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四十四章 華夏第一廚神彭祖
    要論東海市的餐廳,那是多如繁星,而要論淵源久遠,貴胄繁復,彭家菜當屬第一。

    不過東海市的彭家菜不似京城,京城的彭家菜是在祁王府,可是貴氣逼人的地點。這東海的彭家菜,卻是在一艘靠岸的木船上。

    但即便這樣,能進去之人,非富即貴。

    眼前的這艘彭家木船也不簡單,相傳是鄭和下西洋,龍船的仿制品。當然這龍船只是外殼相似。

    “走,進去,我都等你們半天了!”

    提前到了一步的吳可櫻在門口等的煩躁。

    進門而去,金碧輝煌,這自然不用說,光是請來吹拉彈唱的戲班子,就是京城數一數二的國粹班子。

    但風清揚走進,首先被一尊紫金檀木的老者像所吸引。

    旁邊還有老者的說明,是彭家的老祖,彭祖。

    木像上面還有簡介,介紹彭祖是華夏第一位廚神。

    彭祖給堯舜兩帝做過菜,而且七仙鐘離權、呂洞濱、曹國舅、何仙姑、李鐵拐、韓湘子、藍采和也嘗過彭祖燒的菜。

    “這有什么好看的,夸張宣傳而已,吃個飯還找個神仙助陣。”

    吳可櫻仿若主人,眉飛色舞,招呼著風清揚,“今天我請客,你們放心吃。”

    包房之中。

    “三位客人,我先給你們上一道我們彭家菜的特產,天下第一羹,雉羹,這是附送的。”

    彭家菜的服務員進門,三碗粥被麻溜的上到桌上。

    看起來像瘦肉粥。

    “服務員,這天下第一羹有什么來歷嗎?”風清揚嘗了一口,突問道。

    “這雉羹,可是屈原在《天問》中記載的,是我們華夏烹飪的先師,彭祖,用野雞配麥糝制作的雉羹獻給堯帝,這才得到堯帝的賞識,把彭城封給他,這才有彭姓。你說名貴不名貴。后來乾隆爺下江南,吃到了這雉羹,感覺味道鮮美無比,因而賜名天下第一羹。”

    吳可櫻和陳曦瑩聽的饒有興趣,但風清揚卻是微微沉思。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彭家老祖,彭祖,這傳承應該久遠,不知道能不能點亮族譜。

    “風清揚,我今天可不宰你,你給我的錢,我另有用途。”

    吳可櫻說完后,隨便點了點幾分菜,都是家常口味,鴨包魚翅、蔥燒海參、松鼠魚之類的。

    趁這個時候,她和陳曦瑩去一趟洗手間。

    回來時,走廊對面走來一人。

    這人西裝筆挺,約莫著四十歲左右,是國內前三位房地產集團,大恒集團東部分公司,段總經理。

    平日里經手的資金動輒百億拍地,手握上百個樓盤項目,更是十多個市府的座上賓。

    他醉眼朦朧,看見兩位風姿卓絕的美人走來,剛想有些歪心思,暗道哪來的美人,待走近抬頭一看兩人的相貌,猛的酒醒。

    “陳小姐,吳小姐。”

    段經理臉色突變,獻媚般的笑道。

    他看著陳曦瑩和吳可櫻兩人不認識他,趕緊解釋,“我是大恒集團許先生身邊的人,我們見過,我跟過許先生拜會過陳老爺子和吳老爺子。”

    太極宗師陳五雷和國畫大師吳廣國都是社會名流,結交的都是國字號的大人物。

    沒什么印象,陳曦瑩只是客氣點了點便走了過去。

    酒醒的段經理訕訕然走進包房之中,一臉晦暗的坐下。

    “段大經理,怎么神魂顛倒的,怎么,見到美女了。”

    旁邊的馬總調侃問道。

    馬總是大神建設的老總,手底下幾千工人,全靠著大恒集團賞口飯吃。

    大恒集團工期要求短,質量要求嚴,但給錢不二話,自然是很多建筑公司的財神爺。

    “是!”

    段經理的承認,讓包房中的人哄然笑起。

    “段經理,您想要什么樣的美女沒有,就是東海電視的主持人,只要您開口,還不是乖乖的來。”

    新光線廣告公司的孫總笑道。

    大恒集團在東部的廣告宣傳費驚人,每個綜合體宣傳費動輒千萬起步,自然是塊唐僧肉,巴結都來不及。

    新光線廣告公司與眾多歌舞團,模特隊有密切的關系,樓盤活動需要的舞蹈演員和禮儀小姐眾多,自然這其中潛規則不小。

    “好了,好了,別亂說話。”段經理正色道:“這次我要是有什么想法,我們許老板絕對要把我的頭擰下來。”

    眾人面面相覷,段經理這么認真,怕是不好惹的美女。

    “段經理,等會去唐會所,里面的公主任你挑,您可一定要給面子,另外我的事情,你考慮怎么樣了。這個龍坑項目,說實話,全國幾個開發商都有興趣,連王家都有電話過來,全部被我推了,就等段經理說話了。”

    旁邊又有人倒了一杯酒。

    眾人看著這倒酒人,心中腹誹,這牛皮也不怕吹爆,王首富可是你能編排的。

    段經理翹著二郎腿,腔調推諉,“你們這個龍坑項目,說實話,投資大,前途不明,你想想,深度八十米,這有市場嗎?我們現在只是前期溝通,你將詳細的計劃拿出來,包括市場調查,我報回總部看看。”

    “好好好,只要段經理幫忙,一切都好說。”

    旁邊訕笑著說話的,竟然是商圣范蠡的后裔,范萬房。

    他要開發龍坑項目,自然要找實力強勁的合作者,大恒集團是國內頂尖房地產開發企業,自然首先找上。

    不過這又是做計劃,又是層層上報,行不行先不說,這至少一晃神,幾個月甚至幾年過去,都稀松平常。

    到時候他范萬房,資金鏈斷裂,又是落毛的鳳凰不如雞。

    “我去隔壁敬個酒!”喝了一會,段經理端起酒杯。

    旁邊的人也紛紛湊個熱鬧,說要認識認識。

    開什么玩笑,能讓段經理恭敬的人,這肯定身份不簡單。做生意,除了要和氣生財,會拍馬屁,還要想方設法攀上更高層的圈子。

    “我丑話說在前面,這敬酒可別鬧出什么幺蛾子,否則別怪我段凱旋不客氣。”

    “放心吧,段經理。”

    一群人打著包票,就是范萬房,也混在其中,準備開開眼界,看能不能認識更高圈子的大富豪,為松絳鎮的龍坑項目招商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