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十章 不按套路來
    “風清揚,我是你三叔。”三叔風海山吼著。

    “三叔,人在做天在看,你占了我的家產,我倒要問問,你對得起我爸嗎。”風清揚說的在理,語含悲憤,引得圍觀的村民一時之間議論紛紛。

    新風村不大,大事小事都藏不住,風海山把風清揚的家產占了,這事不少人知道。

    “什么家產,這都是新風村的族產。”

    三叔風海山脹紅臉罵道,這話別說風清揚不信,在場的風姓族人也沒人信,只能騙騙三歲小孩。

    風清揚就更不用說了,心中噗哧一笑,耐著性子質問道:“好,三叔,你說族產就族產,我爹留給我的黃花梨的家具值幾千萬,如果拿來分,每家可以分十萬,現在錢在哪里……三叔,正好大伙都在這里,你說說。”

    這話石破天驚,每家可以分十萬,圍觀之人看向風海山的眼神,全變了。

    那眼神,就仿若風海山欠了他們錢似的。

    不患寡而患不均!

    “哪有什么幾千萬,就幾萬!”眼見眾人的眼神都不對勁,三叔風海山慌了。

    這要是處理不好,以后新風村可沒有他的立足之地。

    “幾千萬的東西,你就賣幾萬,開什么玩笑,賣誰了,你給大伙說清楚。”風清揚得理不饒人。

    這簡直是誅心之語,黃花梨的家具早被風海山輸了,但這話說不說,都是黃泥巴掉褲襠里,反正錢沒了。

    現在風清揚嘴上說每人能分十萬,財帛動人心,不管風海山怎么說,錢沒了,黃花梨沒了,都是里外不是人,反倒遭人記恨。

    “你,你,你血口噴人!”

    風海山氣得心絞,差點背過氣,別人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他是兵遇到秀才,被一張嘴捅死。

    本來風海山就被風清揚打了一拳,人整個就在氣頭上,這時再被風清揚一罵,當下全身發抖,腦袋如有針扎,一下子躺在地上,好似中了風。

    “喂,怎么了……快幫忙救人!”圍觀眾人又是一陣慌亂,掐人中的猛按。

    風清揚心中看了,也微微一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讓開,讓開!”

    熙熙攘攘中,一金鏈子項鏈,包工頭模樣的人推開,帶著一隊工人模樣的人走過來。

    “清飛啊,你個沒用的東西,讓人欺負到頭上了。風清揚這個龜孫,罵你兒子。”三嬸呼天搶地,罵著自己的兒子。

    表哥風清飛到底是在鎮上包工程的,見過世面,鎮的住場子,更沉得住氣,擰的出輕重。

    看著老爹風海山躺在地上,趕緊喊了幾聲爸,又招呼人去喊村里衛生院的柳老頭,忙了好一陣,最后才惡狠狠的看向風清揚。

    “表哥!”風清揚客氣招呼,對面的表哥風清飛雙眼兇狠射來。。

    這包工頭就是三叔風海山的兒子,風清飛,在村里算有本事的頭面人物。

    風清飛之前在村外,給承包了河里挖沙船的老板打工,聽說賺了還不少,自己自立做起了包工頭,這才手底下有一幫敢打敢沖的工人。這次聽說父親被打,從鎮山拉人就沖到新風村。

    “風清揚,我不是你表哥,你這個畜生,敢打我爸,這事該怎么說。”

    風清飛慢慢掄著袖子,皮笑肉不笑道。

    人的厲害,不是仗著自己有多大聲有大膽量,而是要得理不饒人。

    風清飛在鎮上也是撞的頭破血流才明白,就算要打人,也要站住理,讓人心服口服。否則不過是一小混混,沒幾年風光。

    “風清揚,你厲害了,讀大學翅膀硬了,欺負起長輩。”

    風清飛陰惻惻道,三步就走上了前。

    “這話你應該問問你爹,占了我的房子,賣了價值千萬的黃花梨的家具,還要打人,放在哪里都說不過去,我正準備去法院告他,賠一千萬。”風清揚沒有好氣道。

    風清飛一噎,一千萬,真說的出來。

    還搬出了法院。

    這表弟的大學沒有白讀。

    “一千萬,你也敢說,我爹現在病危,有恩怨我們以后再說,大熊二熊,把風清飛請去醫院,就算要打官司,也要先給我爹看病。”

    一聲呼喝,蹦出哼哈二將。

    風清飛手底下打架最厲害的工人,綽號大熊和二熊的魁梧大漢,揮起巨拳就砸向風清揚。

    說是請去,其實就是直接動手了。

    挖沙是個非常賺錢的買賣,沒有狠勁根本護不住,這大熊和二熊,就曾經將隔壁趙村的村霸打成殘廢。現在在鎮上包工程,歪門邪道更多,更需要狠人。

    反正這種打人的事,風清飛是摘的干凈,不會自己動手。

    這熊大熊二出手,嚇壞眾人,風清揚細胳膊細腿的,還是個大學生,怎么是這么糙漢子的對手。

    風清揚心中也有計劃,他趕緊一蹦,竟然跳到保鏢吳少華的身邊。“喂喂,大哥,你還不幫我。”

    吳少華眉頭一蹙,自然知道風清揚是借刀殺人。

    “滾!”

    熊大和二熊哪認識吳少華,還以為是風清揚的幫手,當下不客氣一拳打來,這一拳虎虎生風,打在人身上定要皮爛骨折。

    “找死!”

    吳少華面如刀鋒,冷哼一聲,雙眸迥然有神。

    他身為吳老爺子的保鏢,身份很不簡單,更是國內頂尖高手,對付兩個莽人還不手到擒來。

    雙拳一抖,拳影一劃,先是四兩撥千斤一蕩,再施展暗勁,三下五除二,熊大和二熊就劃出弧線飛了出去。

    “砰!”

    飛出的兩人摔的不輕,嘴中疼的哼哼叫。

    以吳少華的手段,若非他手下留情,這兩人至少要變殘廢。

    這下子新風村的村民各個愕然,他們哪見過這種高手,嚇得面無血色。

    “好功夫,是我失禮了。”

    表哥風清飛臉色難看,他有眼力勁,這吳少華出拳果斷,一擊就讓熊大和二熊幾乎昏了過去。

    這是不能惹的高手。

    想不到風清揚身邊竟然有這樣的高手,失算了。

    “少華,退下來。”吳廣國的神情內斂,踏前一步。

    吳廣國此刻心中已經有了計較,他雖然慈眉善目,可也有幾分自己的打算。

    “諸位別誤會,我只是路人,少華,回來。”

    說完砰的一聲,吳廣國拉著吳少華和吳可櫻上了車。

    原來這高手只是路過的。

    表哥風清飛恍然大悟,差點上了風清揚借刀殺人的當。

    “喂!”

    這下子風清揚臉色一寒,微微握拳。再一看吳廣國,竟對他微笑。

    該死!

    分明是不按套路出牌,見死不救。

    這前九十步都在風清揚的算計之內,竟是最后十步出了差池。

    剛剛和吳老爺子談的好好的,怎么說翻臉就翻臉了。再一看緣分,和吳廣國的緣分到了六十,不僅沒降,還漲了點。

    娘的,祠靈你是不是出BU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