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 第564章 阿梧懷孕
“三哥,你看他,你看他,他還不知錯,還在使勁兒撕我的作業!”
“你要告訴夫子,替我作證,是真的被善善撕了!”
陸元宵被這漫天碎紙驚得目瞪口呆。
這一幕……有點眼熟。
像極了當年追風背鍋時的場景。
偏生朝朝裝的像極了,眼底含淚,拉著自己的袖子哭的一臉委屈。
陸元宵腦子里嗡嗡的,上前便蹲在面無表情的弟弟面前:“善善,告訴三哥,你是自愿的嗎?”
善善…………
我是被脅迫的。
但我不能說。
他偷偷瞥向三哥身后笑的溫柔的朝朝姐姐,只見姐姐一臉溫柔道:“善善你說,是誰威脅你了嗎?姐姐替你做主她握起拳頭,朝天空揮了一下。
善善默默搖頭,手上撕的更起勁兒。
他對著三哥眨巴眨巴眼睛,三哥,偷偷問,你偷偷問啊!!
“善善眼睛怎么了?待會請個夫子給他看看。莫不是有眼疾?”陸元宵嘀嘀咕咕,門外小廝催促,他只得吩咐下人關注弟弟眼睛,然后離開。
“朝朝別急,三哥重新給你帶點回來
陸朝朝……
耷拉著腦袋,如喪考妣。
坐在床上的奶娃突然無聲的裂開嘴,露出牙齦肉笑的開懷。見陸朝朝吃癟,他就開心就開心。
“你表現的讓我很不滿意,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表情的機會
奶娃笑容一滯。
憤怒的握起拳頭,憑什么你不開心,我就不能開心!!
他一怒之下,便……
怒了一下。
在姐姐的拳頭小,收起笑容,耷拉著腦袋,與她表情如出一轍。
陸朝朝心頭舒坦極了,上前拍了拍他的腦袋。
“你放心,姐姐的作業也有你的一份兒, 你要快點長大,好替我做作業啊
陸朝朝語氣真摯誠懇。
奶娃憋著一泡眼淚,黑黝黝的眸子里誰也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府中許多人壓根不知道作業昏迷之事。
但容澈征戰沙場多年,自然隱隱察覺到昨夜變化。
早膳時,他將陸朝朝以前畫的符貼的滿院皆是。
“咱府上,怕是不干凈容澈語氣幽深。
“我今早讓人掘地三尺,在外院墻腳底下,挖出許多被吸干血的牲畜尸體
他原本擔憂蕓娘害怕,但若瞞著蕓娘,又怕蕓娘不自覺沖撞了邪祟。
蕓娘手中湯勺一掉。
陸朝朝坐在桌前認認真真吃飯,旁邊就是在喂米糊的奶娘,以及滿臉無辜的善善。
“你別怕,朝朝的符咒有靈氣,等閑邪祟不敢靠近
“只是,那牲畜脖子上都有兩個牙印,恐怕是傳說中的僵。書中傳聞,死而不腐為僵,以吸食人血為食,恐怕會釀成大禍
陸朝朝弱弱的舉起小手:“爹爹,娘親,不用著急,朝朝已經解決啦
“小僵尸說他再也不敢了
她瞥了眼吃著米糊的弟弟,笑的深沉。
蕓娘一怔,隨即面上露出一絲擔憂:“你沒受傷吧?”
“沒事咧,娘親。就兩顆牙能干啥……”小姑娘嘀嘀咕咕,半點沒放在心上。
容澈隱約聽得這句,心頭突突的,突然看向兒子。
飯后,容澈讓人將吸干的牲畜尸體盡數焚燒。
只是,他蹲在干尸前看著牙窟窿怔了許久。
“娘,聽說弟弟之前叫糖葫蘆?”陸朝朝趴在母親身邊問道。
許時蕓笑著道:“是,你最愛糖葫蘆,便給他起了個小名叫葫蘆。后來一想,又怕鎮不住,便讓你親自起了
“如今就叫善善
容向善。
這是容家唯一的子嗣,鎮國公府兩老據說興奮的睡不著,連夜給老祖宗修繕了祠堂。
善善坐在床上,他眼底有幾分煩躁。
他渴望的不是血,他只是享受生命在他手中流逝的快樂。
但他本能的懼怕陸朝朝,即便還在嬰孩的年紀,便學會掩藏。
“朝朝,如今你既已歸家,那學習便不能再落下。南國還等著你打理呢……”陸硯書離開前,南國已經能順利運行,但將來朝朝遲早得回去主持朝政。
“大哥如今還能幫你看著,等你學成歸來,可就不能犯懶了陸硯書笑瞇瞇的揉了揉朝朝腦袋。
陸朝朝焉噠噠的哦了一聲:“再休息三天吧?我受了傷,還未養好呢……”
“胳膊疼,腿也疼,心也疼……”
陸硯書失笑不已:“你都沒心……哪里……”說完,猛地住口。
他慌亂中看向朝朝,才發現小姑娘笑吟吟的,神色并無一絲受傷。
“好好好,真拿你沒辦法,再休三天他歉意的抱了抱朝朝,責怪自己怎能說出這樣的話。
當真糊涂了。
待陸硯書離開,陸朝朝才抱著膝蓋坐在門前,戳了戳花壇中的小草。
“小草小草,你說我現在算什么呢?神?人?妖邪?”
她分不清神人魔的定義是什么。
還未來得及感傷,便見燭墨從天而降,一張老臉都快笑出褶子,歡喜的沖上前將陸朝朝抱在懷里。
甚至朝著天空扔下來又接住。
“啊啊啊啊……”
“小主子,小主子,我要當爹了!我要當爹了!!”
“你知道嗎?阿梧懷孕啦!”燭墨笑的整個人都在顫抖,抱著朝朝喜不自勝。
“我燭墨有后啦!哈哈哈哈……”要知道龍族出了名的子嗣艱難,他才成婚一年,就有了子嗣!!
天知道他有多歡喜。
“今兒冥界那群神走了,等會我便帶你去看看
“我聽說凡間婦人懷孕,愛吃酸和辣,等會我找許夫人尋些零嘴
“對了,阿梧是凡人,但我的子嗣又是龍族,這孩子得懷多久?阿梧身子撐得住嗎?”燭墨喜中帶憂,龍族子嗣要懷一年零八個月,阿梧恐怕要遭罪了。
陸朝朝輕輕抽了口涼氣。
她有預感,燭墨即將要有自己的報應。
“我可記得,你龍族還有位發妻等著……”陸朝朝小聲的提醒。
燭墨不甚在意的擺手:“好好的,提那晦氣人做什么
夜里,天色將暗。
陸朝朝與燭墨離開陸家前,在陸府四周落下禁制。善善邪性的厲害,恐他會招來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陸朝朝提前防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