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奇寶貝大師系統無彈窗免費看 > 31、該走時一刻也不停留(求收藏求推薦)
    “知道這個人,他是我們天風會的法律顧問,好像還是戴維會長的什么遠親,怎么了?”馬爾福兩頭作好人:“大哥,今晚見好就收吧,天風會也就這點能耐,已經被您砍差不多了,肯定不敢再找您麻煩了!”

    王爾德沒有回答他。

    這么說來自己還真可能是著了江森的道,被這個斯文敗類給耍了!

    他和李奧娜四目相對,呼吸都加快了!

    不過氣憤歸氣憤,馬爾福提醒得對,天風會就這樣了,再多砍一千個意義也不大,這里的行動是該見好就收。

    事情已經有了進一步進展,天風會從來就不是首要目標。

    希望天風會經過這次血的洗禮,引以為戒,后續能合法經營,一心一意將企業發展成培養武道人才的模范基地,別再參與殺人越貨勾當!

    不過狗恐怕改不了吃屎,愛吃就吃吧,早晚撐死他們。

    該來時無所顧忌地來,該走時一刻也不停留。

    王爾德和李奧娜冒著雨,扛著刀離開了天風會。

    回望大樓,風雨中依然一片死寂。

    經過了今天這件事,還是有許多教訓要汲取的。

    別以為以前在青宙多牛逼,到了地球一切都得從頭學起。

    王爾德還年輕,這個世界比他想象的險惡得多,動手的能力固然很重要,但動腦的能力更關鍵,否則很容易被人吃干抹凈,骨渣不剩。

    如果這事真是江森主使,那他可真是個人才,翻云覆雨兩邊賺錢,比誰都心狠心黑,而且殺人如摁死螞蟻,自己的手卻一點血腥也不沾。

    和他相比王爾德不但單純,還熱血而沖動,沒有充分調查就來挑天風會,甚至會長是否在內都沒確定,就直接動手了。

    如果不是最后偶然一瞥看到那塊牌子,都不知如何收場,整件事將毫無進展。

    回程的車上,王爾德又認真分析了一下。

    不能再沖動,事情是不是江森主使還需要驗證,不能再干沒有把握的事情。

    如果真是江森找人暗殺,今天夜襲天風會,必定會驚動他,他后續的表現將會非常關鍵。

    人都有僥幸心理,他多半也不例外,會幻想自己還沒有被發現。

    所以他不可能自我暴露,絕不會主動找王爾德解釋什么。

    但他也不是傻瓜,干律師這行見多識廣,必定會采取預防措施,提防王爾德突然上門報復。

    只要他開始防備,那就是心里有鬼。

    王爾德馬上聯絡了詹森和馬歇爾:“麻煩你們幫我辦件事,調查兩個人,跟蹤一個人。”

    他把江森和戴維的身份信息提供給了兩人。

    兩個人的情況都要調查,重點跟蹤江森。

    他們答應得很爽快。

    這是不得不答應的事,別自找不痛快,態度痛快點讓王爾德心里也痛快。

    雖然只有兩人的名字和職業,資料很少,對他們而言不是問題。

    作為程序高手,網絡是萬能的工具,沒有他們進不了的服務器,沒有調閱不了的個人資料。

    何況天風會也算小有名氣,戴維會長也是聽說過的。

    進家門時馬爾福又發來信息:“大哥,您砍了我們一百五十多人,氣消了吧?會長指示嚴格保密,您老大人大量,我看這事就這么過去吧。”

    這小子眼下在天風會清理殘局打掃戰場,越看越害怕。

    這事要是繼續發酵,最終牽連出自己,那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而安撫王爾德是他唯一能做的。

    王爾德沒讓他失望:“那我就給你個面子,放過天風會。”

    馬爾福感激涕零:“大哥你太仗義了!”

    于是又拍了不少天馬行空的馬屁。

    以后王爾德只需要找戴維個人的麻煩,的確不會再去天風會。

    洗了個熱水澡渾身輕松,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

    李奧娜卻洗得面色潮紅,艷若桃花。

    血是都洗干凈了,但她看上去還是像剛干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

    “你下一步打算怎么辦?”一路上王爾德都忙著布置任務,李奧娜也沒多問。

    其實王爾德之前是很生氣的,很想熱血一搏。

    人為財死,江森喪盡天良暗殺他,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已經謀劃坑死我,居然連我媽那點可憐的遺產也不放過,笑呵呵就騙走了,這個決不能原諒!

    不過這時候他氣差不多消了,何必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

    王爾德實話實說:“具體該怎么辦我還沒想好,先確認是不是江森,我先讓詹森他們查清楚。”

    “對付這種人,決不能只給他來點暴力傷害那么簡單,明天我們找時間先接觸一下朱利安,我還要看看他的態度。”

    不管暗殺是誰的主意,都說明朱利安還想繼續坑安思麗原有的股份權益,所有事情最初的源頭無疑還是他。

    他拍拍李奧娜:“一切都會水落石出,我們按部就班過自己的日子,不生氣不煩惱,不能因為這種人損失了人生樂趣。”

    大半夜出門砍了那么多人,回到家似乎什么也沒發生過,王爾德這份心理素質的來源不言而喻。

    以前殺過的動物也就是生物課解剖的青蛙,導致他惡心難受了一天。

    可今天捅了幾十人的大腿,炸了四個人的手,放的血有幾大桶,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麻木墮落啊,命運難以避免。

    剩下來的時間里,他壓根不再想這事,把《鬼隱之書》拿出來全本拍照,然后認真研究起來。

    他只需要里面的內容,并不想保留這本書。

    這本書是藤原的家傳之寶,沒必要據為己有,為藤原靜香治病時順便還給他們,做個干人情。

    他需要朋友,像他這樣人生可能越來越復雜的人,未來可能需要各式各樣的幫助,朋友的重要性將會越來越突出。

    哪怕像馬爾福這樣的所謂朋友,關鍵時刻也能助一臂之力。

    凌晨三點時,詹森他們發來信息,已經鎖定了江森和戴維,正在進一步了解情況。

    王爾德很體貼:“兄弟們辛苦了,注意身體,點點滴滴我都會記在心里。”

    馬歇爾的回話肝膽相照:“您的事就是我們的事,一家人不說兩家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