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三十三章 吳王姬夫差妃
    尸玉這東西在風水師眼中,可不是什么好東西。

    大邪之物。

    也不知道誰給慈禧太后出的餿主意,戴尸玉這種邪門玩意,難怪國運越來越差,還鬧出對萬國宣戰詔書,主動給八國聯軍開戰的借口。

    這如今在解天師看來,定然是尸玉的影響,否則慈溪太后秉持國政幾十年,這么精明的一老婦人,這么可能鬧出這種失心瘋對萬國宣戰的手段,還嫌亡國之相不夠明顯嗎。

    好在最后尸玉被送出去了,這老佛爺這才又蹦達了幾年才死,否則肯定慘死。

    解天師如此博學,也讓風清揚刮目相看,看來并不是一個繡花枕頭,難怪在東海地界名氣響亮。

    初見牛哄哄,也是有底氣的。

    “咦!”

    風清揚雙眸清明,站在水盆旁低頭一看。

    這塊尸玉在水中,竟然能顯出字跡。

    探身一看,更是吃驚。

    姬夫差妃。

    這是誰?

    夫差的妃子?就是那個讓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的吳王夫差嗎?原來他姓姬,豈不是和黃帝姬軒轅一個姓。

    這位吳王夫差可是春秋五霸,黃池會盟之中,在各諸侯國姬姓宗族面前,可是狂的很,結果被臥薪嘗膽的勾踐偷襲,沒幾年,就自刎身亡。

    風清揚端詳半晌,再一想想,也倒是合理。

    夫差死了,他的妃子自然鳥獸散,這里是松Z縣,在古代可是吳國地界。

    解天師站在一旁,也看見了,但是一頭霧水。

    他也看出,這是吳王夫差妃子的玉印。

    解天師估摸著,范萬房怕是拿了這位吳王妃的尸玉,才有這么一場禍事。

    而風清揚卻看得更遠。

    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作為悲劇的一方,這墓地里的女鬼,是夫差的妃子,自然對越國恨之入骨。

    這可是亡國之仇。

    而且西施是范蠡獻出的,恐怕吳王夫差的后宮之中,還有宮心計,吳王夫差獨寵西施,怕是這吳王妃對范蠡也是痛恨。

    不過這都幾千年過去了,這夫差妃子古尸和范蠡后裔范萬房有關聯嗎?

    “石大師,你看這可有解?”

    解天師求問風清揚,他也有些忐忑,這明顯是一只數千年的女鬼,不好對付啊。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將尸玉送回,然后再以獻祭之法,安息這女鬼的憤怒。不過這只是治標難治本,只要在此地大興土木,動了墓穴風水,遲早還要出幺蛾子。

    風清揚右手一揮,氣度滿滿,“有解,自然有解,不過要麻煩范老板了,不過是治標還是治本。”

    “自然是治本,我這溫泉酒店如果鬧鬼,那肯定沒人來。”

    須臾之后。

    殺豬般的慘叫聲不絕于耳。

    “兩位天師,這,這樣不好吧。”

    范萬房光著膀子戴著尸玉,坐在溫泉之中,嚇得渾身發抖。

    這哪是不好,分明是非常的不好。

    簡直是餿主意。

    現在分明是拿范萬房做誘餌,引誘千年女鬼的出現。解天師倒是無所謂,反正不是他去做誘餌,相反他還可以提前布置陷阱,反倒是范萬房嚇得渾身戰栗。

    “方老板,長痛不如短痛,我包你無事。”

    風清揚安慰說完,轉對對著圍攏的眾人吩咐,“你們待會站在乾位,記得我說過的話。”

    這群人手拿水管水桶,甚至還有車用的滅火器。

    “好吧,開始吧,麻煩解天師了!”

    “石大師客氣了,不麻煩!”

    雖然口中叫著不麻煩,但解天師可沒有閑著,甚至隱隱中,他竟然把風清揚當作主心骨。

    對于滅鬼,解天師沒有把握,但是對于招鬼,那可是輕車熟路。

    甚至很多無良風水大師就干過這種勾當,先招鬼,然后自己上門做生意。

    叮叮叮——

    清脆的聲音讓人心中慌慌的。

    范萬房的西面,掛了一串風鈴,風鈴聲對于妖鬼,可是吸引。

    更絕的是在范萬房的頭頂,還有一臺挖掘機的挖臂,上面吊著著骨灰罐,也不知道解天師從哪里掏出來的,但卻被范萬房心中咒罵個無數遍。

    掛骨灰罐其實算不得什么,真正若做絕,房梁上吊一口棺材,百分百招鬼,這叫中空懸棺。

    若以若是看見有宅地,在房中大梁上掛懸棺,不用想,百分百是鬼宅。

    夜沉似水,可眾人精神的很,他們睜著大大的眼睛,瞧著四周。

    突然眾人只感覺脊背一涼,這股涼意,仿若從腳底涌來,順著身體回蕩,仿若被丟入冰窟之中,讓人生不如死。

    “鬼來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只見一陣煞風刮起,只見黑霧滾滾而來,黑霧之中,還有嚶嚶哭聲,凄慘無比。

    眾人只在電視上看過,這親眼看到,不少人早嚇破了膽,腦海一片空白,雖然手中提著滅火器,但腦海一片空白。

    “天地滅邪,準備了!”

    解天師一喝,手中羅盤的靈針亂轉,又變成了最危險的撞針。

    此刻解天師倒也果決,直接將羅盤扔了,眼不見心不煩。

    “天門開,地門開,賴門仙師派我來,誅邪退散,逆吾者死。”解天師口念口訣,捏出一塊銀牌。

    銀牌上中間寫有“吾身堅固”四字。

    這銀牌可是解天師在太上老君和北陰大帝神位前掛了四十九天,早晚焚香煉成,有了此物,不敢說滅鬼,但辟邪是絕對沒問題的。

    此刻解天師口念賴門仙師,也顯出他的風水流派,賴布衣。

    至于那范老板范萬房更是抬頭挺胸,視死如歸一般,倒不是他硬氣硬抗這鬼風,而是早就雙腿癱軟。

    “按照我的吩咐,切不可僥幸,動手!”解天師再一喝。

    轟轟轟——

    眾人腦袋似被金鐘長鳴,趕緊回過神動手,水柱噴出,甚至連滅火器都派上用場。

    滋滋滋!

    水柱澆灌,黑霧果然小了。

    可剝去鬼霧,朦朦朧朧現出一顆哀嚎的頭顱,頭顱好似鋪頭散發的女鬼,黑洞洞的眼睛滲人到心口中。

    媽呀!這是啥玩意。

    這不澆水還好,越澆水越嚇人。

    一聲慘叫。

    這鬼魅憤怒異常,身體猛的炸開,一雙鬼手化為一張羅網撲來,站的近的直接昏了過去,這下子眾人再也扛不住,連滾帶爬逃掉。

    “你這亡魂,還不速速投胎,休要害人!”

    解天師口中一喝,手中點燃一張驅鬼符箓,符箓射出化為火團,可卻被鬼魅邪風瞬息間吹滅。

    “該死的水貨符箓,山道人這奸商!”

    “破!”

    解天師頭皮發麻罵了一句,再次強打精神施展十二長生水法陣、

    十二長生水法陣總算有幾分作用,那妖邪鬼霧似被無形的牢籠禁錮,猶如獅子在猛烈的掙扎。

    不好!

    解天師沒高興幾秒,他心神一顫,只感覺心中仿若一根弦斷了,自己一個踉蹌。

    再低頭一看,自己的固身銀牌竟然裂了。

    這可是大兇,這邪門玩意遠不是他能對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