有些女孩就是很奇怪,平時知書達禮很乖巧,一旦和男友在一起,就很容易變成了惹禍精。

    或許是為了進一步討好朱可夫,漂亮女孩又靠近他耳朵很小聲說:“他是想父子相認嗎?”

    如果王爾德進門后,還殘留一點好好談事情念頭的話,現在也被這美女給澆滅了。

    他的臉也沉了下來。

    我這么善意來好好談,你們就特么這么對待我?!

    然而朱可夫還沒嗅到危險。

    他之前通過江森已經了解過王爾德的現況,知道他剛被轟出家門,經濟上比較困頓。

    所以應該是窮瘋了,被江森一蠱惑,就打算訛詐維權。

    雖然剛才他在門外出聲威脅,絕對是色厲內荏。

    他了解王爾德,從小性格靦腆而內斂,并不是個壞孩子。

    今晚的事情應該很簡單,看在往日情份上,大不了給他一筆錢打發走。

    即便他想鬧也鬧不出花樣,畢竟法律文件確實都已經銷毀了。

    這件事基本也就這樣解決了,江森不可能再幫王爾德,前兩天已經給了他一大筆錢,他絕對沒膽子和本紀集團再玩一次花樣。

    這小子今天找上來,多半是被江森一直耍得團團轉,根本還不明白狀況。

    他上下打量王爾德,口氣緩和了點,但還是那么不耐煩:“剛才我不是說了父親不在,我說你是怎么回事……”

    看來今晚是沒人打算好好說話了。

    朱可夫的穿著、目光以及語氣都不對,和王爾德記憶中反差太大,一切都讓他覺得特別冒犯。

    朱可夫辜負了他所有的善意。

    王爾德總體上是個念舊的人,可現在還是被逼著耗盡了所有的善意。

    他也釋然了,似乎完成了某種義務,對大家、對自己都已經有了交待。

    生活需要的儀式感,他已經很講究了。

    那么接下去就只剩下惡意時間了,這不能怪我!

    善意的盡頭是惡意!

    他突然迎著朱可夫目光而去,一直走到他身邊,然后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往下一按!

    朱可夫可能萬萬沒想到原本清秀文氣的王爾德,居然敢二話不說就過來動手!

    他現在雖然落魄,但怎么也算是出身科技新貴家庭,從小受很好的教育,怎么變得像個小流氓似的?!

    王爾德一聲不吭,把對付馬爾福的心臟按摩術直接用了出來!

    效果立竿見影,而且還是那么顯著!

    朱可夫被他按著直接跪了下來,霎那間同樣面色慘白,汗如雨下!

    心臟按摩術的效果無疑很穩定,絕對不嫌貧愛富。

    “朱利安在不在?”王爾德冷冷地再次問。

    朱可夫的身體狀況明顯不如馬爾福,心臟被抓了幾把就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但是求生欲望也很強,一個勁搖頭!

    他女友反應明顯過于遲鈍,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開始尖叫:“你們……”

    結果話沒出口,已經被李奧娜一把抓了過去,然后直接往沙發上一扔!

    不知李奧娜做了什么手腳,女孩斜歪在沙發上,癱軟成了一坨泥,無法出聲!

    不過她意識完全清醒,一臉驚駭恐懼繼續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王爾德足足按摩心臟兩三分鐘,客廳里只有這對男女沉重的呼吸聲!

    雖然沒有表演啪啪啪,聽聲音卻象!

    最后王爾德稍微松了勁,繼續問:“他不在?家里還有誰在?”

    朱可夫跪在那抬起頭,眼淚都疼出來了,壓力減輕了點,終于能說話了:“都不在……我父親在外地,就……就我在家……”

    朱利安很早就單身了,一直沒有再婚。

    這么大房子就爺倆住,容積率實在是太低。

    李奧娜聞言上樓,一個個房間搜索過去。

    既然朱利安不在,那就和朱可夫談。

    王爾德又在重申他的原則:“我現在問你幾件事,所有問題你要認真聽,一般我只問一遍,問第二遍就先打斷你的胳膊,如果撒謊騙我的話就打斷腿,你明白沒有?”

    朱可夫遲疑著點頭。

    這王爾德徹底墮落了,他不是小流氓,根本就是個暴力罪犯!

    王爾德收了對心臟的施壓。

    朱可夫如釋重負,喘了幾口氣。

    面對王爾德冰冷的目光,他又忍不住猛地點頭。

    地球之所以教育事業強大,是因為地球人比較容易接受教育。

    只要觸及內心,基本一說就通。

    朱可夫是最好的例子,幾分鐘的教育,立馬成為一個懂得好好聊天的人。

    王爾德有幾個問題必須搞清楚,當然得從最重要的問起。

    “我母親的死,是不是與你父親有關?”

    朱可夫還沒從剛才的驚慌痛苦中完全回過神,聞言不由愣了一下:“啊?什么?”

    于是王爾德一揮手,打斷了他左臂!

    有些傷口,經過多少年都不會愈合,有些愛,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改變。

    王爾德對母親安思麗就是如此。

    也許她不是完美的女人,但絕對是完美的母親。

    如果她真的死于陰謀,不管過了多久,也無論牽扯到誰,都必須血債血償!

    自從幾天前母親去世原因被李奧娜再次挑起話題,就時時刻刻縈繞在王爾德心頭,揮之不去。

    他沒有再說起,不等于已經釋然。

    人的一輩子都在等待時機,許多想法在等待中因為能力而被放棄,而王爾德無疑已經沒有這樣的問題。

    他現在有能力讓別人說實話。

    有時候他懷疑自己內心的惡意之火根本就是天生的,壓根怪不到大反派。

    之前之所以良善,是因為無能。

    而現在隨著自身能力的提高,內心的邪惡有了釋放的機會。

    所以當朱可夫的所作所為進一步破壞殘留的美好記憶時,惡意不但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間,還被憤怒徹底激發!

    胳膊的斷裂聲非常清脆!

    似乎是為了證明真的已經斷裂,還扭向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看上去更加觸目驚心!

    這個暴力襲擊其實不是必須的,王爾德這么做明顯有些刻意。

    似乎只是為了證明,我真的會打斷你的胳膊和腿。

    朱可夫張大了嘴,看著自己的胳膊,連驚叫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