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三十五章 解天師要拜師
    風清揚此刻入視地面,心中微微竊喜。

    女鬼死后,鬼氣散盡,地下的地脈豁然開朗,風清揚的入地眼已經看得清楚。

    附近的地脈匯聚在此,一條兩條三條……一共五道地脈匯聚,猶如溪流匯聚成一地下湖。

    地脈能量化為真穴,沖出地面。

    汩汩汩!

    溫泉冒著氣泡,靠近之后讓人心曠神怡,這便是含有些微靈氣的真穴。

    這真穴寶貴,風清揚自然不能給旁人,他已有盤算,為符箓點靈,也為了自己修煉淬體。

    只有手握眾多符箓有了自保之力,風清揚才能一飛沖天。

    “范老板!”

    風清揚微微一瞥視,劍眉一壓,此刻范萬房的緣分值只有五十。

    “奸商!”

    他恨不得破口大罵,自己辛苦一場,竟然在范萬房身上漲不動緣分值。

    都說商人無義,戲子無情,看來古人誠不欺我。

    辛辛苦苦救了這廝一命,竟然還不感激。

    范萬房忙不迭的點頭,“在,在!”他絲毫沒有發覺風清揚眼中的那一抹憤怒。

    “范老板,你是對我有什么不滿嗎?”風清揚挑眉直接問道。

    “這,這,石大師,你說哪里話,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的再生父母,若沒有您,我范萬房絕對死無葬身之地。我以人格保證,五百萬,明天我就算砸鍋賣鐵,毀家紓難也雙手奉上。”

    范老板是被嚇壞了,本來還想賴賬,但親歷現在的一切,他早已喪膽,哪還敢鬧什么幺蛾子。

    不過一口氣拿出五百萬,那是真心疼,疼得肝疼,這恐怕才是緣分值漲不到一百的原因。

    讓吝嗇鬼掏錢,那就和拿刀子割肉一樣。

    “范老板,丑話說在前頭,這厲鬼還沒有清干凈,這地下的古墓可還沒挖。我估摸著要半年時間輪番做法,才能清理干凈。”

    范老板又傻了,半年,半年后黃花菜都涼了。

    投資的溫泉中心要黃。

    一聲哭喪,范老板抱著風清揚的大腿,就求著一定要救他一命。

    “范老板,石大師說的不錯,你就算跪在這里也沒有結果,魑魅魍魎可不是那么容易滅的,著半年時間,還必須改變此地的風水,否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解天師會心一笑,又指道。

    “范老板,你看,此地西低東高,歪斜不正,有道是明堂如播米,子孫窮到底。你蓋得這溫泉酒店大堂散落,風水必須改,否則招鬼聚妖,就算強行蓋下也沒生意,更是禍延子孫。”

    解天師話語更絕,語帶恐嚇,張口就來。

    范萬房聽了更是傻眼,還有停工半年,心中后悔不迭,有錢人之中風水之說盛行,自己不信,結果鬧出這么大的亂子。

    解天師說完一瞥風清揚。

    暗道要緊跟石大師的說話,這些沒什么良心的老板就是該治治。

    以石大師的本事,五百萬就想把人打發,簡直可笑。符箓三宗的高手,豈是能用錢打發的,范老板不知道風清揚的手段,他解無邪可是知道。

    “不過范老板,這事先不急,你帶人先離開,不要讓人聲張,就算有事明天再說。”

    風清揚也沒有把話說死。

    自己與這范老板還有緣分未到一百,還要想辦法,將緣分沖到一百。

    這種賤人,就是要治治。

    “我懂我懂!”

    范萬房忙不迭的點頭,在眾人面前又換了一副面孔。

    “石大師可是符箓三宗的嫡傳,不知是上清箓、正一箓、靈寶箓那一山的高人。”看著眾人走后,解天師神色恭敬嘆服道。

    “非也!”

    風清揚直接否認。

    他和道門沒關系,也沒興趣做道士。

    但這話在解天師耳中,卻是不信。除了符箓三宗,還有哪里能出這等驚天動地的神符。

    剛才那一擊,解天師看得分明。竟然現出一道神仙幻影,有道是高人可尋,神仙難覓,這已經超出了解天師的想象。

    “石大師,你之符箓手段,驚天動地,神鬼難測,我解無邪半路出家,有個不情之請。”

    解天師口中誠懇,現在反正沒人,他也大膽豁出去了。

    “我想拜石大師為師。”

    這要求讓風清揚喉間一噎,他還不到二十歲,那解天師的年紀,怕是五十左右了,五十歲給二十歲做徒弟,解天師不嫌難堪,風清揚還嫌難堪。

    說拜就拜。

    這解無邪直接跪下。

    債多不壓身,風清揚但轉念一想,自己還需要一個幫手,心中便有了計較。

    “你可想好,真的要拜我為師。”風清揚背手沉聲道。

    “我解無邪這條命,就給師父了。”

    說完解無邪就要給風清揚磕頭,風清揚無語,這還真是出乎意料,他趕緊一攔。

    “師父可是擔心徒兒年紀大了,但徒兒修行之心甚堅,只要能伺奉師父身邊,愿三跪九拜。”

    解無邪急切,怕是風清揚不收自己一樣。

    他修行為何?還不是為了一窺仙人之道,但風水相師,說到底并不是道門正宗,再加上解無邪已經五十歲了,自然急了。

    “收你不是不可以。”風清揚一頓,解無邪心中也一喜。

    “我問一句,你答一句。”

    “是,是!”

    風清揚想了想,問起解無邪,解姓源自何地。

    “這個,解姓族譜上,記述我祖是編撰《永樂大典》的內閣首輔,解縉。再追溯其上,好像是起于西周王族,周武王的侄兒,封于解邑的解良。”

    風清揚再試探解無邪可知道炎黃兩脈相斗,解無邪一無所知,只表示,解姓與紀姓是死敵,自己與縱橫北方的一位紀煉海大師就是冤家。

    這就奇怪了。

    風清揚再問祠靈,得到一些答案。

    只有千年傳承的大家族才知真相,旁系和分支,早就忘了,甚至炎黃兩脈互相通婚。

    至于解姓和紀姓的仇。

    西周初建之時,周武王封炎帝的一個后代于紀邑,屬于以國名為氏,這就是紀姓。解姓與紀姓同時受封,其中有何恩怨,它就不知道了。

    還有解無邪的祖上,永樂年間,大明朝第一任內閣首輔,一品大學士,解縉,就被錦衣衛都指揮僉事,正三品,紀綱,灌醉拖到雪地埋死了。

    當朝謀殺內閣首輔。

    三品謀殺一品還平安無事。

    這歷史之中的事情還真是藏在重重迷霧之中。

    風清揚雖然聽的稀奇,但也只是稍稍略過,暗道各姓之間,還真是撲所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