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歷史的天空之靖康遺恨 > 第二九七章 計謀敗露 (1)
  當時,欽宗答應耿南仲,在對待蕭仲恭使宋一事上,會按照宋金之間簽訂的合約辦事。

  欽宗對耿南仲的這個答復,令秦檜疑惑不解。

  在這之前,秦檜和欽宗已商量畢,決定利用金使蕭仲恭策反耶律余睹,具體辦法是由欽宗親自召見蕭仲恭,對其好生勸慰,促其暗中投宋,然后將欽宗寫給耶律余睹的親筆信密封于蠟丸之內,藏于蕭仲恭頭發中,由蕭仲恭轉道太原,送與駐扎在太原的耶律余睹。

  當天超會后,秦檜回到府中,坐在太師椅上,想著朝會上發生了的一些情況。請回想不明白,欽宗的態度怎么又變了?不是讓我策反蕭仲恭和耶律余睹嘛,怎么又要按宋金只見簽訂的合約辦?

  秦檜心里正納悶著,忽聞府邸外報到“圣旨到!”秦檜慌忙起身,迎至府邸門外,見朝中宣旨官已站于府邸大門前。秦檜急步趨前,跪伏在地,望宣旨官扣頭,高聲呼道:“臣秦檜謹接圣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宣旨官見秦檜跪伏于地,口呼萬歲,忙道:“秦中丞請起。圣上派俺前來宣旨,乃是口諭,令其他人等回避。”

  秦檜見說,遂爬起身來,令其他人回避,然后恭迎宣旨官入府,進入大堂。

  秦檜恭讓著宣旨官坐入上座。

  宣旨官道:“秦中丞客氣了。現在就下官與中丞大人二人,無需多禮。秦大人請上座。”

  兩人相讓了一番,分賓主坐了。

  秦檜望著宣旨官,抱拳一敬后道:“圣上有何口諭?臣恭聽。”宣旨官道:“俺來之前,圣上對俺道,至秦中丞府上,非是宣旨,而是告訴秦中丞,所議之事,照常進行,莫要耽擱。下官問圣上所議的乃是何事?圣上道秦中丞知道。”

  聽宣旨官如此一說,秦檜心里明白了,他和欽宗商定的事情并無變化,早朝上欽宗對耿南仲所言,乃是為了安撫耿南仲等人,非是要改變策反耶律余睹之計。秦檜知道了這個情況后,對宣旨官道:“圣上已有旨意安排于臣,你回宮后,稟告圣上,臣謹遵圣旨,即行照辦。”

  宣旨官見說,遂起身道:“即使如此,下官回宮復命去了。中丞大人在上,下官告退。”

  秦檜也起身,對宣旨官道:“朝廷事大,臣就不挽留公公久坐了,待日后閑暇,臣恭請公公。”

  宣旨官對秦檜一揖,出府邸去了。

  秦檜復坐在太師椅上,沉思了一會兒。秦檜心想,耿南仲等人貪戀富貴,定然鼓動欽宗割讓中山、河間二鎮,我若是不抓緊行動,恐落后于耿南仲等人,朝廷真把中山、河間二鎮割讓于金人了,朝廷北部邊關將失去重要屏障,宋金之間在發生戰事,朝廷將陷于無邊可防的境地。

  不行,我得抓緊行動,趕在耿南仲等人之前,搞定通過蕭仲恭策反耶律余睹之事。秦檜心想,假如此事成功,宋金之間的形勢將發生重大改變,金人面對的不僅僅是朝廷,還要面對契丹復國的嚴峻形勢,就顧不上和朝廷較勁了,到那時候,什么賠款、什么割讓三鎮,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如此想著,秦檜心里得意起來。秦檜心想,如此之大的功勞,乃是俺秦檜搞定的,俺大宋江山社稷因此而安泰,俺秦檜就是千古之功勛,將名芳百世,令后人敬仰。

  貪功之心令秦檜緊迫起來。秦檜起身,召集府役道:“備轎子,前往皇家驛館。”

  府役們準備好了轎子等出行車帳,秦檜出了府邸,登上轎子。府役開道的開道、押后的押后,抬著秦檜,望皇家驛館而去。

  皇家驛館中,等候了一天一夜的金使蕭仲恭早已心神不定,焦慮萬分了。蕭仲恭乃降金之契丹人。蕭仲恭能受金太宗完顏吳乞買之信任,被任命為使臣,出使宋朝,心里也是很感激的。蕭仲恭只想辦好完顏吳乞買委托之事,并無反金之意。然而,出使宋朝后,蕭仲恭受到秦檜威脅,讓他給耶律余睹帶信,策反耶律余睹,起兵反金。

  對于此事,蕭仲恭心里考量過很多次了,蕭仲恭知道這絕無可能。遼國占萬里疆域之遼闊,擁有百萬兵甲之強盛,挾天祚帝耶律延禧之勇猛,尚且經不住金人的攻打,以至于潰敗千里,亡國滅種;現如今大勢已定,以耶律余睹之數萬兵馬,又如何能擊潰金人、實現契丹復國之目的?這不是不識時務、以卵擊石、自尋滅亡嘛!蕭仲恭知道,這個事情決不能干,也干不成功。

  然而,現在在人家宋人的地盤上,人家讓我反金,我不答應怎么辦?事情鬧僵了,宋人殺了我,再把屎盆子扣在我頭上,說我出于契丹復國之目的,鼓動宋人拒不賠款、拒不割讓中山、河間二鎮,宋人因此才殺了我,我到哪里說理去?豈不是成了冤死鬼?!

  蕭仲恭心想,我得表面上答應他,先保了這條賤命再說。所以,蕭仲恭答應秦檜,愿意投宋,配合宋朝策反耶律余睹,愿意給耶律余睹捎帶欽宗的親筆信。

  盡管如此,蕭仲恭的心里還是忐忑不安,焦慮萬分。

  這時候,驛館外忽報“朝廷御史中丞秦大人到!”蕭仲恭趕忙迎至驛館外。

  秦檜下轎,與蕭仲恭見禮。

  見禮畢,秦檜攜蕭仲恭之手,進入到驛館內。驛館大堂,秦檜做了主位,蕭仲恭坐了客位。二人坐定后,秦檜對蕭仲恭說道:“昨日,本官覲見了圣上,把本官和你商定的情況稟告給了圣上,圣上甚是欣慰。圣上有諭旨,待貴使帶信給耶律余睹王子后,貴使可即行返回朝廷,圣上將賜予貴使高官厚祿,賜予府邸美姬,使貴使盡享人間富貴。”蕭仲恭假意歡喜道:“多謝秦大人抬舉促成,秦大人對小人恩重如山,小人切齒難忘,來世當牛做馬,定將回報。”秦檜道:“此乃圣上之隆恩,非本官之情。貴使欲報恩當盡忠圣上,盡忠故國,把宋遼合作,契丹復國的事情做好。”蕭仲恭答道:“小人謹遵秦大人指令。”秦檜大喜道:“好!甚好!現在我就帶你去覲見圣上,你把這邊的情況安排一下。”

  蕭仲恭站起身來,對秦檜一揖道:“秦大人安坐,小人這就去安排。”蕭仲恭從驛館大堂出來,回到住的館舍,召集手下人道:“昨日,本使已將我國之訴求通報于宋國秦中丞,秦中丞也稟告給了宋國皇帝;對本國之訴求,宋國皇帝甚是重視,答應盡快辦理。剛才,宋國朝廷中丞大人秦檜接見本使,告訴本使,宋國皇帝將召見本使。諸位久在國內,對宋國的情況不太了解。這宋國乃文明古國,歷史悠久,等級制度森嚴,講究甚多,他國皇帝只接見主使,不接見主使隨同人員。即使如此,諸位就靜候在驛館,待本使去見宋國皇帝,具體情況待本使回來后通報給諸位。”

  對蕭仲恭的說辭,金國使團中擔任副使的搭拉不是很認同,在蕭仲恭說完這番話后,搭拉道:“蕭使,按照慣例,宋國皇帝在接見主使的時候,當接見整個使團成員;如我國派出使團人員多,不便全體接見,也當在接見時安排我這個副使參加吧?若不然,這接見成什么了?不就成私人相會了嘛!”

  搭拉這番話很是有道理的。搭拉擔心宋國皇帝接見蕭仲恭的時候,會不會說或做有損金國的事情。作為使團副使,又是女真人的搭拉,本來對契丹人蕭仲恭擔任使團主使,而他這個女真高官卻只能擔任使團副使心有不滿,再一聽宋國在接見規格上的安排,心里就更不滿了,故此提出這個問題,為難蕭仲恭。

  宋朝朝廷是如何安排的,蕭仲恭心里太明白了,就是要讓他給耶律余睹帶信,要讓他策反耶律余睹;但這個情況,蕭仲恭不能告訴搭拉及使團其他人員。蕭仲恭心想,這個情況現在就告訴搭拉及使團其他人員,這幫女真人鬧將起來,必然惹惱宋廷,把事情給復雜化了,不如我先瞞著他們,等我回國后稟告太宗皇帝,到那時,該如何做,都是金國朝廷的事了,就與我沒啥關系了。

  如此想著,蕭仲恭淡然一笑,安慰搭拉及使團其他人員道:“副使所言極是;然入鄉隨俗,在一些細節上,我們也不好強求。不過,事情是很明確的,使團就是來催促宋廷履約的,宋廷只能答應我們的條件,沒有其他選擇;至于宋廷其他說辭,使團一律不予接受便是。至于宋廷皇帝只接見本使一人之事,就由宋廷吧,本使不過是走個程序而已。”

  蕭仲恭乃主使,主使如此一說,作為副使的搭拉及其他人員也不好再說什么。于是,蕭仲恭說完這番話后,搭拉接言說道:“即使如此,蕭使只管去見宋廷皇帝,盡快落實合約之事,我們好返國復命。”

  蕭仲恭道:“本使不辱使命,定將完成圣上交辦的任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