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五十一章 出海尋魚
    東海市碼頭,一艘400噸級的捕撈漁船停泊在岸邊,上面的人忙來忙去,風清揚赫然在其中。

    “出海這么危險,如果讓你爺爺知道,肯定要打斷我的腿。”

    “瀾姐,你不說誰知道,拜托拜托。”

    吳可櫻雙手合十笑著道,就連陳曦瑩也在船上笑嘻嘻的。

    得知彭瀾早就準備好了要出海尋找文鰩魚,吳可櫻便吵嚷要去,還直言風清揚可以幫忙。

    風清揚有幾分無語,出海可不是好差事,更何況海上辛苦。但這可是目前風清揚能接觸到的最古老血裔彭祖的機會,他勢在必行。

    此刻!

    就在不到百米的路上,有一路人,正用不經意的余光看著風清揚和陳曦瑩。

    “老板,已經確定,他們要出海,目的地就在大蛟島附近海域,尋找一種珍稀魚種。”

    一道低沉的聲音,順著手機傳出,這話語竟然是南韓音。

    在東海市最高一棟形似軍刀的高樓內,標注有林氏集團東海分公司總部的辦公室內,林鎮有放下電話。

    他默默轉身看著桌上一副黑白遺像。

    這遺像赫然是林聰佑。

    身為商界大佬的林鎮有,此刻忍不住的憤怒。

    “我兒子死了,兇手竟然在逍遙法外,族長林芳鉉竟然建議我算了。”

    此刻的林鎮有已經顧不得南韓國林氏族長的勸告,執意復仇。

    他有錢有勢,在南韓國更是一手撐天,但獨生兒子都死了,那要錢有什么用,家族對于他來說,已經沒有意義。

    嘩啦。

    大門打開,走進來一個耄耋老人,竟然穿著南韓國的古服。

    “老祖宗!”

    “林鎮有,你這次喊我出山,就是為了對付一個小孩子?”

    “他可能會華夏的道術,符箓之法,不好對付。”林鎮有咬牙道,林氏家族在南韓國百萬人,除了族長,還有眾多支脈,眼前的這位老人,就是其中一位大支脈的族長,祠下有十多萬林姓后裔,擁有鬼神莫測的傳承。

    耄耋老人精神矍鑠,雙眼綻光,“我聽說這次這小孩子要出海,放心,到了海上就是我們林家的天下,我們林氏祖宗就是海上之神。”

    海上之神?是誰?林鎮有掠過驚奇。

    轟隆隆!

    這聲音是漁船發動機的聲音,乘風破浪而行。

    嘔嘔!

    現在這聲音則是吳可櫻嘔吐的聲音,從未出國海的她,暈船的厲害,這茫茫大海不像大地,左右搖擺的讓她吃了大苦頭。

    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心中氣惱的吳可櫻想發火,可下一秒一個浪頭打來,她干嘔的愈加厲害。

    “來,吃點零食壓壓。”

    “呸!怎么是咸的,好咸。”吳可櫻連連吐著口水。

    “小時候爺爺帶我在船上修煉太極,鍛煉平衡,就說過,不能吃甜的只能吃咸的,否則吐的更厲害。”

    “那他呢?”

    吳可櫻瞥了一眼風清揚,這家伙竟然無事。

    不知道是不是凝練出了一滴體內靈珠,風清揚不僅力氣漸長,就是初次下海也如履平地,甚至還有功夫和船老大攀談。

    “這網眼這么密,連魚苗都跑不了。”

    風清揚拉了拉漁網。

    船老大咂咂嘴,直言后生仔不是船工,不知道日子苦,這也沒辦法,如今東海里面,別說捕魚了,現在哪艘漁船不是干這種斷子絕孫的事。

    你不干,別人就干,然后你就喝西北風。

    風清揚又攀談了幾句,這船老大也是個話簍子,叨叨起來,說起最省力最賺錢的買賣,就是跟著北美國偵查艦,只要投無人潛水器,漁船就撈,撈到可以去政府換錢,有時候幾十艘漁船圍著等,連軍用海豚都給你撈起來。

    嚇得北美國的偵查艦,看見他們就逃。

    兩人哈哈大笑,頗為投機,船老大甚至笑言讓風清揚以后一起下海打魚,也是被拒絕。

    “喝點熱水,船老大說快到了。”

    凌晨時分,陳曦瑩的老毛病又犯了,身體拔涼拔涼的,風清揚摸了摸,寒冰勁從骨髓滲入。

    “你們男生就知道讓人喝水,風清揚,像你這種就是鋼鐵直男知道嗎?直接連機會都沒的那種。”

    吳可櫻又在旁邊捅刀子。

    “不過你放心。”風清揚握著陳曦瑩冰冷的手掌,“這應該并不是病,而是你們陳家血脈,如果我再強大一些,應該能找到讓你控制這種力量的方法。”

    陳曦瑩瞪著大大的眼睛,她從未聽過什么血脈。

    “我相信你!”

    羞澀的心情因為風清揚的這句話又起波瀾,風清揚神秘的手段讓她相信。

    “好啦,別肉麻了。”

    吳可櫻說完后,漁船猛的顫動,船老大猛喝一聲,到了。

    傳說這片水域有文鰩魚。

    “準備下網!”

    “左邊,右邊,保持平衡,快點。”

    船老大召喚著魚工下網,捕魚可不是簡單的差使,絞車嘩啦響著開始下網。

    下網后就由漁船拖著跑,估摸著差不多就收網,有時候一拖就是幾天,現在科技發達了,漁船也有聲吶了,可以探測和搜索。

    可就在這時,大海之上突然起了大霧。

    又過了一刻鐘,霧氣越來越重,船老大心中漸漸不安。

    “等等!”

    船老大連忙招呼,趕緊別拖網了,先把網拉起來,現在是有危險。

    “危險?什么危險?”船艙之中,安頓好自己老公的彭瀾走上甲板。

    “彭老板,不好了,是海霧。”

    海上起霧不是很正常嗎?彭瀾表示不解。

    “霧中不拉網,是我的規矩。”船老大解釋道,老漁民都有自己的經驗,霧中拉網,容易出事。

    這時,一個船工驚叫一聲。

    只見拉起的網中,竟然有一具白骨,約莫十多米長,頭骨大大的,后面連著森森的骨脊椎,冒著森森冷氣。

    眾多船工都沒有見到這一幕,有好奇的,有膽寒的。

    “不好,是海蛟骨,快,快放回去。”

    忙碌一場,嘩啦一聲,將蛟骨拋下。又有船工在船舷上看見爬來一只約莫兩米長的海蛇,斑紋駭人,這船工手疾眼快,手持木棍將海蛇打飛。

    可順著船舷一看,海中竟然有數千條海蛇圍攏過來,嚇得船老大面如土色。

    再一看捕魚雷達,海底下顯示信號眾多風,仿若龐大的魚群。

    “快,開船,沖出去,海蛟,是海蛟要來了。”

    匆匆忙忙間,漁船乘風破浪,在海中狂突著,船頭高高翹起不斷起伏,顛得眾人難以站立。

    他們的目標是大蛟島,按照船老大的說法,千年來漁民遇到海蛟這種怪事,都是到附近的一座島嶼躲避,久而久之,便有了大蛟島的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