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好戲登場 > 第四百二十章 飛蛾撲火
  傍晚的霞光開始漫染天際,紅云中一架飛機劃出,朝著更北的方向駛去,留下一縷淡淡的機尾云。

  等飛機完全消失后,萊陽的視線才落到街面上。

  這會車流更擁擠了,轉盤那塊都開始堵塞,越來越多的人下了班,從四面樓宇里出來。

  萊陽看了眼時間,十分鐘又過去了。

  在這過程中他大腦幾乎是游離狀態,想了很多曾經的畫面,但也沒完全聚焦在袁晴身上。

  他想到了這幾年上海的變化,想到了顧茜,還有很多見過,又沒什么深入交集的人……

  總之,他感到大腦很亂。

  自己仿佛走到了十字路口,左邊是全新的未來,右邊卻是藕斷絲連的過去。

  點了一支煙,萊陽想明白了為何會有這感覺,因為明天領證之后,他真的要和過去說再見了,他會有新的使命和責任,新的家庭和未來。

  袁晴,他是虧欠的,可自己沒辦法因為這份虧欠而給她一個未來。

  ……

  隨著一輛收廢品的三輪車到來,萊陽不得已離開這把壞腿椅子。于是他踱步著,朝云彬走去。

  沒什么目的,就是想再看看它。

  剛拐到云彬大廈這條街時,恬靜打來了語音,萊陽接通后,聽到了好聽、又沾滿疲倦的嗓音。

  “萊寶~我才看到你發的照片,你在公司附近?”

  “嗯……那會在,現在走了。”萊陽想到樓下后給她一個驚喜,于是嬉笑道:“你呢,在云彬嗎?”

  “在,不過有一點點事情要處理。我剛還擔心你在附近等我呢,既然走了,那就找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咱們在哪見呀?”

  “額……明天先到千櫻家吧,我給你一會發個定位。對了,她和高云建和好了,還決定明天也去領證,和咱倆一起。”

  關于這消息,恬靜也表現得挺淡然,她先是嗯了一聲,又說了句好,并問道:“你戶口本拿到了嗎?”

  “在手里呢。不過靜靜…對于千櫻,你……怎么好像不太驚訝的樣子?”

  “沒什么驚訝的呀,我大概猜到結局了。”

  “為什么?”

  “因為女人就是這樣,一旦深陷愛情,哪怕飛蛾撲火,也會義無反顧的。網上有句話說得很對,戀愛時的女人智商等于零,別管她平時多么聰明,見識有多廣,可感情的毒是控制不住的。”

  “這話說的,那不光女人啊,男人也是這樣。”

  “呵呵~網上都說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哪個網站說的?下半身怎么思考?用哪里思考?”

  恬靜沒回答這問題,只傳來一陣偷笑聲。

  “笑什么嘛,本來就是。”萊陽也笑道。

  “是是是,萊寶,不辯論這個嘍,我得先忙啦,你發定位吧,明天我早早過來。”

  “好,那你打扮漂亮點哦,結婚證還得拍照片呢。”

  “那你也得帥起來,呀,你是不是得買一套西裝呀?”

  ……

  電話掛斷時,萊陽剛好到了云彬大廈對面,還站在袁晴和阿魯曾經的奶茶店門口。

  現在這兒已經被改成了“喜茶”店,往進眺望,大致布局都沒變,只是店員成了陌生人,裝修改動了一些。

  隨著一名店員走動間,萊陽又想起了袁晴的身影,但他很快視線被幾輛黑色奔馳商務車所吸引。

  這幾輛車停到了云彬大廈門口的車位上,一幫中年男女下車后,情緒有些激動地朝大門走去。

  下一刻,萊陽看到了李柔荷帶著幾名男女從大廈內出來迎接,可兩撥人一碰面,李柔荷這邊連連彎腰,態度謙卑,可奔馳車上下來的人明顯趾高氣昂,說著什么。

  等他們被恭迎進去后,李柔荷又帶了一名女助理,急促地走到街邊,一邊看手表,一邊往街頭望去。不過她目光移動時,卻和萊陽對視上了。

  李柔荷怔了一下,對身邊的女助理說了句什么,隨后徑直朝萊陽走來,站在距他兩三米處,神色嚴肅道:“好久不見啊萊陽。”

  “嗯,看你這樣子,挺忙的?”萊陽對她沒好臉色,語氣冷淡道。

  “是忙啊,忙的事,恬總沒給你說嗎?”

  “她為什么要給我說?”頓了頓,萊陽有些激動;“還是說你想給我說點什么?說我耽誤了她?是我害得你們公司出了事?然后對我各種指指點點?”

  李柔荷表情凝重了,她看了眼手表,又望了望街那頭,回頭長嘆道:“萊陽,你對我誤會真挺大的。是,我知道你生我氣,但我也說過,我在公司這個位置,這個角度,有些事我沒辦法……”

  “你不用給我說這些,我現在特別能看懂你。你就是兩邊都不想得罪,哪怕以前對我造成這么大的傷害,可還想著緩和關系,萬一未來我真和恬總在一起了,給你也能留條路對吧?其實你真沒必要想這么多。”

  李柔荷臉色一陣青紫,她用一種很伶俐的目光看著萊陽,半晌后回道:“你就是這么看我的?”

  “不然呢?”

  “呵呵,那你還真看錯了!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你和恬總就算在一起了,也不會對我造成任何傷害。因為從今天之后,誰都不會再看好她!”

  這話很刺耳,讓萊陽也很震驚,他咬牙道:“什么意思?”

  “剛才進去的那波人你看到了吧,那是原來和恬總一起合作成都商綜的老板們,他們隨便一個人,在地產和不良資產行業很有話語權。是他們和宇科集團,以及很多領導們一起,幫恬總把那個商綜做成了現象級。甚至政府都給專修了四車道,要將那兒打造成一張商業新名片。商人要利,領導要政績,恬總當時也簽了軍令狀,除了把流量做起來,還要連續運營五年。”

  李柔荷吁口氣,繼續道:“可現在,她忽然把這現象級商綜拋棄了,放了所有人鴿子,試問,這么不負責任,以后商政兩界誰還敢幫她?云彬遭受多大的負面影響,以后還能接受她回來嗎?那她對我,未來還會影響嗎?”

  話剛一落,兩輛奧迪和一輛紅旗轎車朝云彬樓下駛來,李柔荷看清車牌后趕忙小跑過去,此時云彬的旋轉門內,恬父也帶了一幫人出來迎接。

  ……

  眼瞅著眾人一起進了大廈,萊陽嗡鳴的腦子想到不久前宇博說過的話,也終于明白了恬靜今天在忙什么。

  但同時,一個令他崩潰的問題也浮現出來。

  這個婚……還能結嗎?還敢結嗎?

  飛蛾明知撲火必死,可還會義無反顧,可這團火如果真愛飛蛾,它會自熄嗎?

  看著對面被上鎖的博笑俱樂部,又看看身后改換門面的喜茶店,萊陽徹底陷入了自我懷疑中。

  沒人能給他答案,他只有逼迫自己不去想,逼迫自己打輛車,快速離開這里。

  ……

  片片褐云淹沒了夕陽余暉,于是街面便染上了冷色系,城市的霓虹在此刻亮起,點綴了魔都的繁華,放大了個人渺小。

  車里,萊陽手中的戶口本在流離的光線中忽明忽暗,車外,偌大的城市在內心的失落中越來越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