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都重生了誰還追她啊許野顧夢瑤陳青青 > 第105章 女人就是用來疼的

可能是因為下雨的緣故,今天地鐵上的人并不多。

許野和陳青青上車后竟然還有不少空座位,陳青青先在一個空位置上坐了下來,許野跟上來后,也在她旁邊坐下了。

陳青青很嫌棄地看了一眼許野后,往邊上挪了挪,許野也跟著挪了挪。

陳青青繼續往旁邊挪,許野也一直緊挨著她,最后把陳青青逼到角落了,她才沒有再繼續折騰。

許野主動問道:“你冷不冷?”

“不冷。”

“不冷就好,我都感覺有點冷了。”

許野剛說完這句話,就沒忍住打了個哈秋。

陳青青扭頭看他頭發濕濕的、衣服也是濕濕的,這才從包里又抽了兩張洗臉巾遞給了許野。

在地鐵上坐了十來分鐘,陳青青就收到了沈心怡發來的微信:“青青,你們回來了嗎?”

陳青青打字回道:“現在在地鐵上。”

沈心怡:“我們剛回宿舍,但是宿舍沒有熱水。”

陳青青:“那怎么辦?”

沈心怡:“不知道啊,剛問了宿管阿姨,宿管阿姨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有熱水。”

許野一直在偷看兩人的聊天,眼看陳青青沒有回復,許野提出建議道:“那你讓她們去我們昨天晚上住的酒店洗個熱水澡吧,酒店肯定有熱水,我那間房還沒有退,她們三個共一把傘,肯定多多少少也淋了點雨,這種降溫的時候很容易感冒。”

陳青青很快就接受了這個提議。

一方面是許野說的話很有道理,另一方面,她覺得把室友都叫到酒店的話,就不會再出現兩個人共處一室的尷尬。

陳青青把酒店的地址發給了沈心怡,然后打字道:“許野晚上還要住酒店,你們帶上換洗的衣服去這家酒店,我和許野在那里等我們,你在衣柜里幫我拿一套干凈衣服。”

沈心怡:“好嘞。”

回完消息,沈心怡很快對兩個室友說道:“若蔚、江鈺,我們一起去首席公館吧,許野在那開了房,我們去那里洗澡。”

江鈺道:“那好像是五星級酒店欸。”

章若蔚很快道:“還愣著干嘛,拿上衣服快走啊。”

“走走走。”

三個人很快就離開宿舍,往首席公館酒店去了。

許野和陳青青從地鐵站出來后,也一路來到了酒店,她和許野前腳剛到,后腳章若蔚、沈心怡、江鈺三個人就過來了。

“許野,你怎么成落湯雞了啊。”

“路上堵車,我們最后還是坐地鐵來的。”

“那青青怎么身上是干的?”

“我把衣服攔在她腦袋上,全幫她擋雨了。”

“哇哦~”

陳青青聽完轉身就往電梯方向走去,許野遞給章若蔚她們一個眼色,然后領著她們三個很快也跟了上去。

前臺兩個年輕的小姑娘都看傻了。

在酒店工作,他們見到過很多奇葩事,但今天還是頭一次看到一個男的同時帶來四個女生上酒店來的。

今天一早,江美琳就把自已的房間退了,許野和陳青青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也把陳青青的房間給退了,現在就只剩許野這一間房。

刷卡打開門,章若蔚她們倒是一點不客氣,在門口脫了鞋,光著腳丫就走了進去。

“要洗澡的就去洗吧。”

許野客氣了一句,江鈺剛想往衛生間去,陳青青看了一眼許野,不忍心看他落湯雞的樣子,于是弱弱說了句:“江鈺,讓他先去洗吧,他都濕透了。”

“是哦。”江鈺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那你先去洗吧。”

許野笑著點頭,第一個進去洗澡了。

不過男生洗澡要比女生快的多,基本沐浴露都只會涂上半身和小弟弟,所以很快許野就洗完從里面出來了。

這是間套房,外面有個客廳,臥室和衛生間是連在一起的,衛生間雖然是磨砂玻璃,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但為了避免尷尬,許野還是把吹風機拿到了外面去吹。

在許野吹頭發的時候,沙發上的章若蔚突然捂著肚子,一臉不舒服地樣子說道:“糟糕,肚子又開始疼了。”

許野看她表情痛苦的樣子,納悶道:“好端端的,你怎么會肚子疼?”

章若蔚沒好氣道:“姨媽疼。”

“姨媽疼?那疼就對了,女人就是用來疼的。”

“你!”章若蔚指著許野,找陳青青告狀:“你看他說的這是什么話。”

陳青青無言以對。

章若蔚見狀,又對許野說道:“我和青青大姨媽時間基本一樣,等她疼的時候,看你還會不會說這種話。”

“那哪能啊。”許野笑了笑,默默記下今天的日子,吹完頭發后,看到沙發被他們三個霸占了,就席地在地毯上坐了下來。

沈心怡看了眼時間問道。“我們待會兒就回去嗎?”

“明天周末,回這么早干嘛。”

“那我們洗完澡做什么?”

“要不…我們打牌吧,反正回去也沒事干。”

“有牌嗎?”

“樓下就有便利店。”

“需要一個人下去買。”

唰唰唰。

三個人的目光很快落在了許野身上。

許野無語道:“打什么牌啊,你們會嗎?”

“斗地主誰不會啊。”

“那輸了有什么懲罰?”

“往臉上貼紙條。”

“也行。”許野很快起身,就往樓下去了。

江鈺洗完澡從房間里出來,看到許野不在外面,她納悶道:“許野呢?”

“出去買牌去了。”

“哈哈,你們就知道使喚他。”

……

“老板,你們店里有撲克嗎?”

“有,要幾副?”

“一副就夠了。”

許野剛準備掃碼付錢,又想起剛才章若蔚說的那句話,他很快又問道:“老板,你們店里有紅糖賣嗎?”

“沒有。”老板說道:“不過隔壁藥店有那種沖泡的紅糖姜茶賣。”

“好嘞,錢我付過去了啊。”

把撲克牌揣進兜里,許野去了隔壁,買了二十九塊九買了一盒沖泡的紅糖姜茶后,就又回酒店了。

一走進去,許野先是撲克牌扔在茶幾上,然后又把紅糖姜茶放在陳青青和章若蔚面前說道:“章若蔚,我可不是為了你買的,你今天算是沾了我女朋友的光!”

章若蔚沒想到許野會買這個回來,她眉開眼笑道:“知道知道,許野,我告訴你,你在我心里的形象一下子就好起來了,沒想到你這么的善解人意。”

“我確實是一個善解人衣的人。”

陳青青小臉紅撲撲的。

因為剛才許野又說自已是他女朋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