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五十三章 藥到病除
    這一絲金光是入地眼。

    入地眼天心十道,竟已經開了第二道天心,現出兩道金紋。

    “這是什么?你的眼睛。”

    “我曾經習練過鬼神之術,此眼可看穿水底之下。現在看見海中暗流激蕩,也能看見遠處的景象。”

    而此刻,眾魚工已經被風清揚的這一手震撼了。船老大看了更驚心,竟然要給風清揚下跪,讓風清揚放他一馬。

    他們只是普通的魚工,不想卷入鬼神之事,在船老大看來,風清揚有鬼神之力,這趟行船肯定別有目的,所以才有這種亂象,他根本不想卷入,也不想知道風清揚的目的。

    鬼神之術?

    “別是戴了美瞳吧!”吳可櫻嘀咕一句。

    “放你一馬,你這話倒稀奇。”風清揚自嘲一句。

    “木已成舟,還有退路嗎?你總不能現在跳海吧,還是想著怎么脫困吧。”

    風清揚微微一蹙眉,目光穿透,順著風清揚指出一個方向,船老大無奈吆喝一聲,很快調轉船頭。

    “我的眼睛沒事,這是華夏的一種古術,你們陳家祖先,陳轉老祖也會入地眼。你若是去陳家祠堂,也許能找到陳家傳承。”

    還未說完,風清揚便又對陳曦瑩說道:“按照風水卦象來說,海中起霧,空中起風,天上落雨,遠處有雷,乾坤移位,大兇之象。”

    前一秒晴空萬里,后一秒天昏海暗,不祥之兆。

    風清揚怕陳曦瑩聽不懂,壓低了幾聲,盡量簡單說著。“如果有危險,你想辦法趕緊走,這艘漁船上有逃生的皮艇,你隨時做好準備。”

    從他入地眼中也看見,海底紊亂不堪,五行顛亂。

    這可不是非正常現象。

    海底的山脈好似倒旋,水火逆轉,陰陽倒轉,主兇煞,鎮妖邪。

    從堪輿風水看來,海底的布置前反后正,乃招妖引鬼之貌,兇煞鎮龍之地。

    穴有龍穴,自然也有兇龍之穴。

    祖墳處兇龍穴,則是出禍亂天下之人,好在這片地貌在海底,不為人所接觸,總之這片水域危險。

    “沒事!你若安,我則安。”陳曦瑩握著風清揚的手,緊緊拽著,示意同心協力。

    她已經想好,這次出海的事情后,好好了解一下這個風清揚。

    “下網,下網!”

    淅淅瀝瀝的雨水打在臉上,仿若落在雕像上,船老大吆喝著,指揮著船工下網捕魚。

    風清揚怎么也要掙扎一下,以圖獲得文鰩魚,盡快開啟他的彭邑彭祖緣分。

    多一份力量,有一分底氣。

    此刻入地眼能看見海面以下,已經將海底盡收眼底。

    也許是因為狂暴的天氣,海底的魚群異常活躍。

    “別的魚我都不要,只要文鰩魚。”彭瀾比劃著,要帶翅膀的魚,但卻是白頭紅嘴,和鯉魚類似。

    更許下重諾。

    只要撈到,彭瀾愿意出兩百萬一條,就算這趟一無所獲,也有一百萬,這可把魚工們樂壞了,就連剛才心中陰霾也一掃而光。

    捕魚看運氣,有時候出海一趟運氣不好只有幾十斤的魚獲,運氣好,能賺幾十萬,不過刨去成本,還有人員,也賺不到多少錢。

    “他娘的,快去船尾。”

    “柳三,把吊機開起來,到了大蛟島就收網。”

    狂風暴雨之中,船工們在自己綁在船上,為了錢嘶吼著辛苦下網。

    “風停了!”

    “雨停了!”

    終于在到達大蛟島附近海域后,風平浪靜。

    “起!”

    須臾功夫,魚工們就在風清揚的指揮下,收網尋魚。

    風清揚這一手非常有效,通過入地眼,穿透水面。

    水底魚群眾多,但風清揚已經看清楚了這些魚的形象,從中尋找文鰩魚,并不是多難的事情。

    嘩啦啦,眾多海魚被傾倒在打開的甲板上,魚工直接拿著鏟子,將各種魚鏟入海中,彭瀾在一旁焦急看著。

    “找到了!”一聲吆喝,魚工們全部圍攏過來,看著這條有翅膀,好似鯉魚的文鰩魚。

    真的找到了,抱起后這魚還挺活躍,勁大的很。

    船老大用刀割開魚腹,果然有如同發光琥珀一般的魚肉,香氣逼人。

    “這里也有,有幾條。”

    “好好好!”

    看見文鰩魚出水,彭瀾全身顫抖,激動的難以說話,淚水大滴的滾落。

    這就是他老公的性命。

    但風清揚瞥了一眼,自己與彭瀾的緣分,漲到了九十。

    只要再有十點,就能開啟彭邑彭祖的血裔傳承。

    再接再厲,治病救人。

    “彭姐,事不宜遲,新鮮的鰩香效果最好,我給你老公治病。”風清揚頓了頓,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你們就別進來添亂了。”風清揚阻止了吳可櫻躍躍欲試的進入。

    船艙之中,范漢海平躺在地,風清揚一把解開了束縛帶,但手上卻將范漢海身體強壓著。

    猙獰的范漢海讓人可怕。

    “有救嗎?”

    “有救!”

    “好,風兄弟,只要你能救我老公,我愿意出任何代價。”

    煤油爐點起,風清揚將何首烏,女貞子等混合著鰩香一起燉著,最后將混合的金色液體強灌進范漢海的嘴中。

    熬中藥其實很復雜,需要先泡后煮,冷凝除渣再煮,風清揚也顧不得了,沒有條件強行上馬,有五成的藥效就夠了。

    這本來就是為了獲得彭邑彭祖血裔的權宜之計。

    須臾后。

    范漢海大口嘔吐出黑水,風清揚又施展了一套十二金針法,刺激神經。

    這十二金針法也有講究,首先是要一套金針,純金偏軟,所以這金針是金銀混合的磁針,現在沒條件,風清揚直接用的銀針刺激腦門上的穴位。

    最后范漢海被風清揚折騰的幽幽轉醒,也不知道是疼醒的,還是藥到病除。

    “老婆,我這是怎么了。”

    范漢海躺著,奇怪看著天花板,他并不理解自己怎么在漁船上,還有,旁邊這年輕人是誰。

    “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彭瀾抱著范漢海哭泣,令人不忍卒睹。

    “別動,你現在身體很虛弱,頭上還插著針,一次服藥遠遠不夠,只是半醒半昏,不過現在是好的開端。”風清揚忙完看著,情況還不錯。

    彭瀾感激,這是半個多月來,老公第一次清醒。而范漢海仿若想起了什么,嘴中喃喃吐出,“族譜,范家族譜被搶了!”

    風清揚聽著心神一動,范家族譜果然被搶了。

    彭瀾扶起自己的老公,卻先要給風清揚磕頭。這時,更有爆炸聲傳來,漁船好像被炮擊中一般,劇烈晃動著。

    而風清揚此刻也顧不得什么詢問范家族譜,更顧不上漁船好似爆炸的聲音。

    此刻彭邑彭祖的血裔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