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拒絕我?我追寶藏女孩你哭什么? > 第二章 氣死我了
    “氣死我了,你就是這么跟長輩說話的態度,我是你三叔,看我不打死你。”

    三叔風海山捋起袖子就要扇風清揚耳光,卻被車上的乘客勸住了。

    車上動手終究不好。

    不過卻有多事的大娘指責著風清揚,有這么和長輩說話的嗎,而且修祠堂這種事,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哪有風清揚這樣,一句話沒錢直接硬頂的。

    風清揚越聽越惱火。

    鄉里就這樣,很多人倚老賣老,重男輕女,病急亂投醫,說起來條條是道其實就是個棒槌。

    不該管的事瞎管。

    “三叔,你要錢,那我問你,你把我家的黃花梨家具賣的錢呢?據說現在一套幾千萬呢?”忍不住的風清揚直接脫口而出。

    車上人一聽,瞬息間安靜了,我的個乖乖,幾千萬。

    各個眼神都不一樣了,羨慕嫉妒恨。

    “就普通的山木,不值錢,什么黃花梨,你們別聽我侄子亂說。”

    三叔風海山一揮手,皮笑肉不笑。黃花梨的家具早就被他輸了,而且早十年黃花梨也賣不上價。

    一想到這,三叔風海山若泄了氣的皮球。

    風清揚心中哧笑,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不說點狠話,這兩老東西要上天。

    “我哪里瞎說了,三叔,你是不是把我家的黃花梨輸了,久賭必輸,三叔,你賭癮不戒,到最后肯定妻離子散。”

    “砰!”

    身后的風海山被戳到痛處,猛的一拍車窗,嘩啦作響。

    “風清揚,你什么意思,你怎么和我說話的,我告訴你,我是你長輩,如果不是我們養你,你這個臭小子早就死了,你就這么和長輩說話的。”

    風清揚搖頭,真是不要臉,“養我的是死去的奶奶,和你沒關系,別往臉上貼金。還有,要錢的時候就是親戚,沒錢的時候就裝不認識,你算個什么東西。”

    “逆子,逆子!畜生!”

    “三叔,你嘴巴放干凈點,我和你沒關系,你也不是我爹,你想見我爹,去下面找他。”

    風海山又想上前扇風清揚耳光,卻被人眾人攔住,氣得心臟病快發作,捂胸痛罵。眾人看見,不免又指責起風清揚,不尊重長輩,怎么能把長輩氣成這樣。

    反正這一頓吵下去,風清揚在眾人眼中,已經是不尊重長輩的惡人。

    “好了,風清揚,老三,你們兩個都消消氣。”

    坐在后面的風清揚五叔,風海武眼睛陰晴不定,打起了圓場。

    頓了頓,精瘦的五叔風海武開口,“風清揚,你三叔只是這么一說,十萬塊沒有,三萬也可以意思意思,東海大學可是東海第一大學,以后前途無量,沒錢可以先找同學借嘛,實在不行貸點款,祠堂工期不等人,你想想辦法。”

    這話云淡風輕似的,但風清揚聽了,心中冷哼,合著當他傻瓜嗎。

    “五叔,我沒錢,我貸款誰還,你還還是我還!”

    “你錢呢?”

    風海武的臉色不對勁了,合著就是不拿錢,是不是。

    “五叔,還要我再說一遍嗎?我的錢不是給你占了嗎?要不要我給你數數,我家十三間房,你就占了一大半間,還有河邊的地,是不是你在種。以前你說幫我代管,后來又說可以投資入股,現在你倒是說說,什么時候把房子給我。”

    說完風清揚就掰起手指一件事一件事慢慢說起來,五叔風海武的臉色已經越來越接近醬油色。

    “去去去,別給我扯這個,你再這樣,別怪我這個做叔叔的不幫你講話。”

    “幫我講話?以前我小,還信你的鬼話,我看我的房子和地,就你占的最多,就是一騙子,你滿嘴跑火車,糊弄鬼呢,要是不還我房子,遲早遭報應。”風清揚臉色陰沉,手指拽緊。

    面對油鹽不進的風清揚,五叔也怒了,這小子嘴巴太毒,抹了砒霜似的。

    “行行行,你嘴巴厲害,我說不過你,讀個大學很了不起嗎?連我的話也不聽了是不是。你還是不是姓風,是不是新風村的人,只要是新風村出來的,就必須聽長輩的話。”

    說這話時,五叔氣得要死,如果這里有扁擔,風海武絕對要一扁擔砸死風清揚。

    “老五,這小子一點事都不懂,祭祀祖宗可是大事,他這種不肖子孫,無父無母,哪把我們這些長輩放在眼力,簡直是新風村之恥。”

    風清揚的風海山,無法動手,干脆捂著胸口破口大罵。

    指責起自己的侄子,那是一個口水橫飛,還對著乘客述說風清揚的不肖,造出風清揚不孝的聲勢。

    “你們才是無父無母,一個賭,一個騙,但凡有一點志氣,怎么會欺負我這個后輩……我話擺在這里了,修祠堂,一毛錢都沒。”

    風清揚針鋒相對,寸步不讓。

    “畜生,我們新風村沒有你這樣的子孫,我讓村長開除你的族籍。”

    風海山撫胸,氣得發顫,臉色已經變成醬紫色。

    “除籍就除籍,現在這年代,誰還稀罕這,城里都是各過各的,就你們還拿著這一套壓人,要不要給你們梳個辮子尾巴。”風清揚怒道回嘴。

    城里人哪里還有祠堂,早被拆干凈了,沒人信了。

    現在又不是封建社會,講究綱禮倫常,就這兩個老家伙,還抱著老黃歷。

    這下子可把風清揚的三叔和五叔氣得肝疼,全身發抖。

    這要是放在幾十年前,如此逆子,絕對要剝皮實草,磨骨揚灰。

    “敗家子,敗家子,風清揚,你給我滾下去。”

    砰的一聲。

    風清揚被從大巴車上趕下去,面對眾人的指責,他提起地上滿是灰塵的背包,砰砰!用手背拍了拍背包上的灰。

    “一群小人,想坑我!”

    呼!

    看著大巴車離開,深吸了一口氣,風清揚脹紅的怒臉這才漸漸恢復。

    這次的事就是重修祠堂。

    新風村的祠堂據說很有些歷史,縣志里傳說是天上的仙人修的,但這種無稽之談,十有八九都是杜撰的,不過四十多年前破除迷信時,祠堂倒是被村里的年輕人一把火燒了。

    據說連新風村的風姓族譜都被燒了。

    后來省里的大官,國外的大富豪都曾經來新風村尋找族譜,因為族譜沒了,這事不了了之。

    風清揚摸了摸包里的族譜。

    沒有族譜也好,省的村里的老家伙借這個事斂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