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十五章 回學校
    兩日后!

    東海市,全國一線城市。

    東海大學,國內的頂尖大學,歷史悠久,是國人辦的第一所高等院校,第一任校董就是中山先生。

    風清揚是工程學院的學生。

    他考大學的目標很明確,就是為賺錢,輕松的行業二代多,風清揚自襯競爭不過,也沒人脈,再加上以前基建和房地產火爆,他就毅然選擇了個要餐風露宿、但工資不錯的工科狗行業。

    “風清揚,有你的包裹。”

    “謝謝陳伯,祝您長命百歲,來,給您吃顆糖。”

    風清揚喜滋滋的抱著包裹從門衛室出來上來,身后守門的老伯笑得合不攏嘴。

    東海大學的天之驕子自視甚高,能和門衛這樣打招呼的學生,鳳毛麟角。

    “對了,等會有學生會入戶的勤工儉學調查,我給你報一下。”

    “好勒,謝謝陳伯!”

    回到寢室,同宿舍的同學只有一人在。

    “王曉青,就你一人?”

    風清揚隨口問起上鋪的王曉青。

    王曉青是風清揚同班同學,父母是大型建設集團的普通員工,算是子承父業,進去接班。

    “淫棍和千斤頂他們,要不去國外旅游去了,要不度蜜月去了,就我們兩個窮逼單身狗。”王曉青自嘲一句,從床上躍下。

    風清揚特意看了一下族譜,結果沒有任何反應。

    真是可惜,王姓可是大姓,自己竟然與同寢室的王曉青無緣。

    難道要把王曉青吊打一頓才有緣分?

    “你看著我干什么,說,是不是有什么企圖,你該不會是!”王曉青看見風清揚發愣,調侃一句。

    “我在想要不要錘你一頓,增加點緣分。”

    “來啊,我在床上躺著,褲子都脫了,等你來戰,誰怕誰。。”

    “滾!”

    風清揚調侃完,嘩啦一聲,桌上清理干凈,將帶回寢室的包裹放下。

    “有什么好東西!”

    王曉青也不客氣,直接從上鋪跳下來翻起包裹,結果大失所望,這都是啥玩意啊。

    里面放有淘寶上買的,畫符的筆墨紙硯。

    符紙一百張、開光符袋三個、八卦鏡一個、羅盤一面、朱砂液一瓶、小狼毫毛筆一根、墨托一個、印泥一個、開光六面印一個、最后還送開光平安符一張。

    淘寶價才五十五。

    風清揚還在淘寶上搜索了一下,符紙一千張,大概在三十元左右,買了兩捆。

    一堆便宜貨,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樣,不過風清揚沒報多大的希望。

    學會了畫符技能,總要練練吧,而且風清揚也有一些謀劃。

    “娘的,你出家做道士啦。風清揚,行啊,你這華山派劍宗的叛徒,這是準備加入武當派了。”

    “去去去,別煩我。”

    風清揚已經夠煩了,祠靈也不知道還有幾日才能醒來,現在只有靠自己,風清揚決定先多畫幾張符。

    萬事有備無患。

    “王曉青,幫忙磨墨。”

    “沒空,今日天氣不錯,我去約會,和你這單身狗一起,母狗都吸引不來一只。外語系的大一妹子今天有活動,要不要去看看。”王曉青眨了眨眼,夸張的舔了下嘴唇。

    現在大二了,再不行動,就真的變老光棍了。

    “沒興趣!”風清揚一擺手。沒人煩他更好,省的他畫符之中,指手畫腳的。

    “要不要給你介紹個,大一有我的老鄉學妹。”

    “不用,你先顧好自己,別和上次一樣,看見美女就拉著別人的手不放。”風清揚已經自顧自的打開了包裹。

    王曉青尷尬拉了拉衣服,喊了聲好冷,打了個哆嗦。“那我就走了,等我把校花泡了,你小子可別后悔。”

    “啪啪啪!”

    恰此時,敲門聲響起。

    “誰啊!”

    王曉青推開門,先是笑嫣如花,瞬息后表情極凍,變化之快,讓人奇怪。

    “同學,我們是學生會的,正在做勤工儉學的調查。”

    門外的聲音很溫柔,一聽就知道是江南的女生,很柔美的聲音。

    風清揚順勢看過去,女生的抱著一張表,果然是甜美絕倫的外貌,一副水鄉美女的溫柔散發而出,這絕美的相貌,放在在東海大學,也是奪人眼球。

    奇怪啊,王曉青看見美女,怎么板著個臉,難道真的結巴害羞了。

    再一看,門口還站有一人。

    原來如此。

    旁邊的男生,很帥,精致的韓風款,但一臉不耐煩的樣子,看見風清揚正打量著女生,瞪了過去警告風清揚。

    竟有護花使者。

    “同學,我們是學生會,大四的,統計學校有多少勤工儉學的學生。”女生走進屋內介紹道。

    “那進來坐吧。”

    王曉青客氣搬來椅子,卻被男生一揮手,硬梆梆丟來一句稍帶點生硬的國語,“快填表,我們很快就走。”

    這一幕風清揚很不爽,自己又沒做什么,就被人敵視,好像自己對這美女有什么企圖似的。

    經歷了吳可櫻莫名其妙的敵視,風清揚也沒什么好心情。

    “找他,他勤工儉學。”王曉青手指著風清揚,示意該填表的是風清揚。

    “麻煩填個表!”

    美女客氣將表格遞來,還很貼心的把筆送上。

    風清揚在鎮上還算狀元級學子,但在東海大學之內,全國學霸太多,他就屬于普普通通的一類,獎學金難拿。

    不過為了照顧困難學子,除了貸款,學校有很多勤工儉學的項目。

    風清揚整個大一,就在學校食堂打工。說是打工,就是洗菜,洗碗之類的,學校也挺照顧的。

    稍稍回答了一下問題,又填了家庭情況的表格,風清揚送走了學長和學姐。

    “風清揚,不錯哦,大四的學姐,你覺得我有戲不?”

    王曉青眨了眨眼,拍了怕衣服,一本正經問道。

    “現在肯定沒戲,你也養不起。至于畢業看你本事了。有錢叫郎財女貌,沒錢叫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嘿嘿!”王曉青又訕笑一笑,“你想不想知道這美女的名字,我去打探一下。”

    “沒興趣!”

    風清揚不做它想,這種不可能的事情,何必自尋煩惱。

    灰姑娘本來就是伯爵的女兒,保護公主的是騎士,結婚的卻是王子,風清揚早已看穿。

    很快這事就被忘記,風清揚便開始在寢室認真畫符。

    不過風清揚并不知道,剛剛學生會的學姐在離開時,瞥了一眼他攤開在桌上的符紙,露出了蹊蹺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