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老李家的錦鯉童養媳 > 第577章 是李滿倉的錯,他沒給種!
  周大丫扭頭看向老李頭。

  “老頭子,你說這事兒怎么辦?”

  老李頭狠狠抽了兩口煙,緩緩吐出。

  “我舍不得小滿。”

  周大丫深深嘆口氣。

  以前遇到什么難事,她都沒像現在這么犯愁。

  小滿是她帶大的,她又怎么舍得?

  “可他們才是小滿的親人,小滿身上流著跟他們一樣的血。”

  最后一個字蹦出口,周大丫哽咽。

  “咱還把小滿養大了吶,都說養恩大于生恩,咱跟小滿更親。”

  老李頭很不服氣。

  “曾培元說得不錯,我欠秋娘一條命,救她閨女是應該的,小滿不欠咱。”

  周大丫眼圈更紅了幾分。

  她鼻子酸得厲害。

  老李頭狠狠抽口煙。

  沒及時吐出,他被嗆得直咳嗽。

  哪怕再嘴硬,他內心也是贊同周大丫的說法。

  小滿不欠他老李家。

  更甚至,他們老李家欠小滿許多。

  要不是小滿,他們一家根本沒法攢下這么大的家業。

  要不是小滿,初元也沒法打敗羅自重,贏得那么大的名聲。

  如今小滿家人找上門,他還能阻攔小滿認祖歸宗嗎?

  他有什么臉阻攔?

  年近五十的老人,此刻眼含熱淚。

  他捂著嘴巴,小聲嗚咽起來。

  周大丫本來還在忍著,見老頭子哭了,她也忍不住了。

  兩個一生要強的人抱在一塊兒哭成一團。

  可兩人又不敢讓隔壁的人聽到,只能小聲抽泣。

  隔壁的陳小滿被曾老夫人拉住。

  “小滿,你知道你娘的墳被誰挖了嗎?”

  “在村里,以后我帶你們去看看。”

  “你帶我們去瞧瞧吧?”

  曾培元懇求道。

  曾夫人深深嘆口氣:“二十年沒見著她,沒想到再見面,已經是陰陽兩隔……”

  說到傷心處,曾夫人又抹起眼淚。

  曾序趕忙扶著曾夫人坐下,又扭頭哀求陳小滿:“爺爺奶奶對姑姑思念成疾,你帶他們去看看吧?”

  “小滿,你帶祖父母去看看你娘吧,我們來這兒許久了,一直想著念著,卻始終沒勇氣去看看。”

  曾培元老淚縱橫。

  陳小滿帶著曾夫人他們去找她娘的墳。

  他們來一趟不容易,又是多年沒見到女兒。

  不過是想看看女兒的墳,她肯定要滿足這個心愿。

  曾氏夫婦見到秋娘的孤墳,再控制不住自己,在墳前大哭。

  曾夫人傷心過度,竟然哭暈過去。

  陳小滿慌忙給她扎針。

  一番耽擱下來,回家時,天已經快黑了。

  而周大丫和老李頭已經睡下了。

  陳小滿想了想,沒有去打攪他們。

  翌日一早,曾夫人敲開了陳小滿的房門。

  “我和你外祖父商量過了,要把你娘的墳遷回老家。”

  陳小滿沒料到他們會有這個念頭。

  一時沒想好如何回答。

  曾夫人抓緊她的手,蒼老的雙眼里滿是血絲。

  “你娘生前受了許多苦,早早離世,附近只有她一座孤墳,太冷清了,若能葬回老家,好歹有祖先照應,我和你外祖父也能多跟她說說話。”

  說到后面,曾老夫人淚崩了。

  陳小滿當場答應下來。

  曾夫人大喜,拉著陳小滿就跑去找曾培元。

  “老爺快收拾行李,我們帶阿寧和小滿回家!”

  曾培元和曾序也是大喜。

  連連應好,慌忙去收拾東西。

  他們來老李家,并沒有帶多少東西,不過一上午就收拾完了。

  趁著他們忙活時,陳小滿總算找到機會跑去敲老李頭和周大丫的門。

  “什么事?”

  周大丫聲音沙啞。

  陳小滿聽著不對勁:“娘你聲音怎么不好,受了風寒嗎?”

  門里傳來周大丫慌亂的聲音:“沒,昨晚吃多了瓜子,上火了。”

  “我給你泡杯金銀花茶喝吧?”

  “你別忙活,我自己去弄就成。”

  陳小滿不再勉強。

  上火而已,不礙事。

  “娘,外祖母想帶我去給娘遷墳,今天下午就走,我要過些日子才回來,你和爹在家要好好的,實在不舒服就去找大夫看看。”

  她簡單把事兒說清楚了。

  可這些話聽在周大丫和老李頭耳朵里就是晴天霹靂。

  小滿要回曾家了。

  她還是要離開老李家。

  也對,曾家才是她真正的親人。

  老李頭嘴唇顫抖,兩只蒼老的大手抱著頭坐在床上,小聲嗚咽著,生怕被門口的陳小滿聽到。

  一生要強的周大丫撲到床上,把頭埋進被子里,任由眼淚不爭氣地往外跑。

  都怪她不爭氣,怎么就不是她生的小滿?

  也是李滿倉的錯,他沒給種!

  越想越委屈,周大丫一巴掌拍在老李頭的后背。

  老李頭委屈地看向她:“小滿都要走了,你還有心思打我!”

  哪怕是控訴,也只敢小小聲,怕門外的陳小滿聽到。

  周大丫氣道:“誰讓你生不出小滿!讓陳水生生去了!”

  老李頭又傷心又慪氣。

  “秋娘又不是我媳婦,我咋能生小滿?”

  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周大丫一愣,反應過來:“是我的肚子不爭氣……”

  她哭得更委屈,還用力拍打自己的肚子。

  老李頭被嚇得忘了哭,只顧得上去拉她。

  “老婆子,別打自己了,小滿說以后還會回來。”

  “她都回家了,回來也只是看一眼住兩天就要走。”

  周大丫狠狠擦了一把眼淚,可眼睛里的眼淚又不爭氣地掉下來。

  “她回曾家了,再過兩年,她成親生子后就顧不上咱了,慢慢地會把咱們忘了。”

  他們雖然沒有女兒,可村里有女兒的人家很多。

  女兒嫁出去后,婆家壓根不愿意她們回娘家。

  一開始女兒還想娘家。

  等生了兩三個孩子,就顧著孩子去了,自個兒就不愿意折騰回娘家了。

  老李頭心碎了。

  他覺得他也把閨女嫁出去了。

  雙手抱著后腦勺,把臉埋進膝蓋,無聲落淚。

  陳小滿壓根不知道,她坐著曾家馬車離開時,老李頭和周大丫躲在屋子里差點哭背氣去。

  因為遷墳,曾培元和曾夫人心情很不好。

  曾夫人一直念叨著阿寧小時候怎么樣。

  陳小滿還是頭一回聽到親娘小時候的事,聽得很入迷。

  偶爾也會被問起她和她娘的一些事。

  也許是時間太久了,很多小時候的事都忘了。

  零星記得的一些事講出來,曾家人聽得很認真,還經常追問。

  陳小滿只好求助張半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