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奇寶貝大師系統無彈窗免費看 > 30、掃蕩到一個壞人
    兩人站在大堂中,橫刀四顧,已經沒有站著的人了!

    三、四十個傷者倒在地上,鮮血狂噴,慘叫連連!

    于是他們一言不發,臉色陰沉沖上二樓,開啟掃蕩模式!

    二樓是辦公室,踹了幾個門沒找到一個人。

    這嚴重破壞了他們情緒的連貫性,氣勢開始冷下去。

    干任何事最好的境界都是一氣呵成,而現在一股戾氣快要用盡了。

    不過李奧娜也沒閑著,一路砍壞了她能看到的所有家具。

    再沖上三樓時,一片死寂,所有房間的燈都關了。

    再聽大堂里的哀嚎聲,似乎在漸漸遠去。

    因為受傷的人連滾帶爬都跑遠了。

    天風會占地很大,建筑眾多,有的是地方給他們躲藏。

    王爾德挨個踹門,發現這幫家伙不要臉,居然在里面用桌子把門都頂上了!

    這有個屁用,他念力一擰,連門帶桌子“嘭”地都碎了!

    門突然莫名其妙沒了,里面一陣陣恐懼驚叫,十分瘆人!

    王爾德和李奧娜面面相覷,反而不太好意思沖進去下手砍殺了。

    一般與人斗氣,對方越是囂張,打得就越兇,最怕有人徹底放棄抵抗,那就玩不下去了。

    繼續打擊放棄抵抗的人就是流氓了,連基本的格調都沒有。

    一連破了三道門,最終他們都被慘叫聲嚇阻了腳步,王爾德覺得已經沒意思了。

    殺氣已盡,狠勁提不上來了。

    李奧娜也是意興闌珊:“算了吧,都是些不明狀況的嘍啰,現在都已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還是趕緊找他們會長吧!”

    她剛才一通亂砍,臉上濺了不少血點,黑燈瞎火看著,像欲火攻心長了青春痘。

    的確砍得差不多了,已經倒下百多人,如果天風會報警,絕對是驚天大案!

    不過王爾德知道天風會不會報警,他們兩次暗殺在前,干的都是不能報警的事,鬧大了方方面面對他們都更不利。

    何況現在會道門之間的斗殺不少,大家都遵守不成文的規矩,誰要是扯上警部,那就得退出武道界。

    江湖恩怨江湖事,小屁孩打架叫什么家長!

    所以即便不考慮法律層面的問題,僅僅是傳出求助警部的名聲,天風會就得破產。

    聯邦推崇武道,是基于現實需要,同時也無法避免有些沉渣借勢而起,畢竟每個行業都有潛規則。

    所以有會長坐鎮把關,他一定已經指示不得報警。

    其實不報警是每個會社成員的基本素養,一個個不用提醒都會自覺遵守。

    否則這時候早該聽到警笛了!

    王爾德抓了幾個人問會長下落,居然沒人知道在不在樓內,給出的建議是去二樓辦公室看看。

    二樓沒一個人,看個屁!

    兩人上下十二樓掃蕩了一圈,每個房門都關得嚴嚴實實。

    沒有一個體面的人出來交涉談判,看來戴維有可能不在這里。

    當然,也可能就躲在哪個床下,他本來就不是什么體面人。

    等他們兩個再次下樓時,大堂里的人已經跑光了,明晃晃空蕩蕩安安靜靜,只聽得破損大門外的春雨沙沙。

    靜心傾聽,大樓內還是一點聲音也沒有。

    所有人都屏息靜氣躲在黑暗中,默默望著虛空,祈盼這兩個殺神早點離開。

    血腥氣很重,地上到處是血,不小心踩上去容易滑倒。

    因為李奧娜的漢刀肆意揮灑,四周的墻上也噴濺了不少。

    這里像是剛清空的屠宰場。

    找時間要提醒她,爆靜脈會更文雅一些。

    王爾德一屁股坐在大堂右側的接待沙發上,把刀橫在腿上,拿出手機發了個信息給馬爾福:“你們會長在幾樓幾號?不找到他我是不會離開的!”

    馬爾福半晌沒回。

    不過王爾德不著急。

    還是午夜,有的是時間,反正回家也沒啥事,這里的沙發很高級,比出租屋的舒服多了。

    李奧娜百無聊賴,用刀到處砍。

    每一刀的響聲都傳遍樓宇。

    聽在所有人的耳朵里,砍在每個人的靈魂上。

    坐久了王爾德站起來活動活動,扛著唐刀瀏覽大堂里的文宣。

    畢竟天風會是個盈利機構,也需要些企業文化騙人騙自己。

    他剛一走開,李奧娜就用她的大刀默默把沙發全割開了!

    這娘們絕對有破壞癖。

    割完了沙發,她繼續到處砍。

    在大堂的左側,掛了許多金光閃閃的方形牌子。

    掛銅牌不知是什么時候開始的傳統,應該有一百多年了,反正一直延續到現在。

    一個企業要是不在門口掛幾塊表彰、獲獎、認證的銅牌,似乎就顯得沒什么實力。

    各種會道門館社實際上也是企業,當然也得如此。

    于是天風會明晃晃掛了半面墻。

    王爾德有個毛病,只要有文字的東西,他都要看看,于是很認真地一塊塊看。

    看到角落一塊牌子時他一愣,然后忍不住冷笑起來!

    他立刻把李奧娜叫了過來:“我可能掃蕩到一個壞人,大概知道是什么人委托的天風會了!”

    在左下角不起眼的角落,掛著一塊不起眼的牌子,但上面寫的內容很扎眼!

    天風會常年法律顧問:大道律師事務所江森律師團隊。

    武道會館是高風險行業,各種死傷意外難免,的確需要法律顧問。

    李奧娜看著那塊牌子也有些驚訝:“居然是江森,不可能這么巧合吧?”

    事情看似有了點眉目,不過王爾德覺得不太合理:“江森是我們委托的律師,是找朱利安維權的,你覺得朱利安會蠢到反過來委托江森幫他找人干掉我們嗎?”

    李奧娜理解得很快:“的確不太合理,即便他收買了江森銷案,也沒必要反過來委托他做這種事,這簡直是授人以柄!”

    “現在有的是渠道干這種骯臟事,而且絕對保密!”

    王爾德看著牌子沉默了一會:“很可能這個律師兩面收了錢,對朱利安承諾擺平這事,最后卻干脆找天風會干掉我們。”

    李奧娜點點頭:“也就是說這家伙等你十八歲時找上門來,其實就是忽悠你授權這個官司,然后他去勒索朱利安,得手后反過頭殺我們滅口?”

    她邊說邊舉刀想砍了這些銅牌,被王爾德制止了!

    不能讓江森知道已經注意到他。

    “他收了錢,這個官司就不能打了,萬一我們找別的律師重啟調查,他也沒法對朱利安交代,只能干掉我們!”王爾德說著面頰抽了兩下,不知是氣憤還是有點冷:“想殺我們也就算了,居然還特么騙走了母親最后留給我的那點錢!”

    事情一旦涉及錢,真的堪比殺父之仇。

    不過這些都還只是兩人的猜測,未加驗證。

    不過不妨礙李奧娜的邪火重新燃起:“我看咱們還是上去繼續砍人吧,一直到他們會長出來求饒為止,到時候一問就清楚了!”

    萬一戴維就是不出來呢,把天風會全都砍了?

    就在這時候馬爾福回了信息:“大哥,剛才大家逃命擠在一個小房間里轉不開身,我不方便回信息。”

    “我是到這以后才知道會長沒來,在家遙控指揮。我很佩服您的理智,砍這么多人居然好像沒鬧出人命!”

    看來這小子就在樓內,掌握所有情況。

    “你們會長家住哪里?”

    “這個我不知道,我和他沒有私交。”

    “那你認識江森律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