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奇寶貝大師系統無彈窗免費看 > 33、所有人都是勢利眼(求收藏求推薦)
    雖然第二天是周末,畢業班是不休息的,繼續上課復習,這是古老的傳統。

    期間詹森他們一直匯報進展,江森沒有離開過戴維家。

    而戴維家到上午十點時,已經聚集了將近三十人!

    這些人基本不是天風會的,詹森又認出其中一兩個,來頭更大,都是目前華夏的頂尖高手!

    詹森和馬歇爾兢兢業業盯著,自始自終也不問為什么。

    他們明白許多事很敏感,這么多高手聚集肯定不是好事,知道別人的秘密很危險。

    中午休息時王爾德給藤原和雄發了信息,提出晚上登門為靜香小姐嘗試醫治。

    李奧娜對這么快就上門為藤原靜香治療有些不以為然:“不能讓那個警佐覺得這事太容易,你應該吊他幾天胃口。”

    王爾德搖搖頭:“江森和戴維指不定正在憋什么壞水,還是快點把這事了結了,我們好一心一意應對他們和朱利安!”

    治好了靜香,藤原和雄出于感激,集火社的案子恐怕也就不了了之了,這事一開始就是一筆生意。

    現在惹的麻煩越來越多,最好動作伶俐點,把之前的雷先掃干凈了。

    接下去事情很多,江森律師和戴維會長已經嚴陣以待,朱利安的賠償懸而未決,處理起來都是走鋼絲,稍不注意就踏上紅線,很可能免不了再次腥風血雨,沒那多精力左右兼顧。

    “至于吊胃口沒必要,這事多大難度藤原和雄心里明白,他妹妹都躺了一年多了。我們越是能力強,對他而言就越有價值,千萬要記住,所有人都是勢利眼!”

    靜香的病很可怕,就沖著大雄和哆啦A夢的面子也不能拖延,何況王爾德也想試試自己學了一晚上的愈療化生之術效果如何。

    藤原和雄收到訊息相當興奮,很快就專門回電,邀請他再去家里吃一頓,但王爾德拒絕了。

    這個警佐不善言辭,和他一起吃飯實在是太累了。

    王爾德雖然想多個朋友多條路,但也不想和他湊得太近。

    君子之交淡如水。

    自己殺過人、砍過人、勒索過人,和他本質上不是同路人。

    中午吃飯回來,兩人在走廊里遇到了盧思。

    不過她好像根本不認識王爾德,目不轉睛擦身而過。

    王爾德離家也有差不多十天了,沒和他們再有過任何聯絡,真的已經完全成了陌路人。

    如果說王爾德對父親毫無怨言也未必。

    十八歲依照法律離家,原本無可厚非,可是盧思卻能留下,獨獨趕走了他,厚此薄彼無疑是一種刻意的針對。

    老祖宗說得對,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不公平的家長很容易招致忌恨。

    都說是血濃于水,到了他父親那就成了屁話一句。

    不過心胸要放開,從此已經各自天涯,愛與恨都已經沒有多大意義。

    不久后詹森最新消息傳來,戴維家來了一個超級大人物!

    他們一眼就認出是這人大名鼎鼎的雷夫!

    雷夫雖然在超然世界中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在地球上絕對是聲震九州!

    他號稱武功天下第三,刀法剛猛,拳法兇悍,在合法比武場上就先后打死過六個人!

    至于私底下有多少人死于他拳下,沒人知道。

    只是他號稱武功第三,一直讓人疑惑,地球上誰是武功第一和第二呢?

    這個從來就沒有定論,似乎沒人愿意自認天下第一,那簡直是拉仇恨找麻煩。

    在地球上稱王沒多大意義,除非開武館騙錢,超然世界才是真正的武者天下!

    他這個第三似乎是自己的一句廣告詞,而不是武道界的公認。

    雖然只有四十出頭,他的人生經歷已經極為復雜,大半輩子都和各種傷人、殺人案件糾纏在一起,以至于經常被法院禁止進入超然世界,以防他脫逃不知去向。

    然而神奇的是他涉案無數,卻總能逃脫制裁。

    此人聰明絕頂,心思縝密,做事總是留有后手,和他大咧咧的形象完全不符。

    這是天生的罪犯,警方的克星。

    所以人送外號“二朝廷”,言下之意聯邦第一他老二,誰也管不了。

    他不隸屬于任何會社,獨來獨往,聲稱專職打抱不平,說白了就是一個職業打手。

    所以說他是天下第一打手,應該實至名歸。

    沒想到江森他們居然把這家伙請來了,怪不得敢于死硬到底!

    詹森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開始有點擔心:“天風會出了什么大事?怎么把這個瘋子請來了?”

    王爾德提醒他們監視時注意安全,如果沒有大的變化,干脆就收工回家。

    大BOSS已經確定了,他們的監視工作基本可以告一段落。

    不過詹森雖然撤了,卻更忙了。

    下午他又發來信息,旁敲側擊說得很謹慎::“我有個朋友是天風會的,他說昨晚有穿著李小龍死亡游戲服的一男一女血洗了天風會,傷了他們一百多人!”

    看來他們被那么一大幫高手驚了,上了心,擴大了調查范圍,連這個都查出來了!

    什么叫利益共同體?

    這就叫利益共同體!

    有點風吹草動,比家里親戚都緊張!

    畢竟都是屁股不干凈的人,有人惹上事,必須得互相包庇幫忙,這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看來戴維不能非常有效地約束他的會員,消息還是在私下里流傳了。

    而且李奧娜說得也對,真該多買幾套武者服了,那套衣服太顯眼了。

    王爾德回信息安慰他們:“是我干的,不過我辦事你們放心,只是和他們鬧著玩而已。”

    都把二朝廷惹來了,誰和你鬧著玩?

    馬歇爾挺身而出:“如果遇上大麻煩咱就避一避吧,犯不著死磕,資金上我和詹森可以支持,大家都是好兄弟!”

    這事鬧太大了,王爾德如果沒被雷夫打死,搞不好會落警部手里,那可就麻煩了!

    雷夫這么多年之所以安然無恙,就是完全不講規矩,經常把踩在紅線上的武道中人弄個半死卻交給警部依法治罪,兩面討好,什么便宜都占。

    傷一百多人,聯邦法律刑期是累加的,這還不得判王爾德個百八十年?

    萬一他急于立功減刑,爭取寬大處理,還不得犧牲詹森和馬歇爾?

    眼下這種情況,最好就是讓他趕緊亡命天涯,別被雷夫杠上!

    無論如何,關鍵時刻肯出錢的都是好兄弟,王爾德不想讓他們操心:“這事我和他們有默契,出不了大問題,相信我,天下人都是一家人,放心吧!”

    我信你個鬼,你個小王八蛋壞死了!

    不過他們也不敢再多說什么。

    碰上王爾德這樣的人,只能自認倒霉。

    馬爾福一個白天沒什么消息,看來天風會內情況沒有進一步發展,而戴維只是在家積極備戰,他根本不知情。

    不過他很敏感,傍晚時發信息給王爾德:“我們會長一天沒露面,而您也一整天沒再問我事態發展,不會是你們私下里又杠上了吧?”

    王爾德只得又安慰他:“和天風會的事不是已經了結了嗎?沒你啥事了,放心吧!”

    馬爾福唉聲嘆氣:“我也希望再也沒我啥事了,可總感覺不太對勁!”

    “大哥您別怪我發牢騷,其實人生悲劇莫過于此,人家內鬼都是收錢的,我特么居然是倒貼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