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奇寶貝大師系統無彈窗免費看 > 13、不正經的氣息
    王爾德突然明白了,這事還有后續。

    這個江森律師老奸巨猾,很可能把一個案子拆分成上下集,分別處理分別收費,這應該是律師行的慣用招數。

    他又坐了下來:“我母親當年信托給你們,打擊侵權難道不是你們的責任嗎?”

    江森從那堆文件里抽出一份遞給王爾德,一臉的堆笑:“您看看,當年信托的是監理,其他權益部分完全在您母親手上。實際上信托關系只維持了一年,后續的費用就中斷了,本事務所是本著專業精神,才參與了最后結業程序。”

    現今社會無利不起早,事務所明明從清算財產中扣除了相關清算費用,不過這個也沒什么好拆穿的。

    王爾德草草看了當年的合約,的確是這么劃定的權責。

    江森把話說得很肯定:“我們事務所已經掌握充分證據,有人侵犯安思麗女士的專利,而您是她的指定受益人,如果您委托我們代理這個案子,可以得到不菲的經濟補償。”

    不過進一步情況他卻不肯多說,代理費用是二十萬聯邦幣,外加經濟補償百分之五的提成,案子無論成敗,代理費不退。

    那也就是說,王爾德剛到手的二十六萬,如果要打官司,就只剩下六萬了!

    怪不得這個事務所能維持一百多年,不夠狠不夠黑是不行的。

    如果王爾德這次拿到的是三十六萬,他們恐怕就敢開價三十萬!

    其實王爾德能夠大致猜到,侵犯專利權的如果不是父親,多半是母親之前的合伙人,人世間的權益糾紛案件沒多復雜,尤其是涉及金錢時,絕大多數時候不是陌生人。

    但這畢竟是陳年舊案,調查起來費時費力,如果涉及父親,王爾德更不愿意直接面對,還不如交給已經掌握一定線索的專業人士處理。

    二十六萬改變不了命運,小富即安已經不是人生目標,當然不能放過任何徹底翻身的機會。

    李奧娜也對他微微點頭。

    王爾德立刻同意了追索,接下去簽約、打款,辦理好了所有手續,江森才肯進一步透露了情況。

    母親當年的合伙人叫朱利安,侵權的就是他。

    這個人王爾德是知道的,和父母的關系都不錯,是他們的校友,時常往來,王爾德叫他伯伯。

    這個人有個兒子,比王爾德大六歲,名字叫朱可夫,家庭聚會時經常負責帶著他玩,為人和善可親。

    兩家關系雖然不錯,但母親去世后基本就斷了聯系。

    沒想到母親會在離婚手續辦理期間,和他合作開辦公司,這特么聽起來就一股騷味!

    王爾德從中嗅到了出軌的氣息。

    出軌就出軌吧,母親當年高興就好。

    而朱利安的侵權花樣并不稀奇,無非就是金蟬脫殼。

    安思麗發生意外后,信托到期,那么她秘密參股的股份無人打理,成了朱利安覬覦的肥肉。

    他干脆另外成立了一家公司,完全頂替了天演科技的所有業務,甚至廠房辦公室都沒換,僅僅是換了一塊牌子。

    原來的公司申請破產,安思麗的股份化為烏有。

    王爾德對此并不吃驚,這種被所謂朋友坑害的事情多如牛毛,幾乎每個人都可以說出一兩個故事。

    有那么一刻他心中邪念泛起,很想立刻起身,找到朱利安痛痛快快用暴力解決這事。

    對待這種人,何必依法合規!

    可他還是壓抑住了,已經有人命在手還沒洗脫干凈,別再惹是生非。

    對于商人,最好的懲罰不是揍,而是出錢割肉。

    大道事務所在這件事情上無疑耍了滑頭,清算時沒有主張權利。

    可他們畢竟只是一個盈利機構,并非上帝的代言人,不做沒好處的事也無可厚非。

    既然事情談完了,江森律師最后起身和他們一一握手:“我們事務所會根據您的委托,盡快展開司法行動,這段時間請保持通訊暢通,隨時聯絡。”

    一直送進電梯,江森才揮手道別。

    這兩天警部應該會找上門來調查,原本待在學校里繼續扮演好學生很重要,可是既然已經出來了,再趕回去有些刻意,于是兩人干脆四處逛了逛。

    那個所謂的朱利安伯伯,李奧娜當然也認識,感嘆良多:“我們青宙文明與地球差別太大了,基本沒什么可比性,別看我保留著記憶,實際上對于在地球上生活幫助不大。”

    她話鋒一轉,說得就不太好聽了:“我花了許多年才了解人類行為、表情的深層含義,以至于當時沒看懂你媽和這個朱利安眉來眼去!”

    王爾德對母親的印象一直是美好的,雖然自己來歷復雜,但是這個生身關系絕對錯不了,不太愛聽這樣的議論,立刻禁止她繼續說下去。

    李奧娜不以為然:“她只是你這個身體的母親,并不是你的母親,她的兒子在你寄生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對于她的各種奇談怪論王爾德已經習慣了,本來連爭論的興趣都沒有,可涉及母親實在忍不住了:“我和她至少還有血緣,我和你既無血緣關系也無記憶維系,你還不是認定我是你弟弟,憑啥?”

    人和人之間最重要的維系是情感上的認同,沒有這個基礎,其他的關聯再多也沒用。

    李奧娜一時無言以對,最后惱羞成怒,一路冷著臉不再理他。

    離家時不可能什么都帶,王爾德由里到外都缺衣服,于是和李奧娜一起都買了幾套,順便再次強調:“這衣服也是花我媽錢買的,以后不準再說她的壞話!”

    雖然剛剛繼承的錢幾乎轉眼又還給了事務所,但剩下來的六萬聯邦幣也足以暫時解決他們兩人的生活需求。

    飲水思源,這都是來自于母親的愛。

    雖然感情有許多載體,但金錢無疑是其中最好的一種,沒有之一。

    作為兩個武者,他們自然對武器格外感興趣,路過武器店時也進去逛了很久。

    根據聯邦法律,非定向能的、基于火藥的槍械都已經禁止使用,不過為了鼓勵武道發展,持有冷兵器是合法的。

    武器店里的冷兵器分兩種,一種是地球上使用的,以金屬材質為主。

    另一種是超然世界里使用的非金屬武器,由合成材料制造,價格不菲,隨便一把匕首就是上萬。

    最貴的武器自然是用超然世界中特殊精石煉制的,普通一把刀劍就是二三十萬,精品名品動輒幾百萬,一般人根本無法問津。

    進入武器店不久,凌晨那種被盯著的感覺,突然又出現了,不過維持的時間很短,只有兩三分鐘!

    王爾德無需回頭也能念力觀察周遭發生的事,但他始終沒有找到那個異樣感覺的來源。

    看來念力還是不夠嫻熟。

    自己恢復來的念力畢竟是寄生人體后的二手貨,所以容易出各種差錯?

    他覺得這個想法扯淡,沒聽李奧娜這么抱怨過。

    最終他們什么武器也沒買。

    警部的調查還沒展開,何必買這些東西放家里礙眼。

    回家后王爾德整個晚上都在琢磨自己的念力,努力將所有能使用的技巧一遍遍練習到極致。

    目前階段他尤其喜歡控氣之術,不但能凝氣如刀,還能生成氣盾,無色無形,特別低調。

    李奧娜說這個能力在地球特別好用,在青宙則是個沒多大威力的技能,那里的大氣過于稀薄。

    午夜過后,萬籟俱寂。

    王爾德與李奧娜都在自己房間里各忙各的。

    突然之間,那種被注視的感覺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