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四十七章 我來治精神病
    這是精神病又發了,范醫生示意護工準備讓病人服藥。

    風清揚透過門上的觀察孔一看,躺在病床上的是一臉色蒼白的男子,白的不似活人,額頭青筋暴起。

    觀察了好一陣。

    當打開門的瞬間,風清揚鼻息動了動。

    他大致明白了,范漢海究竟是怎么回事。

    “漢海,是我啊,我是彭瀾,你說過,你就算全世界不認識我,你也會認識我。”彭瀾抹著眼淚,大滴大滴的安慰著,“快把藥吃了,吃了就好了。”

    病床嘩啦啦的抖動著。

    眼前的范漢海全身被束縛帶困住,晃動的鐵床嘩啦啦作響,極具攻擊性,仿佛連自己的老婆也不認識了。

    吳可櫻臉色有幾分害怕,趕緊安慰彭瀾。

    她可是親眼見證兩人完美的婚禮,怎么才幾個月,新郎就瘋瘋癲癲變成這樣了。

    “等等!先不要喂藥,我給他把把脈。”風清揚凝神說道,上前握住范漢海的手。

    “你干什么,病人有攻擊性。”護士叫喚。

    “這位家屬,請不要干擾我們醫生工作。”范醫生非常的不滿,這個楚望仙真是張嘴就來。這讓他們醫生的工作怎么繼續。

    把脈看精神病,你這是要上天吶,怎么李時珍沒把你收走。

    只見風清揚眉目禁閉,握著范漢海冷冰的右手,突然再動手掰開范漢海的眼睛。

    在一陣呼喝聲中,范醫生不滿到了極限,準備上前拉開風清揚,卻被陳曦瑩握住手腕。

    “醫生,等等,她讓看看。”

    范醫生手腕生疼,根本沒有想到,這小姑娘的手勁如此之大,他臉色難看,哭笑不得。

    “他中毒了。”風清揚把脈完轉身道。

    “中毒了!你,簡直胡言亂語。”

    范醫生眉頭緊皺,氣憤的一揮手,只覺得風清揚胡攪蠻纏。

    “這位家屬,凡事要講究科學,入院之時,我們已經為患者做了血常規檢查,紅細胞計數、白細胞計數、血小板計數等各種指標都在正常范圍內。而且患者是罹患精神類疾病。”

    氣氛一瞬間就僵了。

    誰也沒想到風清揚會這么說,就連彭瀾也投來疑惑的目光。

    中毒?

    只有聽過中毒身體衰竭的,可從未聽過中毒會變成精神病的。

    這個風清揚話能聽嗎?

    除了陳曦瑩,所有人都是懷疑的。

    “彭女士,如果懷疑,我們可以做微量元素中毒檢測。”范醫生氣憤對彭瀾道,“安定醫院,可是在東海市鼎鼎有名的醫院,如果不滿意,彭女士,我這個主治醫生可以換人。”

    “沒用的,微量元素檢測也檢查不出來范漢海中的毒,把你換了也沒用。”風清揚上前按了按范漢海的太陽穴插話道。

    他得到《盧氏百草經》后,終于派上了用場,風清揚已經斷定范漢海中毒了。

    這是一種可以讓人精神紊亂的毒。

    “這位家屬,難道你不相信醫院的儀器設備?”范醫生站在一旁焦急,他從醫這么多年,從未遇到風清揚這種胡攪蠻纏的人。

    以往醫鬧的有,打醫生罵醫生的也有,可從未有過患者家屬自以為是,胡亂診斷病情,甚至自己做醫生。

    你這么厲害,自己醫啊!

    還送醫院干嘛。

    現在就連吳可櫻都奇怪看著風清揚,她和陳曦瑩目光一對,面面相覷,難道風清揚還會看精神病的醫術。

    她現在也懷疑風清揚在亂來。

    風清揚看著范漢海的眼睛,“術業有專攻,有些毒,從來沒有人見過,沒有相應的研究,那你怎么檢測出來,又怎么檢測?檢測出來你又知道是毒嗎?范漢海身上,中的是一種你沒有見過的花毒。”

    這話落在范醫生耳中,分明是質疑他的專業。

    如今這個世上,能有什么毒是檢查不出來的。不論是蛇毒,還是蝎毒,乃至神經毒,重金屬毒,都可以檢測出來。

    西醫這百年來,什么樣的毒沒有見過。

    “我行醫十幾年,沒見過你這樣的患者家屬。那中了什么毒,你總要說出來吧。”

    “葶苧毒!”

    范醫生睜著大大的眼睛,先不屑一笑后又不滿,“我是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生,我從來沒有聽過什么葶苧毒。”

    “那是你孤陋寡聞,學藝不精,將西方的醫術看作全部,華夏的醫術博大精深,縱橫五千年,卻被你棄之如敝履。這種毒,從未出現在西方,西方的儀器自然檢測不出來。”

    風清揚已經看清楚了范漢海具體的中毒部位。

    毒已滲入四肢五臟,直沖大腦。

    “你是在質疑我的專業,患者家屬,我知道你們焦急的心情,但這并不是你們胡來的借口。診斷病情,需要很專業的知識和儀器,是我們醫生的工作。”

    范醫生急道。

    風清揚也不多說,環視一眼,見旁邊的推車上有消毒酒精,直接打開瓶蓋,雙手一拍抹在手中。

    “你干什么。”

    “救病人!”

    “住手,你這是非法行醫,如果出了問題,是要坐牢的。”

    風清揚大有深意的看了范醫生一眼,“范醫生,你怎么知道是在行醫,難道這毒是你下的。”

    “你!”范醫生喉間一噎,幾乎要被氣死,他攔在身前,卻又一次被陳曦瑩攔住。

    只見風清揚將醫用酒精抹在范漢海的脊背之上,均勻抹勻,最后竟然點火,右手化掌拍的砰砰作響。

    “你,你干什么,你們在干什么。”

    這個時候,連安定醫院的院長都被驚動了,趕來后看見風清揚的動作,分明是類似中醫拔罐之類的療法,只不過是手掌代替了杯子。

    這是精神病醫院,不是保健中醫院。

    還有,這樣只是把淤血吸出,對于精神病根本無效。

    “住手,住手,你是誰,是誰讓你進來的,快停下,胡鬧,真是胡鬧!”

    院長急喊道,雙腳連連邁來,就想沖過去阻止風清揚。

    “瀾姐,把你身上的鰩香給我,還有想救你老公,就讓他們在一旁看著。”

    風清揚淡淡道,對院長的警告毫不在意。

    他手上還不停的拍擊,可以看見范漢海的后背上,出現一道黑色的痕跡。

    “胡來胡來,彭女士,你必須阻止,這里是醫院,你們再胡來我叫保安了。”在知道了風清揚的身份后,院長氣炸。

    這里是精神病院,如果患者家屬在這里胡亂治病,出了問題算誰的?

    還不是他院長的責任。

    再一看患者范漢海激烈掙扎,顯然是痛入骨髓。

    這哪是治病,分明是殺人。

    他身為有醫德的醫生,必須阻止風清揚這樣的人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