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都市第一至尊 > 第1523章 小女孩的叮囑
  女子的目光投過來的第一時間。

  王昊天便發現了。

  倆人對視一眼。

  女子的眼睛很漂亮。

  并且給人一種和善柔和的感覺。

  不像其他人那樣。

  知道他們是來分一杯羹的。

  便把他們當做潛在對手。

  女子輕輕點頭示意。

  見狀。

  王昊天也點了下頭。

  算作回應。

  其實倒也不是因為對方是女人。

  所以他的態度才截然不同。

  他這叫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態度友善之人。

  他回應的態度自然也不會惡劣。

  當然。

  他可不會因為對方眼神和善柔和。

  便把對方剔除‘威脅名單’。

  能來這里的人。

  誰簡單?

  況且那女子坐在中間。

  左右兩邊的白須老者雖然在閉目養神。

  但直覺告訴他。

  這兩位老者明顯就是在保護女子。

  單憑這點。

  便可斷定女子的身份地位絕不簡單。

  “你看夠了嗎?”

  忽然。

  身邊響起冷如霜略顯冷淡的聲音。

  并且還帶著一股子酸味。

  王昊天收回目光。

  見冷如霜輕咬著嘴唇。

  神情略顯委屈。

  王昊天頓覺好笑,問道:“怎么?”

  “沒事。”

  冷如霜自然不會明著說自己心里不舒服。

  甚至就連她自己都覺得意外。

  剛才怎么會用那種語氣問出那句話?

  這和她的性格完全不符!

  王昊天見冷如霜這副模樣。

  心里也是暗自覺得好笑。

  但同時又有點頭疼。

  就在這個時候。

  冷如霜平復了內心的情緒后,低聲說道:“剛才是我胡言亂語,你想看什么女人,或者和什么女人在一起,那是你的自由。”

  王昊天一聽就知道冷如霜肯定把那晚自己說的話當真了。

  當時他倆還沒有發生關系。

  他威脅冷如霜說會提起褲子不認人。

  并且也不會承認倆人發生關系。

  更加不會負責任。

  當時他被冷如霜必入絕境。

  若是不放出這些狠話。

  他又怎能毫無心理負擔的將她正法?

  現在想想。

  那晚過后。

  冷如霜一直都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并且他想主動提一下。

  冷如霜要么走開,要么轉移話題。

  起初他還覺得奇怪。

  莫非冷如霜只是單純的想要和自己開心一下。

  事后便當做什么事都沒發生?

  之后他想了想。

  人家女人都這么灑脫。

  自己還繼續糾結。

  倒顯得他不夠瀟灑了。

  于是他也就把這事拋諸腦后。

  直到剛才。

  看著冷如霜那略顯委屈的模樣。

  以及那酸溜溜的語氣。

  他這才猛地反應過來。

  不是冷如霜不想面對那晚的事。

  而是不想因為那件事。

  強迫他負責任!

  不得不說。

  這是一個懂事到令人心疼的女人!

  對此。

  他也只能在心里默默說一聲抱歉。

  并打算通過其他方式補償給冷如霜。

  剛才的事件。

  只是這些人對王昊天幾人的初步試探。

  得知王昊天此人極其強勢之后。

  在沒有絕對必要的情況下。

  他們便決定先按兵不動。

  至少。

  在沒有利益可圖的情況下。

  他們不會再對王昊天幾人發難了。

  而是在心里默默計劃著之后的事。

  原本他們兩波人相互較量。

  等找到東西。

  雙方拼個勝負即可。

  但現在王昊天一群人冒了出來。

  這邊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說實話。

  這種局勢更難。

  因為誰也不敢貿然行動。

  若是讓另外一批人置身事外。

  那就是妥妥的讓別人坐收漁翁之利。

  這種蠢事,沒人愿意干。

  隨后。

  幾位前來幫忙的村民從石屋出來。

  他們手里捧著石碗。

  碗里面還有正在散發著香味的大肉塊。

  也不知道這是什么肉。

  反正聞起來很香。

  沒一會兒。

  菜陸續上桌。

  不過一個素菜都看不見。

  石桌上擺著六個大石碗。

  石碗中,全是各種肉!

  有肉塊、肉片、肉條...

  “好家伙,全是肉啊。”

  君無邪忍不住說道。

  “這里條件有限,有肉吃都不錯了。”

  王昊天說道。

  “這倒也是。”

  君無邪點點頭。

  這里的空間重壓簡直離譜。

  他實在很難想想什么植物蔬菜能在這種環境下生長。

  緊接著。

  小女孩溪溪蹦蹦跳跳從石屋里出來。

  她手里還抱著一些用小石塊雕刻而成的石杯!

  這地方最多的就是石頭。

  從房屋,再到桌椅碗筷。

  全部取材于石料。

  小女孩分別給每一張石桌放了八個石杯。

  等她來到王昊天他們這桌。

  便沖王昊天笑道:“哥哥,一會兒記得用這個石杯喝古井靈液喔。”

  她把一個上窄下胖的石杯放在王昊天面前。

  旁邊的君無邪一臉疑惑:“為什么我們的石杯跟他的不一樣?”

  君無邪看著自己眼前粗糙的石杯。

  再看看王昊天面前那磨的光滑的石杯。

  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正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他的石杯像是隨便弄出來敷衍人的。

  而王昊天的石杯明顯是經過細細雕琢打磨的。

  這倒也不是他想和王昊天爭什么。

  主要是他不理解小女孩的用意。

  所以才會有此一問。

  “哥哥的這個杯子是我自己打磨的,其他的杯子是爺爺打磨的。”

  小女孩解釋道。

  “我們也要你打磨的。”

  冷如鋒插嘴道。

  “啊,沒有了,就這一個。”

  小女孩搖搖頭。

  聞言。

  冷如鋒只好作罷:“那好吧。”

  幾人也沒多想什么。

  覺得可能是因為王昊天在村口給過小女孩糖果。

  小女孩便把自己打磨的杯子拿出來讓王昊天使用。

  僅此而已。

  甚至連王昊天自己都是這么想的。

  然而。

  小女孩離開前的一句話。

  卻是讓幾人覺得有些不對勁。

  “哥哥,一定要用我給你的杯子喝喔。”

  小女孩留下這句話。

  便匆忙跑進石屋去了。

  王昊天環顧四周一眼。

  的確。

  除了他之外。

  其他人的石杯都是一樣的。

  唯獨他的與眾不同。

  “偶像,感覺不對啊。”

  君無邪把小女孩打磨的石杯拿在手里看了幾眼。

  但也沒發現哪里不對。

  可是他心里就是有這種感覺。

  “我也覺得不對。”

  王昊天說道。

  “是這個杯子的問題嗎?”

  君無邪把杯子遞給王昊天。

  然后自己補充了一句:“我看了幾眼,感覺就是一個經過細細打磨的石杯,除此之外,也沒什么特別之處。”

  王昊天點點頭。

  他看到的,和君無邪所說的。

  基本一致。

  除了外觀做工外。

  這就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石杯。

  可是小女孩走前說的話。

  那盯著的語氣和眼神。

  好像在告訴他。

  如果不用她這個杯子。

  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想了想。

  他放下杯子,低聲說道:“可能那古井靈液有古怪,一會上桌以后,先不要忙于嘗試,靜觀其變,等其他人先喝。”

  君無邪和冷如鋒咧嘴一笑。

  倆人都點點頭。

  讓其他人先喝。

  如果喝了會死人。

  那就讓其他人先死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