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二十二章 通玄道符
    離開后的風清揚和陳曦瑩,并沒將林聰佑一事放在心上,他們找上講授道門史的王教授。

    王教授也是人精,想找幾個道士,看看這風清揚的底細。

    “你們想再畫符,好,風清揚,我認識一些道觀觀主,你如果等我一天,我幫你找到觀主法器。”

    風清揚可等不了,再說了,他昨天逛了一天,在東海市各個道觀之中一無所獲。

    “你真的不等,也罷,我也有些壓箱底的寶貝?”

    王教授端詳著風清揚提到的狼毫筆,也沒看出端倪,不過秉承著研究精神,王教授還是放下符筆,拿出了箱底里真正的寶貝。

    嘩啦嘩啦!

    王教授從屋中拖出一口箱子,這箱子很有些古老,上有八卦鎖。

    陳曦瑩一看箱子上的花紋,微微一愣,脫口而出道:

    “九山九龍,這是龍虎山上清宮的箱子。”

    龍虎山上清宮有九山圍繞,天門山、臺山、烏劍山、獅子山、沖天峰、應天山、西華山、烏龜山和圣井山,好似九龍。

    王教授對陳曦瑩的博學贊賞一笑,他萬分仔細從壓箱底捏出一只墨筆。

    “上清宮最有名的還不是九山九龍,而是傳箓壇……小心,畫符用的筆,筆尖是絕對不許用手摸的,否則畫出來的符是沒有用的。”

    從王教授推了推眼鏡,小心翼翼的模樣,也能判斷出此筆不簡單。

    “我十年前,在佛羅里達大學教學,這是我從一位姓邵的華僑處淘來的,我懷疑是龍虎山上清宮的道士邵元節的后裔,你們看筆上的文字。”

    凝神一看。

    靈霄上清統雷元陽妙一飛元真君九天宏教普濟生靈掌陰陽功過大道思仁紫汲仙翁一陽真人元虛玄應開化伏魔忠孝皇帝太上大羅大仙極長生圣智昭靈統三元證應玉虛總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萬壽帝君

    字還挺多的,八十五個字,也只有王教授這種研究學者,才有辦法一口氣念出。

    “這是明代嘉靖的道號,邵元節是嘉靖身邊最得寵的道士,擅長房中術,我懷疑這支筆是邵元節獻出,嘉靖所用的道家符筆……此筆應在龍虎山傳箓壇上授箓傳度。”

    王教授也不管陳曦瑩在一旁,插了幾句房中術的故事,還說了說壬寅宮變的隱秘,引得陳曦瑩微微皺眉。

    正事很快開始。

    畫符不知竅,反惹鬼神笑;畫符若知竅,驚得鬼神叫。

    其實真正畫符過程頗多講究,還要等到良辰吉日,案臺、符劍、法鈴、法印等一應俱全,最后講究的是溝通仙神,借仙神之力。

    王教授懂得多,幫忙拿出收集的道家之物擺放齊當,等到午時吉時,又交代了幾句過程。

    “寫符之時,心要誠懇,心誠則靈。”

    手握符筆,風清揚冥冥之中感受到了符筆之中法力,果然有用。

    他稍稍想了想,該寫什么符?

    寫符要寫赦。

    等于從哪位神仙處借力,就和拜神一樣,求雨拜龍王,求金榜題名拜文曲星,沙場之上拜蚩尤。

    拜錯了,可是徒勞一場。

    他就算畫符,寫下太上老君的赦命,太上老君也不會理他。

    道門十萬眾仙,更是一個不識,就算強行畫符,也會和昨天一樣,不過是個鞭炮般的東西,嚇唬嚇唬人罷了。

    若要真的刻畫出有威力的符箓,必須從吳道子處借到神通,而自己體內有夏邑吳道子的族譜。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想明白后,風清揚凝神靜氣,開始畫符加赦,從吳道子身上借力,至于吳道子現在是否位列仙班,風清揚真的不知。。

    “通玄道人赦令……”

    通玄道人?王教授凝神一瞧,這通玄道人是誰?寫赦不是找厲害點的仙神,比如太上老君嗎?

    就在風清揚畫符之時,陳曦瑩又接到了一個電話,為了不打攪風清揚,默默退到了走廊之上。

    “爺爺,你該不會問林聰佑的事吧,早上我打了他一巴掌。”

    “是嗎?打的好,我找你另外有事,是關于符箓的,那個風清揚你認識嗎?”

    “爺爺,你怎么不先問問我在學校怎么樣啊,怎么先問風清揚的事。”

    陳曦瑩嬌聲道,心中忐忑,難道風清揚真是個高手。

    自己這么逼迫受傷的風清揚,怕是遭風清揚記恨,想到這里,她已經后悔了。

    “好好好,都是爺爺的錯,爺爺給你賠罪,爺爺還不是為了你,病急亂投醫。”

    手機中之中傳來焦急的聲音。

    “這符箓很重要嗎?”陳曦瑩的神色變的肅然。

    “我昨天了解了下這個風清揚,今日正在天衍山上,又和吳廣國,將符箓給你鄒叔叔看了,說這符箓不簡單,道韻自生,雖沒有點靈,沒有威力,但這符,就算是龍虎山正一箓之中,能寫成者也不過寥寥數人。”叮囑了一陣,讓陳曦瑩想辦法和畫符之人好好相處。

    如果畫符之人身份不凡,陳五雷甚至愿意從天衍山趕回。

    這讓陳曦瑩心中震驚,她又看了一眼風清揚,她昨天已經知道風清揚不簡單,今日卻更不簡單了。

    最后陳五雷的聲音傳來,“這次如果鄒大師找得到辦法,你的病就有辦法。曦瑩,爺爺在努力,你也不要放棄,對于這個風清揚,你最好和他好好相處,等我回來再做計較。”

    “放心吧,爺爺。”

    陳曦瑩放下電話,微微咬唇,雙眼似有淚花。

    她此刻唇色泛白,很難想象陳曦瑩這樣一位美女的身上,正受到病痛的折磨。

    “呼!”

    那邊,風清揚長吁一口氣,寫了兩張通玄道人的赦令道符。

    有沒有用,風清揚真不知道。

    此刻他手中的符筆,已經感受不到法力,等于里面的電池沒電了。

    風清揚不懂,王教授不懂法力,兩人陰差陽錯,將道門之中難得一見,獻給嘉靖帝的符筆就這么用廢了。

    將一只無價之寶韻靈符筆轉變成了兩張符箓。

    這很難說是賺了,若是真正道門高手在此,肯定要在此說一句,虧了。

    “好累!”

    風清揚額頭細汗不斷,更是全身乏力,好像力量被全部耗光。

    這寫符箓也不是這么簡單的,風清揚甚至不知道,有些符箓威力過大,寫了不僅全身無力,甚至要折損陽壽。

    無知者無畏,他也是運氣好。

    王教授最是好奇,將通玄符箓拍下照片,與道門好友聯系辨認去了。

    風清揚一摸肚子,咕咕直叫,這一幕也讓陳曦瑩看見,心中過意不去,想著如何修補與風清揚的關系。

    “累了嗎,你跟我來!”

    “去哪?”

    “肚子餓了自然吃飯,給你賠罪,你想吃什么?”

    風清揚愕然,陳曦瑩前一秒還氣鼓鼓的,必須要自己證明他的手段,這一刻卻好心邀請他吃飯,女人的心思真是變化的快。

    “那隨便吃點家常菜吧。”風清揚也沒多想,隨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