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奇寶貝大師系統無彈窗免費看 > 26、都是作死能手
    看來藤原靜香是個作死小能手。

    怪不得念叨什么我相即是非相,原來那個鬼樣子是她自己弄出來的。

    學醫不好好當醫生,拿自己當試驗品,結果把自己改造成了尤達大師。

    有時候你不得不佩服東瀛人的狠勁,彪起來拿自己都不當人。

    王爾德知道藤原和雄還沒說完,沒急著插嘴。

    他把那本書拿出來,應該是有治療方法的。

    果然他接著捧起那本書:“這里面記載有利用靈力的愈療化生之術,應該對靜香有效,可是我們都已經無法再修習掌握,既然先生答應救我妹妹,我愿意將《鬼隱之書》獻上!”

    這本書在他們手上已經沒有價值,但卻記錄有能夠救藤原靜香的忍者醫療術!

    現在藤原和雄把這本書送給王爾德,希望他學會忍者愈療化生之術,救藤原靜香一命!

    如此說來他也不是一頓飯就讓人辦事,也不僅僅是利用警佐的身份暗暗威懾,還算是等價交換的。

    李奧娜似乎對《鬼隱之書》也很感興趣,她很想知道人類利用念力的水平有多高,是不是真像影視里描述的那么玄幻牛逼,她一直以為那一切都是虛構的,是人類的理想。

    而《鬼隱之書》應該是能代表人類念力最高水平的總結之一,有很高的指標意義。

    但她也沒失去理智:“你可要想好了,也許我們的念力和他們的靈力還是有差別的,自己能不能學會,如果把人弄死了,這個警佐到時候未必講理。”

    王爾德不認為精神力有什么本質差別。

    不過他想到了另一個問題,看著青色的書皮有些猶豫:“你這書我看得懂嗎?如果是日古文,軟件可不容易翻譯。”

    聯邦之內人種、文字非常復雜,便利的溝通非常重要,所以各種翻譯軟件水平已經非常高,但是如果用已經無人使用的語言文字書寫的東西,則還是需要專家才能解讀。

    藤原和雄連忙回答:“完全沒問題,這是用中文寫的,我們東瀛古時候重要的文獻書籍其實都是中文的!”

    這個好像是,王爾德也知道古代東瀛上層都精通中文,雖然語言不通,拿一支筆就可以筆談,完全沒有問題。

    他們許多全中文的古書,實際上相當部分都是引進,搞不好這本鬼隱之書也有華夏淵源,那也不是什么怪事,東瀛的武道和武器其實也都能在華夏找到影子。

    他們引以為傲的東洋刀,完全就是唐刀稍微改了改。

    他接著說:“靜香曾經非常認真地研究過這本書,作了不少筆記,稍后她將文件發給您,對您參詳這本書很有幫助。”

    都說東瀛人體貼起來無微不至,果不其然,連學習筆記都附送了。

    側面也說明,他和妹妹詳細探討過這件事。

    王爾德鄭重其事地把書接了過來,稍加翻閱,果然都是中文,雖然是文言,對他而言并不是問題。

    這時候應該表個態,不能白吃白喝還白拿:“我回去立刻研究,有進展就馬上為靜香小姐醫治!”

    藤原和雄也不傻,沒忘了提醒:“華夏古語,君子一言……”

    王爾德回了一句:“駟馬難追!”

    如果自己參詳不透,可不是把書還回來那么簡單,到時候藤原和雄公私分明,非和他算賬不可。

    想在聯邦內繼續混下去,怎么可能與警部為敵。

    駟馬難追恐怕就是浪跡天涯跑沒影了。

    當然,也可以干掉這對兄妹,只不過不被查出來的可能性很低,一樣是亡命的人生等著。

    事情談完了,兩人相對無言了,王爾德干脆告辭:“靜香小姐情況不容樂觀,我就不耽誤時間了,這就回去領悟你們的愈療術吧!”

    藤原和雄當然不會挽留,兩人還互相加了聯絡軟件,方便溝通。

    警佐恐怕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名字和幾個刺客殺手、殺人犯、殺人未遂犯分組在一起。

    在通訊錄里,王爾德把他們單獨放在“壞蛋”組里。

    藤原和雄把書又放回漆盒,然后用那塊布包好,鑒于外面還在下雨,又拿一個塑料袋裹了起來。

    出于禮貌,王爾德自然沒忘了和尤達大師道別。

    沒想到這個東洋妮真夠佛系的,輕聲道:“我告訴你一句咒語,一定要記住:婆珊婆演底。”

    “這又是什么經書上的?”

    “這是等會我發給你的鬼隱筆記密碼。”

    王爾德心里大概有譜了,鬼版靜香即便是治好了,也特么鐵定還是個怪胎。

    為了發送方便,他又加了藤原靜香的好友。

    看來她還沒真到奄奄一息的地步,至少還能玩手機。

    在門口以及電梯口,王爾德與藤原和雄互相不知道鞠了多少個躬。

    和東瀛人道別是個大麻煩,他會盯著你,一直到看不到你為止,和戀人似的。

    在電梯里王爾德就查詢了婆珊婆演底是什么意思,沒想到這幾個字也大有來歷,并不是順嘴胡謅的。

    婆珊婆演底是黑夜之神的名字,不過和《金剛經》無關,而是出自于《華嚴經》。

    在夜深人靜時,鬼怪盜賊開始橫行,婆珊婆演底就出來保護眾生,驅除惡夢。

    如果一個人晚上害怕或者疑神疑鬼時就默念他的名字,可以保平安,不過要呼喚七遍才有效。

    藤原靜香的精神世界真是光怪陸離,于是乎相由心生。

    雨還是那么大,藤原和雄給了王爾德一把傘,他頂著風雨找到李奧娜的車。

    回程路上李奧娜很感慨:“肉體真是一個大麻煩,出了問題居然能把人折磨成那個樣子,完全變成了怪物。”

    而王爾德卻難以想象青宙那種沒有肉體的生命狀態,也完全無法認同她的觀念:“雖然生老病死有許多痛苦和不堪,但是沒有肉體也少了許多樂趣。”

    李奧娜不以為然:“什么樂趣?除了吃喝拉撒不就是那點事,人類用生殖行為取樂,你不覺得荒唐可笑嗎?”

    用生殖行為取樂就可笑了?那是你沒經驗!

    王爾德不想和她探討這個問題,李奧娜是超然姿態,自己聊起來可能就比較猥瑣了。

    他轉了話題:“藤原和雄對他妹妹的感情很偉大,這才是真正的人性光輝,為了救她,把家族不傳之秘直接就送我了。”

    李奧娜又不以為然了:“就他那個天賦,守著這本書如同面對廢紙,這是在你身上的投資,回報就是他妹妹的生命,廢紙換妹妹,很劃算。”

    她瞥了一眼王爾德:“覺得這本書珍貴的是你不是他。”

    王爾德心里明白,感恩才是善意的基礎,如果互相不買賬,把事情都理解為利益交換,就是這樣的結果,這是很累的思維模式。

    可善意實在是很容易被傷害。

    雨太大他們的回程用了一個多小時,到達樓下停車場時已經是九點多。

    風雨聲很大,透過車窗可以看到路邊的柳樹搖擺得很癲狂,好像要從泥土里掙脫出來逃走。

    這樣的風雨之夜周圍幾乎一個人都沒有,萬家燈火在雨中變得模糊而遙遠。

    王爾德把書匣塞進李奧娜的背包,然后先撐傘下了車,再到另一頭接李奧娜。

    沒想到暮春就會下這么大的雨,吹打到臉上寒意凜然。

    然而意外橫生,就在他準備拉開李奧娜的車門時,一點征兆沒有,春雨的寒意霎時變成了一股殺氣!

    時間頓時變慢了,所有的雨滴在風中定格!

    王爾德將雨傘一舉,黑暗中一道陰影已經迎面而來,一點寒光挾在其中!

    殺手!

    奇龍星人!

    劇情居然沒有按照王爾德之前預想的發展,奇龍星人沒有變成騎車的少女,在早晨的陽光中與他擦肩而過,對著他脖子就是一刀!

    也沒變成過馬路的老人,顫巍巍突然回身,猝不及防捅他一刀!

    她居然玩了一招傳統手法,在風雨之夜守在停車格附近,趁他下車殺個措手不及!

    這也是個自作聰明的作死能手!

    冷風挾雨打在王爾德的臉上,帶著淡淡的草氣花香。

    他的瞳孔猛縮,眼中寒光暴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