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五十章 嫡脈和支脈
    同姓同宗好如大樹,大樹自然分出很多枝椏,這就是嫡系和支系。

    嫡脈和支脈,會互相鏖戰,就仿若有一些枝椏長歪了,為了大樹越長越好,就不得不修剪。

    嫡脈和支脈都是樹枝,自然想剪掉對方,獨得整株大樹的養分。

    這一點就仿若歷朝歷代的皇家削藩,同姓同宗之人互相爭奪。

    漢景帝削藩,引發七國之亂,但僅僅三個月就徹底平定,削藩成功。

    至于建文帝削藩,引發靖難之役,削藩失敗,被明成祖奪位。

    同姓宗族自然互相爭奪,根本不是為了大義,而是為了爭奪同宗的遺產。

    小到土地財富,大到地位傳承。

    越古老的族譜和祠堂,其中往往代表著神秘的力量,祖宗留下的各種機緣,誰能繼承,就看誰厲害。

    為了奪得族譜和祠堂,同姓諸族往往有血光之災,甚至刀兵相見。這一點風清揚一想就明白。

    好如孔子一門。

    宋朝時有北宗和南宗。

    北宗投靠蒙元,南宗投靠南宋,雖是同姓同源,但為了誰是正宗,往往自相殘殺,互相攻訐。

    因為誰是正統,就可以享受孔子一門至圣先師無上的榮耀和地位。

    這份榮耀和地位,有數不清的土地和財寶,甚至還有孔家傳承千年的力量。

    “孔氏宗族也有祠靈嗎?”

    風清揚聽了陣,眼露疑惑,這樣問祠靈。

    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復。

    孔氏祠堂,有孔氏子孫兩千多年來供奉出來的祠靈,應該就在曲阜。

    其中就有孔氏一族的秘密傳承。

    如今孔子后裔五百萬人,支脈眾多,誰掌握這份秘密傳承,誰就執掌孔門。孔門各脈披著大義的皮,實際還是為了爭奪正統族譜。

    孔氏有祠靈,自然趙錢孫李,周吳鄭王諸姓,百家諸姓,都有自己的祠靈和傳承。

    “這等于說,祠靈不止一人,像我這樣的人不只一個。”風清揚再沉聲問祠靈,俊朗的臉龐非常的認真。

    “是,我早說過,族譜九階,你現在的只是一階而已,不過我若能吞噬其它的族譜,等級也可以升高。”

    這么一說,風清揚的眼光亮了,心中會意。

    比如華夏第一姓,李姓有一億人,就有隴西李氏、榆社李氏、南皮李氏、江都李氏、錫山李氏……等成百上千的支脈。

    誰能繼承李姓傳承,成為李姓的帝王,和平時靠威望手段,亂時自然靠各支脈你爭我奪。

    再一看,范姓只有四百萬人,眼前京城范氏滅門只算小兒科。

    “范同心,做了這件下毒的案子,你不僅僅是一個人吧。”風清揚將腦袋里雜亂的思緒清空開口了,對面范醫生也不說話,閉口如啞巴,卻嘴唇微顫。

    他實在不敢想象風清揚還會施展什么可怕的手段。

    “你以為不說話,我就不知道!你是為了自己的范氏一脈,對不對,在你后面,還有諸多范姓子弟是不是,你們不僅僅是搶奪京城范氏的財富,恐怕還搶奪族譜和祠堂吧。”

    范醫生雙眸一寒,死死看著風清揚。

    果然,猜對了。

    風清揚估摸著。

    范文程扶助滿清一統華夏,獲得無上的地位,肯定也為自己這一支范姓謀福利,比如將族譜和祠堂甚至祠靈霸占。

    眼前的情況。

    十有八九是范氏一族的旁支,滅了京城范氏這一支,奪回財富,還有族譜、祠堂和傳承。至于什么大義,不過是借口。

    猜的是不是完全對的。

    風清揚也不清楚。

    “你背后還有誰?你這一支范家都有誰?”風清揚踏前一步質問。

    范醫生這下子也不說話,風清揚也不客氣,直接將他綁了,關在了安定醫院的精神病房。

    “我給你時間,讓你好好想想。”

    風清揚摸了摸鼻子,心中瞎想著,雖然水落石出,但事情肯定更復雜。

    甚至他自己猜測著。

    炎帝一脈的盧綰叛逃匈奴,被封為為東胡盧王,鮮卑、契丹、女真、蒙古都源自或部分源自東胡。

    滿清難道是炎帝一脈的勢力?范文程身為黃帝后裔,悖逆投靠,豈不是犯了忌諱,才有今日之禍。

    這不僅是范姓內部的斗爭,還牽扯炎黃兩脈?

    風清揚詢問祠靈,并沒有任何回應。

    “風清揚,你想怎么做就做吧,我叫我爺爺幫忙收拾善后,衛生局的陳局長,是我爺爺的朋友。”陳曦瑩幫忙道。

    吳可櫻在一旁安慰著彭瀾,也心神亂了。

    這安定醫院同樣一團亂了。

    事情告一段落,風清揚問彭瀾,知道不知道自己老公范漢海的族譜和祠堂在哪里?彭瀾低聲哭泣,表示不知道。

    這一下子線索就斷了。

    風清揚估摸著,這件事不簡單,這查下去要費不少時間。

    “風大師!”

    彭瀾突然雙膝跪下,重重給風清揚磕頭。

    “不,別攔我。”彭瀾甩開了想扶住他的吳可櫻。

    “若沒有風大師,我老公可能永遠都是瘋瘋癲癲的,還請風大師救我老公一命恢復理智,不管是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我彭家都愿意。”

    吳可櫻驚愕看著,彭瀾這代價可是非常大的,彭家菜的品牌,可是價值幾十億。

    如果風清揚獅子大開口怎么辦?

    “你想好了嗎?愿意付出任何代價,有些代價是能用錢衡量的,有些代價是用錢無法衡量的。”

    風清揚轉身,沉聲道。

    其氣勢之強,宛如一代宗師,甚至讓吳可櫻微微錯愕,仿若重新認識了風清揚。

    “只要能救我老公,我什么都愿意。”

    彭瀾現在顧不得了,重重對風清揚磕頭。

    風清揚暗看族譜。

    彭瀾的緣分到了五十。

    不過!

    風清揚瞥了吳可櫻一眼,這小丫頭的緣分也到了十。

    這什么鬼?難道這小丫頭對自己刮目相看了嗎?

    這么看來其它事先要壓一壓,最要緊的,就是治好彭瀾的老公,范漢海。

    然后得到彭邑彭祖的傳承。

    要治好范漢海的病,必須要鰩香,最好捕捉一些文鰩魚,風清揚可以用一些獨特的手法幫忙,甚至可以幫忙煉丹。

    彭瀾聽了打起精神。

    “你什么時候會煉丹了?”吳可櫻好奇道。

    “吳可櫻,別鬧了,風清揚的本事你不知道。”陳曦瑩知道風清揚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否則她也不會被風清揚吸引。

    符箓都會了,那道門煉丹的手段自然也會。

    “哼,氣死我了,陳曦瑩,你現在都站在男人一邊了,真是女大不中留。”

    吳可櫻調侃一句,又偷瞥了風清揚一眼,見這家伙傲然站在一邊,超脫閉目別有一番氣勢,心中不禁有一絲后悔。

    “好,我答應你!”風清揚最后點頭,先捕文鰩魚,救治范漢海,從他身上應該可以得到更多范姓的線索。

    彭瀾心急火燎,可惜找了很多老漁民,一無所獲。文鰩魚就和長江刀魚一樣,五十年前經常見,但如今卻是了無蹤跡。

    最后還是從賣給彭瀾鰩香的船老大身上,知道當年捕捉到文鰩魚的地址。

    在一處名為大蛟島的海域,有著文鰩魚。

    說干就干。

    彭瀾直接租了一艘漁船,讓船老大帶他們去大蛟島捕文鰩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