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股海生涯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取巧的難點(下)
  這就導致原本計劃的執行受到了阻礙,執行被阻礙就會出現一些計劃之外的事情。

  之前抱有的期待越大,計劃收到的阻礙就越大,計劃之外不可控的情況就越嚴重。

  而且抱有的期待越大,一旦失敗之后整個人也就會越慌張,就越有可能出現之后不會操作的情況。回頭看看,林修然其實就是這樣的。

  經歷這一系列的過程,相信大家都能看得出來,林修然的狀態在逐漸出現問題,林修然的情緒在逐漸崩潰。

  那么問題來了,林修然本身不是很敏感脆弱的人,為什么經歷這幾次變化,林修然的狀態就崩潰了?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林修然之前對自己的操作抱有了特別大的期待,當對自己的操作抱有很大期待的時候,一旦事情的發展和自己的期待相反,那么自己經歷的打擊就會非常的大。

  第一次,林修然覺得自己失誤了,錯誤的買入了權重股,這個時候林修然的狀態是非常好的,他也并沒有覺得有什么,立即賣掉權重股止損自己認為錯誤的操作,進行正確的操作,這個時候林修然的狀態是非常好的。

  第一次對自己的操作進行了調整之后,林修然本身就會對下一次抱有更大的期待,而更大的期待就會導致可能會面臨更大的失望。

  第二次林修然賣出小票買回權重股的時候,其實這個時候他的情緒和狀態和第一次就已經有了明顯的差別。

  第三次,林修然賣出權重股,空倉觀望。這個時候林修然的狀態更差了。第4次,林修然終于忍不住再一次買入權重股,這個時候,林修然的狀態已經有些接近歇斯底里了。

  一次又一次的被否定,一次又一次的重燃希望。打擊和期待都是一次又一次疊加的,隨著次數一次一次的增多,每一次次數的疊加對林修然情緒的影響程度都是指數級別增長的。

  就好像將一根鋼絲第一次彎曲,再反向折回,這個時候鋼絲還相對堅韌,在這個基礎之上,第二次在相同的位置進行彎曲再折回,鋼絲就會軟一些。

  第3次、第4次,反復多次翻折,一根再堅硬的鋼絲也會變得柔軟,相信有過彎折鋼絲經歷的人就會知道,雖然以相同的力度、相同的角度對鋼絲進行彎折,但每一次彎折對鋼絲的傷害都是逐漸遞增的。

  如果說第一次對鋼絲彎折帶來的傷害是1,那第4次可能就是10,鋼絲是這樣,人的情緒也是這樣,林修然的情緒就是這么一點一點逐步崩潰的。

  其實出現這樣的情況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人們在經歷一次錯誤之后,對錯誤進行了改正,天然就會對下一次的成功抱有相對更大一些期待。

  而反復的期待絕望,期待絕望,期待絕望之后,對人的情緒打擊就會非常大,這是任何人都避免不了,如果一定要避免,或者說一定要找一個解決方式,那只能盡可能的降低期待值,完全不期待不可能,但相對將期待值降低一點還是可以的。

  只有這樣才能盡可能的保持冷靜,保持理智,讓自己的不情緒化。這也是所謂的量化,所謂的人工智能交易會優于人工的原因之一,因為電腦系統、計算機是沒有情緒的。

  這就是為什么很多投資者會希望自己的交易是機械化的,是模式化的。是要盡可能的把情緒屏蔽掉的重要原因。

  失控的情緒占據林修然失敗的主要原因,但也絕對不是唯一原因。再接著往后看,不知道還是否有人記得,前幾次林修然發現自己失敗之后,都是立刻止損,馬上做出調整。

  雖然我們說林修然判斷自己是否失敗的依據太過魯莽,應該再多加考慮,應該再多加觀察。

  但是當自己的行為出錯的判斷做出來的那一刻,林修然立即選擇改正,這一點是非常正確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知道做錯了即刻改正這是對的。

  但是之后呢?之后的林修然還是如此的果斷嘛?很明顯不是的。當林修然空倉觀望的時候,他發現了權重股一直在上漲,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但是他沒有立刻買進權重股。

  林修然在等,他想等一等看一看,他在等什么?他在等待市場對自己的判斷給予驗證,他不知道自己的判斷是對是錯。他想等一等,看一看,他不敢買了,他不敢對自己判斷出來的結果負責,他不敢相信自己做出的判斷。

  在投資市場上,自主決策的能力非常重要的,也許自己某一時刻的判斷是錯的,也許自己的能力不夠強,那么可以事后進行能力提升,進行調整,但是在事中的時候,必須相信自己的判斷。

  很多專業投資者的投資體系也會出問題,但是在專業投資者的投資圈里有一個鐵律,或者說可以稱之為守則。

  那就是絕對不要在體系進行的過程當中去調整體系,體系進行之后,把所有的股票清倉之后,可以對自己的操作進行復盤,對體積進行優化調整,這都沒有問題。

  但是在體系進行的過程當中,絕對不可以做這件事情,原因其實很簡單,在體系進行的過程當中,人的思維是會受情緒影響的,而情緒又會受到盈虧或者是市場對于體系給予的反饋的影響。

  所以這個時候人的情緒會放大貪婪和恐懼等等因素。都說資本市場是人性的放大器。當人的種種情緒被放大的時候,就不能保持相對的理性,做出的決策、做出的判斷,失誤的可能性會相對較多。

  所以雖然我們說林修然判斷是否正確的方式有問題,但嚴格算起來,這也僅僅只是體系本身的問題,事后進行優化調整即可。

  但林修然在這一階段的操作就屬于執行力的問題,當他的體系明確給出的信號的時候,他沒有按照體系的要求去做,這是投資中最為忌諱的一點。

  如果按嚴格按照投資體系的信號進行操作。那么事后可能會發現體系是否存在問題,也能夠有一定的可能找到調整的方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