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二十八章 萬佛閣的空識和尚
    “老板,這個多少錢。”

    熙熙攘攘的夜晚大街上,涼風習習,風清揚蹲在地攤之前,從中挑出一個虎面具。

    “五十。”

    “太貴了,十塊賣不賣。”

    “賣不起,真賣不起……你看看,這可是虎變面具,可是有傳說的,《易經》中說:大人虎變,小人革變,君子豹變。這領導變革的人,就是大人虎變,你看看這虎變面具,帶變色的,夜晚是虎,白天是人。”

    說完攤販還用手電筒展示給風清揚看,果然黑暗之中現出虎紋熒光,用白光一照,現出一副俊朗帥哥的面貌。

    很有趣的面具。

    “我說你賣個面具,還弄出個大人虎變,你可真是人才。”風清揚手中捏著面具。

    討價還價一番,最后風清揚用二十六拿下,還被老板特意叮囑別說出去了,說賣便宜了。

    戴上虎變面具,風清揚神情一變,默默低聲道:

    “戴上虎變面具,我就是石大師。”

    經歷了今日之事,讓風清揚明白世道的危險,杜撰出來的石大師正好派上用場,只要戴上面具,他風清揚就是石大師,以免讓人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銀月懸空,東海市高樓林立燈火通明,風清揚已經坐著公交車,沿著河道逆流而上。

    若說龍脈,這長江便是一條通天龍脈。

    不過以風清揚的手段,可降服不了這條龍脈。

    但這世上可不乏有狂妄之人,上古時,可有人妄圖降服與長江齊名的黃河。

    大禹的父親鯀,與歡兜、共工、三苗合稱舜帝四罪,曾經妄圖以鎮龍石降服黃河龍脈,卻被舜帝擊敗,或流放邊疆,或直接擊殺。

    祠靈的述說,讓風清揚大為錯愕。

    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上古之事,涉及舜帝和禹帝的秘辛。不過這所謂的秘辛,在龐雜如山的諸族恩怨面前,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段而已。

    “長江龍脈,你不用想,但長江沿岸,你倒可以找一找,或者找到皮毛。”

    “只是皮毛嗎?”

    “你可別太貪,光是皮毛,就夠你受用無窮。”

    被祠靈教訓一頓,風清揚睜開入地眼,他眼中的金紋,竟然如同羅盤中的指針,指著地脈之中方位。

    地面猶如蛛網,便為地脈,其中有一些地脈粗且長,若能尋到其中好如火山口的噴涌之地,便為真穴。

    若是綿延千里,可成龍穴。

    順著一道細微地脈,風清揚很快就有發現,他下車走了數里,竟然走到了一座半山的廟前。

    剛剛想走過去,看看這是什么廟時,就耳朵嗡鳴。

    “阿彌陀佛!”

    黑暗中,突一聲從身后傳來,風清揚錯愕站起。

    “是誰?”

    一面色收斂,行如古松的和尚走來。走來之時,似有一陣清風掠過。

    “阿彌陀佛,空無邊外,識無邊外,貧僧空識!”和尚施禮,手中的佛珠捻動,空識和尚的雙眸掠過一絲精芒,細細打量著佩戴面具的風清揚。

    風清揚聽不懂這佛門空識是何意思,其實這句話出自“空無邊出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非想非非想處天。”說的是佛門三界之最高界,無色界,這和尚想成佛,而且還想站的比佛祖還高。

    佛門之中野心勃勃之輩。

    “夜深了,施主可遇到什么煩惱事,需要佩戴面具來萬佛閣。若是斬妖除魔,此地妖魔已經被斬,無需來此。”

    天上掉下來個和尚。

    斬妖除魔!你拍電視劇吶!

    風清揚凝神看著,那空識和尚一宣佛號,盯著自己的眼睛,自顧自的講述起來。

    “這萬佛閣附近,煞氣頗重,乃是因為貧僧剛剛鎮壓了一尊大鬼,施主循跡來此,若是無事,可是退了,佛門事佛門了。”

    空識和尚雙手啪的一聲合十,如金鐘長鳴,震了風清揚一下。

    這和尚不是普通人。

    風清揚已經斷定,這萬佛閣,有他需要的真穴。

    “好,我也是偶爾尋到此處!既然大師這么說,那我打攪了。”

    風清揚以退為進,準備先走再來。

    “等等,這樣,施主,你加一個微信群,你若是在東海市發覺有妖邪出沒,就請給貧僧發一個信息。”空識和尚掏出手機,還提醒了有備無患,關鍵時候互通消息。

    加了微信群,看著空識和尚一甩袈裟走遠,風清揚久久愕然,如今和尚都這么會玩了嗎?

    一個微信就可以來降妖除魔了嗎?

    恍惚中風清揚收回眼神,拍了拍膝蓋的灰塵。

    “這和尚真是有趣!”

    “有趣?你實力尚弱,最好不要與佛門有牽連。”祠靈的聲音又傳來,而且是頗為告誡的語調。

    “什么意思?”

    祠靈的突然提醒,讓風清揚神情驟變,警覺了幾分。

    不與佛門有牽連,難道其中有什么危險,讓祠靈如此警告他。

    佛門中一群出家人,有什么危險?

    “華夏古地,從未有地獄,佛門傳至中土,才有十八層地獄。”

    風清揚心中一驚,祠靈的這話大有玄機。

    難道這意思,以前華夏沒有地獄,地獄是佛門建的,那佛門為何建地獄,他剛剛會過意來,可下一句,卻讓風清揚猛吃了一驚。

    “各族之祖,有部分在佛門地獄之中,所以才有三武一宗四位帝皇滅佛,佛道之爭,千年不絕。這不是你可以撼動的,也不是現在的你可以介入的。”

    這話夠石破天驚了,風清揚再問,祠靈只是告誡,此時他實力尚弱,不要作非分之想,遠離佛門便是。

    風清揚神色幾變,閉目沉思了片刻,也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佛門的事不參和那就不參和了,誰叫他現在太弱了呢。

    風清揚最后沉下心思,退出了萬佛閣的地界。

    可惜了,這萬佛閣是地脈匯聚之地,被佛門占了。

    尋找地脈,真不是容易之事,地脈好如地下水,隨便可能變動,而且可能尋了一截,最后卻斷了,就和斷頭路似的。

    更為辛苦的是,風清揚的入地眼非常吞噬精力,他只要睜上個十分鐘,那就至少需要休息一個小時。

    第一夜,看遍地下,一無所獲。

    直到第二夜,換了思路,風清揚放棄水道準備去了一處人跡罕至的郊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