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神奇寶貝大師系統無彈窗免費看 > 12、鬼祟的信托
    王爾德很敏感,如果李奧娜在他家里飄了十六年,那么對家里的事恐怕了如指掌。

    他忍不住問:“你剛說我母親死得怎么了?話別說一半!”

    李奧娜倒也不遮遮掩掩,因為沒有必要:“我是說她死得有點不明不白。你應該知道你父母是大學同學,專攻醫藥學,而且一直同學到博士畢業,也算是郎才女貌,當然反過來女才郎貌也成立。”

    “后來結婚生子,又一起創辦了一家生物技術公司,公司經營得相當成功,十年下來在醫藥界就已赫赫有名,不過婚姻卻經營失敗,這個你應該也略知一二。”

    這些王爾德當然知道,兩個聰明人的婚姻,不失敗的幾率很小。

    “大概在你母親意外去世前一年,你父親就堅持要整體出售他們合伙創辦的公司,而你母親不同意,就在出售談判的關鍵時刻,她出了交通意外。”

    關鍵時候利益相關人突然死了,這個情節很影視套路,看似充滿陰謀,其實缺乏智商,現實中應該沒人干這么明顯的壞事。

    李奧娜攤攤手:“死人是不會發表意見的,所以你父親不但順利賣掉了公司,還獨吞了所有好處!”

    王爾德沒有表態,所有意外去世的人都有身后未了事,這么無端懷疑起來恐怕也會傷害許多在世的人。

    雖然父親的冷漠讓王爾德對他沒有好感,但也不能沒任何證據就給他扣個這么惡劣的帽子。

    李奧娜不是利益相關人,她怎么想是個人自由。

    “其實早幾年我就打算進入人體研究念力恢復問題,結果碰上你母親去世,我擔心你的安全,不得不一緩再緩。觀察了三、四年后,發現你父親依然懶得搭理你,才放心暫時離開。”

    王爾德:“你懷疑我父親有證據嗎?”

    李奧娜撇撇嘴:“你父親性格陰沉,心思縝密,我沒發現證據,而你母親是在圣光星出差時遭遇意外,我沒法去調查,具體情況不得而知。”

    王爾德嘆口氣:“這種沒有證據的揣測毫無價值,說出來也是自尋煩惱。”

    “也是,當年我懶得管他們人類的事,不然有陰謀必定瞞不過我!”

    這也是馬后炮,廢話一句。

    李奧娜曾經永生不死,王爾德一直好奇她的時間感,在地球這么守護十八年對她是什么概念?

    是短短的一轉眼,還是漫長的歲月?

    李奧娜感覺到他的注視,奇怪地回望:“你走路不看路,看我干什么?”

    為了顯得成熟些,兩人回家換掉了校服,下午兩點準時到了大道律師事務所。

    來之前王爾德查詢了這個事務所相關的資料,才知道這是個相當老牌的知名事務所,已經有一百四十多年歷史,以業務精湛、信譽卓著而聞名。

    在事務所獨立大廈的二十六層會客室,他們見到了江森,接待熱情而專業。

    在向王爾德正式確認授權后,他才允許李奧娜繼續參與信托交接。

    在江森的辦公室,他拿出了厚厚一摞材料,先介紹了信托情況。

    委托人當然就是王爾德的母親安思麗,委托大道事務所全權監理她在天演生物科技公司的股份權益。

    江森解釋道:“天演生物科技是七年前安思麗女士以獨有專利技術秘密入股的一家醫藥公司,專門從事基因轉化藥物的研究和生產,安思麗女士在其中占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王爾德很快就明白了,幾乎就在父親準備賣掉合伙公司的同時,母親也不是省油的燈,偷偷用自己的獨有技術,與別人又合伙創辦了一家新的公司!

    此時母親當然不能公開出面,于是就委托了大道事務所監理。

    看來父母離婚前早早就離心,同床異夢,各懷鬼胎。

    這里所謂的基因干預轉化,實際上是后天手段,用藥物對基因進行干預,起到與先天基因編輯類似的效果,屬于基因療法范疇,目前正方興未艾。

    新公司起步相當順利,一年后便投產,可惜不久后母親就遭遇了意外。

    王爾德感覺不太好:“我母親一年后就去世了,當時委托你們事務所代為監理,是否是意識到自己或者我有生命危險?否則怎么會等我十八歲才移交信托?”

    江森搖搖頭:“據我所知并不是這樣,當時安思麗女士已經在辦理離婚,但因為一些經濟事務沒有處理完畢,離婚協議一時無法達成。”

    “原本這項委托業務是短期的,一年一簽,反而是因為安思麗女士意外去世,才拖了數年。”

    如果是短期信托,似乎真的只是為了避開辦理離婚手續時期,有些偷偷摸摸,聽起來不太體面。

    那時候父母已經在協議離婚,而母親趕在合伙公司出售前創辦新公司,恐怕也有專利法律上的考慮,這無疑是一場利益博弈。

    江森接著說:“因為這是一項保密業務,第二順位受益人是您,出于保密需要,我們事務所只好等您滿十八歲有處置權后,才通知您交割信托。”

    十八歲接受信托,原來也并不是母親未雨綢繆有什么先見之明,僅僅是她意外去世后根據法律的處理。

    母親被害,也許根本就是李奧娜的無端妄想,是出于對父親的厭煩。

    江森又拿出幾份文件遞給王爾德:“很遺憾,天演生物科技公司的經營三年前就陷入了困境,最終宣布了破產,這些是有關破產的文件。”

    王爾德愣了,與李奧娜面面相覷!

    破產了?

    他們兩個可是帶著一腦袋發財夢來的,結果就是接收一堆破產文件?

    王爾德沒看那些文件,直接問江森:“沒錢了?不會還得我支付你們委托費吧?”

    李奧娜卻提出一連串質疑:“一家先進的生物科技公司順利投產,怎么會短短兩三年后就破產?難道產品一上市就落后了?基因科技產品的周期不可能這么短吧?”

    江森還是不溫不火地微笑著:“也不是一點錢沒有,破產清算后分了一些錢,扣除委托費用后,目前還有二十多萬聯邦幣。”

    二十多萬聯邦幣對王爾德來說也不算少,這幾乎是一個普通白領二十年的工資。

    雖然完全不夠一個人進入超然世界的費用,但可以解燃眉之急。

    江森也沒忘了回應李奧娜:“至于為什么破產,這里有歷年的財務報告,解釋得相當清楚,事務所認為公司的財務報告是真實的。”

    李奧娜和王爾德分別翻看了一個年度的報告,上面蓋了好幾個審計、評估機構的公章,質疑這些超出了他們的能力。

    如此一來,似乎也沒什么好深究了,重新評估一個破產公司不僅費用不菲,也需要充分的法律依據。

    公司已經沒了,沒有倒貼委托費就不錯了。

    江森指了指那些文件:“如果沒有異議,就請簽了這些文件,我們就能交割清算資金了。”

    王爾德默默全都簽了字,看來母親當年耍的花招,現在都成了死招,百分之三十多股份,只剩下二十多萬的聯邦幣。

    江森馬上通知了事務所的財務部門,前后也就十幾分鐘,辦完了資產交接,款項叮咚到賬了。

    就在王爾德準備離去時,江森突然說:“天演科技的信托案子結束了,我們合作很愉快。”

    “不過我們事務所發現其他公司有針對安思麗女士專利技術的侵權行為,您是安思麗女士指定的受益人,不知先生是否需要法律方面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